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在中共與港府的血腥鎮壓下,抗爭者誓死抗爭,受傷人數不斷攀升。10月26日,香港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說,迄今至少有3,000名受傷者,但超過半數的傷者擔心被捕不敢到公立醫院急症室求醫。

香港醫院管理局10月初稱,從6月以來的逾400場抗爭當中,有1,235名傷者到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但實際受傷人數應該遠不止這些,因為這個統計數據,不包含到「地下診療室」求醫者,更不包含強忍傷痛而不就醫的抗爭者。

香港蘋果日報26日報道說,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說,基於在衝突現場擔任義務急救員的觀察,有超過半數傷者不敢上救護車或到急症室求醫,相信他們透過不同渠道尋求治療,估計至今有3,000名傷者。

公立醫院張醫生(化名)兩個月前主動接觸Telegram群組,希望協助治療不敢正式去急症室的抗爭者,發現部份抗爭者像打仗時的士兵,抱著視死如歸的心態,有人手部持續數周不能活動,苦苦相勸都不肯求醫。

張醫生說,對抗爭者們來說死不是問題,皮肉痛楚更不能磨滅他們的意志,這真的好悲哀……或者他們覺得,他們的生命就是要拚搏,甚至犧牲,去換取其他人可能會得到的公義。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部份傷者視死如歸 苦勸不肯治療

近兩個月張醫生透過Telegram群組,隔空回答不敢正式求醫的抗爭者傷勢問題,做初步診斷及提供簡單護理建議,他說自己當初接觸Telegram群組就是希望為這些抗爭者,從其它渠道提供治療。

然而,張醫生漸漸發現,部份傷者視死如歸,有傷者手部持續不能活動數周,可能是骨折,但多次苦勸也不肯治療,他只能透過Telegram了解傷者傷勢有否惡化。

張醫生形容有的「小朋友」對受傷置之不理,他們心裏也知道,做這件事基本上沒甚麼希望,死都不是問題,受傷更加是小事。所以一些傷者不肯求醫,要由「家長」代為聯絡他,詢問傷勢的嚴重程度及如何自行療理。

有一次他已約好傷者診治時間,但傷者臨時「甩底」。他說,這真的好悲哀,好多都是小女生,其實她們有大把前途。這種像打仗時士兵甘願為國捐軀的心態,出現在香港一個個活生生的年輕人身上。

至今張醫生已經接獲10多個來自Telegram群組,及「朋友的朋友」有關傷勢查詢,包括被打傷、被布袋彈射中身體、足踝扭傷、腳趾骨撞傷致骨折。

在問症過程中,張醫生只會詢問與治療直接有關的問題,不會問傷者被誰打或被誰推跌,希望獲傷者信任提供治療。隨著暴力不斷升級,傷者越來越多,他作為醫生心裏很痛。

張醫生說,抗爭者他們抗爭不是為個人,他們是為香港社會好,只不過他們的聲音、做的好多事都無人理,「好無助、無奈。」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MOHD RASFAN/AFP via Getty Images)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MOHD RASFAN/AFP via Getty Images)

年輕人對香港社會制度已失去信任

最初能讓張醫生走出醫院幫助受傷抗爭者,源於8.31晚警察在港鐵太子站內恐怖襲擊抗爭者,都已經打倒在地下了,警察還一棍一棍的毆打,一定會骨折的。

張醫生表示,他無法坐視不理,年輕人為這個社會受傷,自己沒有勇氣也沒有能力去跑,可以做些微不足道事,就是提供醫療幫助傷者。

他深信公立醫院醫護人員會保護病人私隱,若見到有警務人員在醫院內,有侵犯病人私隱的行為,一定會阻止。可惜年輕人對社會制度已失去信任,只有猜疑,連運用基本人權到醫院求醫也不敢。

張醫生表示,當人們看到警察的所作所為,或者不斷出現的浮屍案,大家都不會也不敢輕易相信官方講的話了。

10月初,《美聯社》(AP)報道披露,許多香港醫生組織「地下診療室」,為受傷抗爭者提供義診,他們處理過的患者至少300至400人左右,原因包括骨頭斷裂或錯位、傷口裂開,還有人因吸入催淚彈而咳血等。

報道說,由於香港社會信任度很低,想要統計受傷人數及醫護人員的人數十分困難。不過,根據訪談結果,私下接受醫療救治的規模可能遠遠超乎想像,而這也代表抗爭者擁有一定程度的社會支持。

一位在大型公立醫院的黃姓實習醫師說,她的主管並不知道她參與「地下診療室」。她通常在結束輪班後,透過「地下診所」的聯絡網聯繫醫生,並安排抗爭者接受進一步的問診及治療。

黃姓實習醫師也曾為手臂骨折的22歲傷者安排治療,還有其他兩名患者需要進行縫合手術。

在反送中抗爭剛開始時,黃姓實習醫師在前線提供醫療援助。7月底開始,她因意識到抗爭者的傷勢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所以決定透過Telegram協助組建「地下診所」。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大紀元)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大紀元)

抗爭者不信任政府 忍痛不就醫

黃姓醫師表示,抗爭者在不信任政府的情況下,為了不被抓捕,常常是選擇強忍傷痛不就醫。

一位18歲的抗爭者在10月1日被催淚彈罐擊中,她到「地下診療室」求診時說:「我無法相信政府,他們會用盡各種手段找出抗爭者。」

一名22歲抗爭者的手臂被警察打到骨折,他到非官方的醫療院所照X光,他說,他的許多朋友在就醫的過程中遭到警察逮捕。

10月6日的抗爭活動中,一名19歲的抗爭者說:「公立醫院都有警察。」他之前遭橡膠子彈傷及右側腋下,也是透過Telegram找到一間私人診所。

一名19歲的孕婦因參與抗爭被捕,而她在香港屯門醫院的孕婦病床就診時,旁邊有兩名警察在看守著她。

這樣的例子似乎驗證了抗爭者對於在公立醫院就醫的疑慮。

支持「地下診所」的醫師們說,眼見抗爭者不顧性命捍衛自由,他們被感動而決定投入義工行列,為抗爭者提供協助。

一名中醫師表示:「這些孩子在為整個時代的自由拚命,而對跟我一樣不敢上街抗爭的香港人來說,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治療他們的傷勢。」

在現場衝突,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經常聽到有人說:不要上救護車。他說:「你在現場做一次急救員,你就知道有多少人沒有上救護車了。」

一名以往曾在衝突現場爆肺的抗爭者,突然呼吸困難,急救員擔心再爆肺,而為他召救護車,但該抗爭者擔心送入公立醫院會被捕,沒有上救護車。

陳沛然說,現場所見被布袋彈等射中身體,而導致皮下出血的大有人在,相信他們不會到公院求診。官方傷者數字一定低估了實況,每晚至少有20、30人受傷,3,000名受傷應該也不止。

僅10月1日一天之內,公開報道中就有100多名抗爭者受傷。

中共「十一」大閱兵的當日下午,港人在六區進行遊行抗議,港警對抗爭者實施了更為血腥的鎮壓,當天港警不僅出動創紀錄的警力,發射約1,400發催淚彈、900發橡膠彈和6發實彈,造成100多人受傷,並且近距離槍擊一名16歲高中生,令國際社會震驚。#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