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4日,《紐約時報》發表長篇調查報道,披露德意志銀行賄賂中共高官、僱用權貴親屬的醜聞,涉及多名前任和現任中共最高層領導人,為四中全會的「鬥爭」提供彈藥。

中共內鬥並不是甚麼新聞,各派系有意放風或製造新聞,也是常見手法,重點不在於它的真實性和問題的嚴重性,在於直接的和潛在的政治影響。自2012年王立軍事件以來,已經發生過多宗,突出的有這麼幾例:

•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夕,彭博社報道《習近平家族財富過億,權貴精英身家幾何》,稱習近平姐姐家族擁有財富高達3.76億美元;《紐約時報》分別報道《總理家人隱秘的財富》和《溫氏家族與平安崛起》。

•2013年,中共決定對周永康立案。2014年,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發佈《中國離岸金融解密》報告,習近平、溫家寶、李鵬、胡錦濤、鄧小平的親屬涉及其中,而江澤民、曾慶紅派系之人則闕如。外界據此認為,這些信息是周永康系勢力提供的。

•2016年的18屆6中全會,習近平成為中共「核心」。當年,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發佈《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最吸引中國人眼球的有兩個,一個是中共前總理李鵬的女兒李小琳,另外一個就是習近平的姐夫鄧家貴。當然,還有張高麗、劉雲山家、賈慶林家族成員的名字。

《紐約時報》這次爆料,涉及江澤民、溫家寶、王岐山、劉雲山、栗戰書、汪洋等等。其政治效果,遭到重點打擊的是栗戰書、汪洋,這兩人分別是習的臂膀和盟友;其他幾人,只能算是陪襯。

拖了一年多的四中全會,實質是如何解決中美貿易戰、香港危局、中國經濟下墜這三大危機的「政見之爭」,以及由此可能展開的人事調整。

中美貿易戰是逐步妥協、分階段簽署協議還是「以拖待變」、最後圖窮匕見?

香港危局解決之道是「清場香港」,還是網開一面給香港一條生路?

解決中國經濟下墜,是向計劃經濟方向走,還是與國際接軌?

這三大問題,影響全局。在這種情形下,反習勢力的要價,可能並不是要習下台,而是要習以「帶罪之身」,苦撐局面,條件是恢復被習「破壞」了的「集體領導制度」和「接班人制度」。

有消息稱,政治局常委的人數可能會恢復到18大之前的9人。現任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和重慶市市委書記陳敏爾可能會晉升為常委。當然,只是一種可能,習胸中可能也有相反的變動。所以,四中全會的兩大看點是:

•中美貿易戰、香港危局與中共經濟政策向何處去?

•中共最高層人事有無變動?如有,如何變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