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樂際不是習近平的人。一九九九年下半年,他被提拔為江澤民期間最年輕的省長;江退下來第二年,在江、曾依然把持權力下,在江曾的提拔之下,又成了胡錦濤時最年輕的省委書記;因此有人故意說他是胡錦濤的人、習近平的人,但其實他是江、曾的嫡系。

為甚麼呢?因為他是青海省的頭子。青海是甚麼省呢?是中共的勞改大省、監獄大省。青海曾經號稱其糧食產量的三分之一來自監獄、勞改系統;這樣一個中共政法委勢力控制的嫡系省,也是江派的一個活摘器官大集中營。其頭子一定是江派嫡系才能擔任。

自一九九九年下半年以來,趙樂際主政期間,除了明面上的那些監獄、勞改營關押了大量法輪功學員外;作為勞改監獄大省,他還聽從江澤民的指使,在青海建立秘密活摘器官的集中營,和遼寧的薄熙來是遙相呼應。所以說建立活摘器官集中營、深度參與了活摘器官的罪惡,才是他能被江、曾信任並連續提拔的真實原因。

沾了血的趙樂際,自然在貪贓枉法上更是肆無忌憚。對於趙樂際來說,秦嶺龍脈別墅案、千億元礦權案還都不算甚麼大案;因為用貪贓枉法的髒款去孝敬江澤民、曾慶紅才是共產黨陞官發財的秘訣,越貪污陞官才越快。

有傳言二零一二年,曾慶紅原來是準備讓趙樂際擔任政法委書記,讓侄女婿郭聲琨擔任組織部長,但江澤民又插手才讓趙樂際去當組織部長的。讓一個勞改大省出身的人去擔任政法委書記,確實才是中共放心的;而都是活摘器官的共犯,才是老組織部長曾慶紅放心把中共組織部交到趙樂際手上的原因,都是殺人同夥嘛。如今趙樂際作為中共典型的貪污腐敗官員,卻在負責查腐敗的中紀委,這真是共產黨的腐敗特色,也加速著共產黨滅亡。

其實在二零一七年五月,王岐山的中紀委就把趙樂際的大秘魏民洲雙規了,只可惜,抓晚了幾個月,王岐山來不及去順籐摸瓜抓趙樂際了。因為十九大前,江派曾慶紅威逼利誘,習近平被逼達成政治妥協,把王岐山的中紀委換給江派趙樂際,換來一個無限期主席制。但在我們看來,這是個沒有用的虛假皇位,因為一旦江派曾慶紅勢力從前幾年的反腐中緩過勁來,這些無限期制就可以隨時被修改掉,政變成功後,習近平瞬間就是階下死囚。

當然習近平之所以把中紀委換給了江派的趙樂際,估計是認為中紀委是王岐山控制多年,短期內趙樂際應該翻不了天;而作為交換,習近平的大內管家栗戰書則擔任了有眾多江派人馬的人大委員長,去修改主席任期制。但卻沒有想到是一步步走進了曾慶紅設計的政變陷阱中;誘使習近平用保黨來保那個虛假的無限任期皇位,這就是給習近平下的迷魂藥,也是習近平自毀長城的不歸路。因為保黨真的就是死路一條,連曾慶紅自己都知道,都在用這個死路坑死習近平。真正的權利從來不是死敵之間的妥協換來的,兩軍相逢勇者,沒有破釜沈舟的魄力,怎麼可能打得過邪惡的曾慶紅呢?!

在江曾多年佈局、提前包裝下,趙樂際成了最年輕的政治局常委。十九大後,財新網馬上發文指出,除了習近平外,他是唯一可以下屆連任的政治局常委,已成了準備替換習近平的下一任江派太子,就等著曾慶紅髮動政變成功上位了。

未來江派曾慶紅的政變成功與否,決定著趙樂際的位置。而曾慶紅政變成功與否,就要看習近平自己的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