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7日,香港「追究警暴 守護民眾 與記者同行」集會於下午15:00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舉行。

活動內容除了針對警方向市民及記者施襲外,亦提及與穆斯林同行。

該遊行還未開始,有大批防暴警察在柯士甸道戒備,現場多名市民被截查,之後還追打民眾,至少四人被捕。有人行出梳士巴利道馬路,防暴警察在彌敦道及梳士巴利道築起防線,先後舉了藍旗和黑旗,期間有防暴警察驅散在行人路上的人群,與在場人士發生衝突。#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尖沙咀彌敦道燈海。(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尖沙咀彌敦道燈海。(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尖沙咀彌敦道燈海。(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尖沙咀彌敦道燈海。(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旺角聚集大量抗爭者。(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旺角聚集大量抗爭者。(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下午三時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集會,追究警方使用暴力。(梁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下午三時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集會,追究警方使用暴力。(梁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在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在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多位警察圍打抗爭者至昏迷。(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多位警察圍打抗爭者至昏迷。(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防暴警察半島酒店一位青年被捕。(文瀚林/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防暴警察半島酒店一位青年被捕。(文瀚林/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警察在重慶大廈攔截。(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警察在重慶大廈攔截。(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準備從梳士巴利花園起步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警察與民眾對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準備從梳士巴利花園起步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警察與民眾對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警察在海防道至尖沙咀警署大截查市民。(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警察在海防道至尖沙咀警署大截查市民。(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警察在海防道至尖沙咀警署大截查市民。(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警察在海防道至尖沙咀警署大截查市民。(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警察在海防道至尖沙咀警署大截查市民。(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警察在海防道至尖沙咀警署大截查市民。(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2位被逮捕搜查後被釋放。(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2位被逮捕搜查後被釋放。(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警察在海防道至尖沙咀警署大截查市民。(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警察在海防道至尖沙咀警署大截查市民。(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旺角山東街駐守大量警力。(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旺角山東街駐守大量警力。(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防暴警察在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防暴警察在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防暴警察在海防道彌敦道佈防。(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防暴警察在海防道彌敦道佈防。(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尖沙咀大量速龍。(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尖沙咀大量速龍。(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防暴警察在海防道彌敦道佈防。(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防暴警察在海防道彌敦道佈防。(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防暴警察在海防道彌敦道佈防。(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為防暴警察在海防道彌敦道佈防。(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文瀚林/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文瀚林/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大量警察佈防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尖沙咀大量速龍。(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尖沙咀大量速龍。(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在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圖在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