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大陸地方政府債務風險處在爆雷邊緣之際。到目前,有15個省份配備了金融副省長,以防發生金融風險。

9月27日,前中國工商銀行執行董事、副行長譚炯被任命為貴州省副省長。據《21世紀經濟報道》消息,譚炯此前在國有大行工作了31年。像他這種擁有金融從業經歷的官員,到地方後被稱為「金融副省長」。

據統計,目前已有15個省份配備了金融副省長(四大直轄市均已配備),約佔全國省份數量的一半,其中有13名金融副省長都是在2017年第五次全國金融會議之後到任的,配備金融副省長已成為一種現象。

報道說,隨著近年來實體經濟增速放緩,中國金融業積累的風險開始顯現。全國來看,金融業內部的資金空轉嚴重,尤其是國有企業的槓桿率高企。地方層面,隱性債務不斷膨脹,債券違約、P2P亂象都成了地方政府的難題。

在中美貿易戰、內外需疲弱等因素影響下,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今年以來,中共已採取各種救經濟的措施,但收效甚微。

10月14日,李克強在陝西西安主持召開部份省政府主要負責人經濟形勢座談會。李克強要求地方「確保完成全年主要目標任務」。

《南華早報》文章形容,在貿易戰的背景下,此次李克強的講話是北京第一次對2019年能否完成既定目標表達「憂慮」,與以往政府聲明相比,李克強的講話含有更多「悲觀的色彩」。

10月18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2019年第三季GDP增長為6%,低於預期的6.1%,創下27年新低,也低於上季的6.2%。

麥格理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胡偉俊表示,第三季GDP增速放緩至6%,市場並不感到意外,估計第四季增速將減慢至6%以下。

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7月15日提供的數據,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總債務攀升至逾40萬億美元,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04%。該機構稱,2018年底負債比率達到298%之後,中國第二季度成為新興市場中債務比率增幅最大的國家之一。

到2019年6月份,地方債發行規模激增,逼近9000億元人民幣,幾乎是5月份(3043億元)發行量的三倍,並創下2016年7月以來的新高。

《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截至2018年末貴州政府債務餘額為8834.15億,居全國第6位;但債務率為148%,居各省份第一位。

更糟的是,各地政府與企業已經無力償債,債務違約頻傳,加上政商權貴惡意掏空資產,帶來難以估算的銀行金融壞帳。

據經濟學家向松祚取得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企業債券違約金額是過去4年的總和,達到了1,195億人民幣,違約企業高達123家,許多地方政府實質上也已經債務違約。

大量債務違約的後果,就是銀行壞帳暴增,甚至被迫倒閉。2019年5月,包商銀行因嚴重信用問題遭中共央行、銀保監會接管;7月,錦州銀行也傳出面臨資金流動性風險;8月恆豐銀行被重組。

當前大陸中小銀行問題重重。包商銀行僅是冰山一角,未來勢必會有更多的包商銀行出現引爆,一旦銀行壞帳連環引爆,政府難以掩護,勢必嚴重衝擊金融體系,甚至釀成中國金融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