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很想知道美國經濟未來會朝著哪個方向發展,那你不會感到孤單,因為很多人都在做著這方面的研究和探討。現在已經有足夠多的各種數據、指標和經濟學家的預測同時描述著將變好和將變壞這兩種觀點。

而行為經濟學家羅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認為,影響美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因素可能是「特朗普效應」,即特朗普總統「大手筆」的消費方式和勵志演說家式的領導風格。他甚至預測稱,由於「特朗普效應」,專家們預測的下一次經濟衰退可能要被推遲「好幾年」才會出現。

席勒的觀點對嗎?

心理作用和態度很重要

也許是對的,但不是全部都對。心理因素的確很重要。當然,經濟環境也可以影響經濟發展,但人們對經濟環境的態度也很關鍵。與上世紀80年代的羅納德・列根(Ronald Reagan)一樣,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明白,樂觀主義是具有感染性的。兩位總統都知道,通常在獲得成功的結果之前,要有對成功的信念才行。

同樣,悲觀情緒也會影響人們的思維方式,繼而影響最終的結果。這就是為甚麼特朗普要指責那些一直專門針對他的主流媒體和政府批評者試圖通過反覆宣講「我們已經非常接近衰退」來「說服」美國人相信經濟將陷入衰退。為了政治利益而宣傳和引導經濟出現萎縮的做法本身,就是必須予以反擊的。看清楚這一點,將有助於理解為甚麼特朗普在不斷地為經濟發展鼓勁。

但經濟的表現不僅僅是心理和態度的問題。或者說,並不是全部。

相互衝突的各方經濟力量的合力很關鍵

在國內和國際層面都有著各種巨大的經濟力量在起著作用,通常正是這些力量的合力決定著經濟發展的方向。但是回頭看看,很難能回憶起以前有過像現在這麼多的相互矛盾的經濟數據和趨勢。也就是說,在經濟周期的經濟放緩這個階段出現時,都會同時出現真正原因的,但目前,還甚麼都沒有出現。

考慮一下,例如,中美貿易戰。傳統的經濟理論分析認為,貿易戰會降低經濟的增長,因為通常貿易戰會導致貿易減少,從而導致經濟活動減少。事實也證明,在某些經濟領域,比如製造業和農業,情況確實如此。

但是,貿易戰並不是一個固定的狀態。像世界上的許多其他經濟狀況一樣,它是不穩定的。這樣的分析在今天是正確的,在明天就不一定是正確的了。

比如,貿易戰導致的中國製造商品供應鏈出現中斷,並使得美國製造業的發展變得困難,從某些方面來看,這是自2009年以來最糟糕的一次。但與此同時,美國企業也在迅速地適應著新情況,在中國以外的其它地區製造產品和零部件來建立新的供應鏈。越南和馬來西亞等國正迅速取代中國,成為美國製造商的商務友好地區。因此,有報告顯示,實際上,美國的製造業正在反彈。雖然還沒有像以前那樣高,但它正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在農業方面,形勢也不是一成不變的。事實上,作為美國最有價值的出口農作物,美國大豆銷量的急劇下降可能是暫時的。與中共達成新的部份貿易協定意味著大豆出口將恢復到每年高達500億美元的水平。這將使美國農民的中國市場份額回到貿易戰前的水平。

與此同時,上下浮動的國債收益率曲線、低通脹、回歸量化寬鬆和減息,也是能夠顯示經濟和市場處於牛市最後階段的指標。量化寬鬆政策尤其令人擔憂,因為它表明金融體系中有太多的債務。但即使是這些指標的數據,也沒有顯示經濟發展在放緩,至少現在還沒有。

目前美國基本上仍處於充份就業狀態,即使存在沉重的學生貸款債務問題,千禧一代的消費習慣也增加了購物需求。

但很明顯,能夠造成經濟增長或下滑的最大因素中的兩個因素是稅收和監管。

特朗普減少了所有企業的稅收和法規監管

不管人們稱之為心理作用還是顯而易見的理性預期,美國商界人士都知道,特朗普是一位對商界友好的總統。這與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國家主義心態和經濟宿命論相比,是政府領導人態度上的一個明顯轉變。特朗普降低了企業和個人稅率,並減少了會扼殺企業發展的繁瑣的政府監管規定,這是導致了當前經濟的發展擁有動力和活力的兩個因素,但它們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視了。儘管一些針對商業前景的預測有所下滑,但實際上,美國的小企業和大公司都在繼續增加投資和招聘。

小企業的存在對經濟發展至關重要,不僅是因為這會帶來經濟需求和就業,還因為它往往會帶來創新。如果沒有一個積極的、有利的經濟環境,那麼能夠開辦和維持的小企業就會越來越少,所僱傭的人也會越來越少,當然創新也就更不太可能實現。

擁有積極的經濟環境也是大企業生存和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隨著消費需求的增長和收入的增長,企業擴大了工廠規模,僱傭了更多的人。這些都是關於經濟發展的基本概念,但似乎,這個國家一半的人都需要對此重新學習——如果以前他們真的學習過的話——才能對此理解。

席勒教授關於特朗普效應的觀點是否正確?特朗普是行為經濟學的奇才還是心理學的天才?可能都不是。真正的特朗普效應是,在擁有自己在幾十年內建立了龐大商業帝國的經歷,然後又能重塑自己在宣傳上取得巨大成功之後,特朗普既懂生意,又有知人之明。

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位作家和演說家。他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這篇文章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