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元朗恐襲事件屆滿三個月當天,一名元朗女居民下班回家路上,突然遭到港警催淚彈襲擊,她「馬上就尿失禁」,但港警在她前後又連放兩顆。事後她也不敢求醫。

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士,10月23日在英國領事館前築人鏈的活動結束後,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透露了她10月21日被催淚彈擊中,三顆催淚彈在她身旁冒煙、她衝出煙海的情況。

10月21日晚上10點左右,她下班回家。因為當時沒有車可乘,只能在大街上走,過了一會兒,看到防暴警察不斷地發射催淚彈。突然在她附近靠近警局的小巷衝出一大群警察,向人群發射催淚彈。

「我還沒來得及躲到小巷時,有警察向我這個幾十歲的老太太的身體發射了三顆催淚彈。本來就是射中下體的,但我一轉身就被射中後面(左大腿),力度非常大,我馬上就尿失禁了。」她說,「誰知道他們根本就不想讓你有一條生路的,前面、後面又射了二顆。當時我冒著生命危險和閉上眼睛衝出了煙海。我拚命地喊救命,叫人來救我。」

她表示,當時街上人不太多,只有很稀少的人在走。警察突然向這些走路的市民發射,向她這樣的老太太狂射催淚彈,是不對的,「似乎他們要把人置於死地,衝著人的下體作為目標」。

她說,當時警察根本沒有舉黑旗警示,而是先躲在角落裏,然後直接就從小巷突然衝過來,「很近距離地對著我射」,「我告訴他們說我腳傷了,他們完全不管,趕我走,還說我們市民妨礙公務。」

「已經三天了,我的腿還是一瘸一瘸的。」她說,「你看我這裏,三天了,(瘀血)還沒有消下去,就可以知道那衝力有大。他們把生命不當一回事,拿人命來玩弄,追擊。」有一天早晨,她上街買個早飯就花了幾個小時才能回到家,很虛弱,很辛苦。

一名元朗女居民下班回家路上,突然遭到港警發射催淚彈擊中左大腿。(駱亞/大紀元)
一名元朗女居民下班回家路上,突然遭到港警發射催淚彈擊中左大腿。(駱亞/大紀元)

對於打她的催淚彈是甚麼型號的、尺寸多大的問題,該女士說,「催淚彈掉下來時不斷地冒煙,緊接著,前面又一顆在冒煙,後面又來一顆在冒煙,當時已經是逃命了,還哪有空閒去看啊。後來那些人說警察把它們撿走了。就是毀屍滅跡啦。他們不應該對一個上了年紀,又年老體弱的老人連放三顆催淚彈。」

被打傷後 不敢看醫生

被射中後,她病了一天,但也不敢去看醫生,「因為現在的黑警,他不僅是傷你,還要抓你。雖然有閉路電視錄像,但他們不管,即使他們誣陷你也無所謂的。」

她當時也沒有戴口罩,儘管有氣管炎,幾年前已經在保護氣管。但警察都戴著面具,發射催淚彈時也是蒙面的。

她說:「他們完全是沒臉見人的,整個臉都罩著,只露出二隻眼睛。他們就蒙面打人,被打的人卻不准蒙面,甚至我們老弱傷殘蒙面,他們都恐嚇我們。甚至連街上走的市民,老弱傷殘人士當箭靶,用高速重力的催淚彈來射。」

老人不敢戴口罩 多人去世

她表示,台灣有個名醫說,人先著涼的地方是氣管。像現在是感冒高峰期,要戴一個口罩保護氣管,但恰恰港府就剝削人的生命安全權(《禁蒙面法》不讓戴口罩)。而在薩斯(SARS)期間死了大約1,200多人,有很多醫護人員死了,當時傳聞政府呼籲大家戴口罩,要洗手。

「戴著口罩保護呼吸道。我近期在醫院看到好多老人家沒有戴口罩,其實很危險的。因為我有幾個朋友,肺受涼了、氣管受涼了,很多老人的病後來轉移到了肺,兩天就死了。

「警察恐嚇市民,特別是在感冒發病高峰期已經到來時,天氣忽冷忽熱,如果你戴口罩的話,因為《禁蒙面法》,簡單是冤枉病人,同時剝奪了每個人的生命安全權,很多老人因此去世,即等同謀殺。」她說。

她的一個朋友醫護人員給她說,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立了《禁蒙面法》以後,使一些老人到醫院看醫生的時候,都不敢戴口罩;以前他們都戴著口罩。現在就是求他們,他們也不敢,怕違法。「硬逼著他們違法是不對的。」她說。

港警攻擊市民似打仗

她還表示,自她在香港出生以來,都沒有看到過一次警察抓賊好像打市民一樣的。「沒有看到一個警察去抓壞人的時候,好像現在打仗似的攻擊市民,他們現在就是攻擊我們這些平民百姓。」

這就是為甚麼10月23日港人來到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呼籲英國政府給港人發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簡稱BNO)、第二國籍,她表示,這些是英國應該履行的道義和道德。

23日晚當天,包括她在內的上千名港人到英國駐港總領事館集會,呼籲英國政府給予香港居民第二國籍。

10月23日,香港民眾在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外組人鏈。圖為人鏈中展示的「FREE HK」。(宋碧龍/大紀元)

大陸警察混入警隊

她表示,港警本來質素就不高,現在還混入了中共警察或武警。「因為聽到他們講國語。他們追我的時候,我無意中聽到他們講國語。(大陸警察混入港警)這一點都不奇怪。說得好聽是警員,說得難聽點兒就是有執照的黑社會,本來就是臭名遠播。」

她說,「中共政府用愚民政策來騙國內的民眾,把圖片修改後轉而說那些年輕人壞。我看到年輕人遊行的時候有神職人員、黑人、印度人都在觀察這些年輕人,社工和年輕人的父母都在觀察年輕人做的是否對呢?所以欺騙不了那些有文化、有學識的神職人員。因為他們是跟著他們一起走,看著他們在做甚麼的。」

香港有那麼多的年輕人出來抗議,「就是因為成年人失職、失責,不肯罷工。」她說,「一些專家說只要是罷工的話,政府的垮台就不需要年輕人去冒險,被黑警打得這麼殘忍,因為小孩子都很小。有很多是兒童,抓進新屋嶺的50多個人中一個晚上就有26個兒童被打到腦出血,嚴重腦出血,腦骨折,或者被性騷擾,介乎於強姦。嚴重違反國際法,嚴重虐待兒童。」

中共像魔鬼一樣對待它的人民

她表示,中共政府對大陸民眾的打壓更嚴重,如打壓法輪功、藏人、新疆維吾爾族人、上訪人士等等,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牽動了全世界人的心。「使全世界人都知道中共政府的腐敗不堪,完全不像一個人,好像一個魔鬼一樣對待它的人民。」

「我們雖然離新疆、西藏,離法輪功、大陸上訪人士很遠,但他們受害,我們的心血脈相連。我們是很傷心,很掛念,很悲痛的。」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