香港尖沙咀、深水埗、旺角等多個地區的民眾周日再次自發上街集會,抗議警方濫用暴力鎮壓示爭者。警方出動大量警員,動用水砲車、催淚彈和橡皮子彈驅散抗議人群,並逮捕了近百人。有消息指在警民衝突的過程中,有路人被子彈擊中頭部,也有記者腿部中彈;警方曾將催淚彈射入藥局、餐飲店以及巴士。期間,香港半島酒店開放,讓民眾入內避難。

當地時間10月27日,香港民眾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舉行了「追究警暴,守護民眾,與記者同行」的集會,期盼以和平方式追究警方暴力行為,呼籲國際關注日前清真寺遭港警以藍色水柱直射,並追究警方的各種暴力行為。

這是一次未向警方申請的民眾自發性質的集會。當天逾百名防暴警察早早就出現在濱海附近街道戒備,並在交通樞紐彌敦道上進行截查。

從下午大約1點便陸續有黑衣市民在尖沙咀太空館旁的梳士巴利花園聚集。2點後,現場市民越來越多,有人播放抗爭歌曲並呼喊反修例,保護穆斯林,保護記者和人民的口號。

一位名叫Billy的年輕商人在活動現場接受路透社的採訪時表示,他前來參加集會是出於對警方10月20日水炮噴射清真寺的憤怒。他說:「香港人民,不管其信仰如何……我們來到這裏就是要對專制政府說不。」

另一位名叫Cindy Chu的退休護士則對《路透社》表示,香港警察以前是好的,但現在卻鎮壓人民。她憤慨地說:「他們有甚麼權利這樣做?這裏是香港,不是中國。」

Chu女士表示,她上街參加抗爭活動是為了表達對記者的支持。她說,「如果香港人連這樣做都害怕,那不會有好的結果。」

隨著參與集會的人群規模越來越大,警察開始搜查參加抗爭的市民,現場氣氛驟然變得十分緊張。民眾與警方對峙時,一些抗議人士大罵警員是黑幫「三合會」。

下午3時許,警方開始在梳士巴利花園的抗爭現場釋放胡椒噴霧,試圖驅散聚集人群。有抗爭者被搜查身份證並被帶走。三點半左右,防暴警察佔據梳士巴利道、彌敦道後,向抗爭者發射了多枚催淚彈驅散人群,並曾動用水炮車在向麼地道發射水炮。

晚間港鐵以油麻地站外正進行公眾活動為由,宣佈關閉油麻地站;荃灣線及觀塘線列車均不停旺角站。

據香港,《立場新聞》報道,晚間近7點時,旺角的鎮暴警察向集會民眾接連施放催淚彈並發射胡椒球,該報社的一名記者腿部中彈倒地,暫無生命危險。

大約20分鐘後,彌敦道上被指與「福建幫」關係密切的「優品360」遭不明身份的人士破壞,店內起火、貨物散落一地。消防人員隨後到達現場滅火。警方則在發射催淚彈和胡椒球驅散抗爭者的同時,還抓捕了至少10人,有人鞋子和衣服在警方逮人過程中飛脫。

8點以後,警方曾再在彌敦道銀行中心對面施放多枚催淚彈,期間有警員強逼著現場採訪的媒體記者脫下防毒面具,同時檢查記者的證件,並警告記者不可以再戴上防毒面具。

據台灣《自由時報》報道,27日晚9點半以後,香港速龍小隊在彌敦道逮捕多人。期間曾發生警方發射的一枚催淚彈擊中燈柱後被反彈回警員堆中的意外情況;還有催淚彈被射入了藥局,整個藥局內當即煙霧瀰漫,有店員被義務急救員救出,事後在店內的貨架上,發現了燒焦的催淚彈彈殼。此外,有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路過彌敦道時,頭部遭警方射出的子彈打中,被送醫治療。

當晚10點左右,《立場新聞》的記者在旺角花園街後巷發現一灘未乾的血跡。現場有人表示,有警察曾將被捕人士帶到該位置「有所動作」,並以身體、盾牌和強光阻擋他人視線。最後,該名人士被警方架離現場。

另據《發聲社新聞》報道,27日晚間10點左右,旺角有警察要求1名女記者出示記者證,該名記者則要求警察出示委任證,警員拒絕出示委任證並將女記者逮捕。隨後香港英文網媒Hong Kong Free Press的創辦人在推特上證實,遭逮捕者為該媒體旗下的特約記者。

《香港電台網站》則報道稱,該台一名攝影師在採訪期間遭警方推撞,甚至被強行脫下防護面罩。

截至當晚零點以後,香港警方在 尖沙咀、深水埗、旺角、土瓜灣、黃埔多區共逮捕將近百人。

此外,據臉書粉絲專頁「LadyKylie in Germany」透露,在警方開始施放催淚彈後,香港半島酒店開放民眾入內避難。該帖子特別指出,這是半島酒店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首次成為民眾的避難所。

該粉專指出,「二戰時期,日本偷襲珍珠港後數小時突襲香港啟德國際機場,香港正式被捲入二戰。由英聯邦(加國及英國為主)軍人、本地歐裔及港裔、混血兒組成的香港義勇軍、印巴籍英兵旁遮普、拉吉普等兵團集結成『香港守軍』,頑抗18天後淪陷。淪陷後,當時的港督楊慕琦(Sir Mark Aitchison Young)在半島酒店與日軍將領簽署投降書,楊幕琦簽紙後隨即成為戰俘。」而1945年日本帝國戰敗後,也是在半島酒店與當時負責管理香港的英國簽的約。#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