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日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特使王岐山出席日王德仁即位慶典後,前往北海道,25日與北海道知事鈴木直道以及北海道經濟相關人士進行會晤。王的短暫日本之行,前後會晤了日本多名重量級人物實為罕見。據悉,王岐山此行背負中共重大部署。

國際關注中共政權正嘗試用巨大經濟利益做交換,換取與日本在政治外交上合作,以此弱化日美同盟,化解中共當前的政治和經濟危機。

但安倍晉三首相與王歧山會談時,除眾多利益的加碼外,還罕見地提出了「一國兩制」治理香港。王岐山日本行幾乎空手而歸。
 
王岐山打經濟牌拉弄日本
 
據《北海道新聞》消息,25日王岐山與北海道知事鈴木直道以及北海道經連團會長真弓明彥等經濟界相關人士進行會晤。會談涉及進一步擴大北海道農產品對中國的輸出以及吸引更多中國遊客。
 
24日王岐山訪問洞爺湖時表示,實感到中國遊客很多,「北海道是個富有潛力的地區,希望今後繼續交往下去。」
 
22日《產經新聞》編委副委員長佐佐木類發文指,繼去年李克強訪問北海道之後,王岐山再次到訪,其目的之一試圖把日本納入一帶一路構想中。北海道的釧路、苫小牧港口是通往北冰洋的重要咽喉。中國去年1月首次發表「北極政策白皮書」,正式顯露向北冰洋擴張勢力的意圖,此舉直接誘發美國總統特朗普放話要收購格陵蘭島。佐佐木類表示,在中美激烈對抗中,作為美國同盟國,需對北京保持距離。
 
中共內外交困 王岐山出訪日本
 
對於王岐山的日本之行,《北京青年報》旗下微信公眾號「政知道」發文稱,王岐山日本之行有三個特別之處。其中指,至今習近平共派出11名特使,均是國家部委正部級官員,作為正國級王岐山出席日王登基慶典也是對等,但在正國級之上再冠以習近平特使是首例,突顯對這次訪日重視程度與眾不他同。
 
據悉,王岐山訪日不同尋常,背負著一個重大使命:在一帶一路、中國國內市場等方面向日本大幅度讓利,以此巨大經濟利益為誘餌,說服日本在政治、外交領域開創「中日合作新時代」,以此弱化、分化日美同盟,消除貿易戰和香港問題帶來的困境。
 
當前的中美貿易戰早已超出經濟範圍,特朗普、彭斯等美國高層發表多次公開講話表明,中美之爭涉及政治、外交、軍事、人權、宗教信仰、民主自由等領域,是事關人類普世價值理念的全面對抗。持續一年多的交手,中共經濟急速衰退,引發國內潛在危機,中共面臨建政以來最大的存亡危機。
 
另一方面,6月在香港,這塊處於民主自由普世價值與蔑視人性道德的共產極權對立的最前沿,爆發了反抗中共暴政,爭自由的「反送中」運動,聲勢浩大,同樣直指中共死穴。目前中共處於內外交困,風雨飄搖的崩潰前夕。近期,習近平在中央黨校開學儀式上講話中,多達58次提及「鬥爭」,透露出危機已經表面化。
 
與特朗普同調 安倍漫天要價
 
危機之時,王岐山身負重壓,借出席日王德仁的登基慶典之際,23日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進行了會談。據日本外務省發佈的官方信息,中日雙方表示合作推動,使明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作為國賓訪日成為有意義之行。
 
雙方就加強中日雙方在經濟等領域的進一步合作達成共識。同時,安倍首相談及「高質量基礎設施投資的G20原則」,安倍強調,作為負責任的G20成員國應該逐步採取實際行動。對中方在一帶一路合作中,使參與國陷入債務危機的問題表示出牽制態度。
 
在與王岐山得會談上,安倍提及中國在福島核事故後採取的對日本產食品進口限制,以及中國公務船進入尖閣諸島(中國名釣魚島)週邊、東海等區域帶來海洋安全問題,敦促中方積極採取措施。
 
安倍還就北海道大學一名40多歲男教授以及被中方拘捕的其他日本人一事,強烈要求為使他們盡快回國採取措施。還希望中方就解決朝鮮綁架日本人質一事給予理解和支持。
 
另一方面,對於很少向北京政府提及人權問題的日本,安倍經三罕有地表示,非常擔憂香港局勢,希望相關各方以自制和對話方式解決問題,並強調香港繼續保持「一國兩制」下的自由和開放,對香港繁榮發展的重要性。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在日本政界有個共識,當中共展開「微笑外交」之時,就是中共陷入困境,有求於日本之時,這次王岐山的日本之行,應該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安倍晉三「毫不手軟」的幾乎與特朗普同調,要求農副產品等市場的對等開放,還少有的提及香港的人權問題,在對中共問題上,與美國保持默契。
 
密集與日本重量級人物見面
 
與安倍晉三會談後,王歧山還與下屆首相候選人呼聲最高的官房長官菅義偉進行了單獨會談,目前會談內容未見具體報導。
 
接下來王岐山還與自民黨2號人物、幹事長二階俊博進行了會 談,據《朝日新聞》的消息,在與二階俊博會談時,王對二階說:「今天談什麼話題全由你來定。」
 
二階是保守派的自民黨內少有的親中派,曾多次率領數百人規模的日本產業界頭面人物到訪中國。在中共多次邀請安倍政府「共同發展」一帶一路被婉拒時,二階前往中國參加首屆一帶一路峰會後,日方改變了初衷,安倍晉三隨後表示,「在保持透明性的前提下,可在一帶一路方面與中方合作。」
 
共同社的消息稱,中日雙方已敲定二階俊博11月1日訪華,2-3日出席在甘肅省敦煌召開的交流機制會議,增進中日間在改地區開展一帶一路的發展關係,5日二階前往上海出席「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屆時將與習近平會面。中方或有意再次呼籲日本加入到中方推進的「一帶一路」經濟圈構想。
 
此外,在於安倍會面的前一天(22日),王岐山與日本副首相兼財務相麻生太郎舉行會談,圍繞經濟領域的合作等事宜交換了意見。
 
同時,王岐山還與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東京有一次會面。會談後,福田對媒體表示,雙方贊同就「創造讓眾多國民參與並相互加深了解的機會」的想法。
 
福田家族在日本的產業、財界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同時福田康夫以「親中」著稱,是中方主導的博鰲亞洲論壇的理事長,是「中共的老朋友」。
 
王岐山原本還計劃與日中友好協會會長丹羽宇一郎會晤,但因丹羽身體欠佳而未能實現。丹羽宇一郎是前駐華大使,日本產業界頗具影響的實力人物,著名的親中派,在釣魚島等中日間的重大問題上的應對上曾被日本保守派稱為「賣國行為」。
 
半年前更換駐日大使 佈局「安習會」
 
配合習近平明春訪日,中共在5月更換了駐日大使,由「交際型」的知日派孔鉉佑接替「學者型」的程永華。
 
4月10日《日經新聞》引述熟知中日關係人士的分析指,「緊急事態的極限時刻,換上對日外交的『王牌』,這與當前北京面臨的外交困境緊密相關。」
 
分析稱,「下一步習近平訪日涉及諸多敏感問題,其中的周旋安排影響重大,孔鉉佑被認為是最佳人選。」
 
日本的「周刊文春」的報導稱,與程永華相比,孔鉉佑更善於主動性交際,是名「個性」突出的外交官,在日本政界廣有人脈。北京投放「重量級大使」重視對日關係的意圖明顯。
 
在王岐山訪日前夕,孔鉉佑做了兩個大動作。 10月21日,孔鉉佑在《西日本新聞》發表題為《面向新時代的中日關係》的署名文章。文中稱習近平訪日具有築建「共享發展機遇」,實現「中日交往邁向全新時代」的意義,為了這個目標,雙方需要真正「化競爭為協調」,加強政治互信,妥處矛盾分歧。
 
孔鉉佑還在9月28日接受《日經新聞》單獨採訪,他對於明春習近平訪日,能否達成在《中日聯合聲明》基礎上實現更上一層樓的「第五個政治文件」一事,孔鉉佑表示,「如條件成熟,可考慮通過一定形式體現這些共識」,並表示「中方對此持開放態度」。孔稱中日應該「增強夥伴意識,摒棄對手思維」。
 
日本成為中共救命稻草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面對貿易戰、香港問題、經濟衰退等困境下,還有華為等問題,中共與國際社會的對立加劇,中共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在此背景下,日本的經濟實力和國際影響力,成為中共拼命要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圍繞習近平訪日,中共周密地開展著「拉攏日本」的外交戰略佈局。
 
「日美是軍事外交的戰略同盟,目前安倍的對華政策是『政經分離』策略,在政治外交方面與美國保持牢固緊密的關係,經濟上與中共保持一定合作,關鍵時刻與美國同步。 」 石藏山說,「中共目前試圖在一帶一路方面向日本讓利,駐日大使已挑明了條件就是『摒棄對手思維』,也就是動搖、分化日美同盟,為目前的危機解困。」他表示,從目前結果來看,日本得勢不讓人,王岐山幾乎是空手而歸。
 
民意反感中共 分析指與北京保持「低位穩定」最佳
 
日前,日本非謀利機構「言論NPO」與北京聯合進行了一項中日關係的民意調查。其結果顯示,高達84.7%日本人對中國印像差。其中51.4%的日本人認為釣魚島問題、以及時有侵入日本領空的軍事威脅。
 
對中國有好感的日本人,僅為15%(較去年微升1.9點),此外,對中國印象沒變化的日本人則佔65.4%。
 
另一方面,45.9%的中國人對日本印象好,創下2005年調查開始以來新高。而中國人不喜歡日本的原因,約有60%的中國人認為日本「沒有對侵略的歷史進行道歉和反省」,對日本沒有好感。
 
八成以上日本民意對目前的中共治下的大陸持負面態度,面對中共的利益誘惑,安倍政權如何應對備受關注。 《日經新聞》曾在報導中指,對安倍來説,北京方面出現積極改善中日關係的轉變是求之不得的。因為目前中國是日本最大貿易國,與北京政府保持良好關係,在政權運作上是有利的。
 
報道認為,眾多分析也認為北京政權突然轉為積極改善與日本關係背後,是迫於中美貿易戰的困境。而中日間的釣魚島問題、東海油氣田開發和南海等問題都關係到日美同盟,中日關係適合保持在「低位穩定」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