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即將在下周召開,這距去年三中全會閉幕已有20個月。學者們認為,中共中央全會隔20個月後才召開,為40年來罕見,凸顯中共高層在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以及國內經濟下行等問題上意見嚴重分歧,中共權力內鬥激烈。

中共政治局10月24日召開會議,決定中共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四中全會)於10月28日至31日在北京召開。

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中共當局現在才決定四中全會的召開時間,從時間上看有兩大特別之處。一是四中全會距離上次三中全會長達20個月,為近40年來罕見。二是時間非常倉促,宣佈時間距離全會召開時間僅4天。

隔20個月才開全會 40年罕見

去年1月、2月,中共接連召開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確定修改中共憲法、取消中共國家主席任期及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後,四中全會從去年到今年數次傳出將要召開,但反覆被推遲、取消,至今已有20個月。

大紀元記者查閱發現,中共中央歷屆全會的召開時間,在毛澤東時期不太正常;但毛澤東死後,從1978年的十一屆歷屆全會到十九屆三中全會,每屆全會相距召開時間一般都不會超過一年,就是在1989年中共血腥鎮壓六四愛國學生運動當年,中共仍然於1989年6月23日至24日正常召開十三屆四中全會。

清華大學前政治學系講師吳強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去年2月舉行中共三中全會,至今已相隔20個月,這是近幾十年來少有的現象,顯示中共黨內的政治生活極不正常。

吳強表示,上次長時間不開中央全會的情況是發生在上世紀六十、七十年代。「這一次同樣代表中共高層長時間無法取得共識。在修憲之後,黨內高層在面臨衝擊情況下,習近平的定於一尊政治地位其實是一種很不確定的狀態下,才延遲到今天。」

吳強說,「(四中全會)拖延本身表明四中全會面臨著鬥爭,(中共)路線衝突非常激烈和複雜,雖然不至於血雨腥風,但實際上也是一個很緊張,看不見火藥的路線衝突。」

四中全會召開前4天才確定

石實表示,在外界質疑中共能否在10月如期召開四中全會之際,中共24日才確定全會召開的時間,而這距召開時間僅有4天,很倉促。因為當局還要通知全國各地中央委員,這需要時間;委員們準備材料以及進京,也都需要時間。

按照慣例,中共歷屆全會一般都提前一至兩個月就已經確定,如十八屆三中全會、四中全會、五中全會、六中全會等都是在召開前一個月的政治局會議上確定了具體召開日期。

但本屆四中全會,中共政治局9月24日召開會議,隻字沒提四中全會;而在8月30日的政治局會議上,當局只決定四中全會在10月份召開。

石實說,中共遲遲不能決定四中全會召開的時間,顯示中共高層意見嚴重分歧、不能統一。

李天笑:四中全會前權鬥激烈

時政評論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刊文說,習近平的最大威脅仍然是來自黨內的江派勢力。江派勢力正在利用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事件和中國經濟下滑等問題,可能會借四中全會向習發難,逼其承擔責任,甚至要其下台。

他說,今年5月幾乎談成的中美協議被江派常委韓正攪黃;而韓正也是不斷挑動、攪亂香港的背後黑手。而江派對習近平的發難絕不是簡單地要其引咎自責而下台,而是對其前幾年反腐打江的全面反攻倒算,是要習掉腦袋的殺身之禍,也就是你死我活的生死博弈。

李天笑表示,習近平四中全會前夕接連「發出措辭極端嚴厲的言詞,意思是他將鐵拳回擊,不會坐視待斃,不會退讓,這也是一種輿論造勢」;並且習近平現在還手握兵權,對江派勢力操有生殺大權,要抓捕江澤民、曾慶紅、韓正等江派人馬完全能做到。

但他認為,現任江派常委韓正和王滬寧從國務院和文宣一實一虛兩方面掣肘習近平,用假情報誤導習決策,使習在貿易談判和香港事件上處於搖擺和被動局面。

習近平四中全會前連放狠話

中共當局8月底決定10月召開四中全會後,習近平接連放狠話。

9月3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黨校官員訓班上講話時大談「鬥爭」,「鬥爭」一詞出現58次之多。

10月2日,《求是》刊發習近平去年在中共主要高層領導幹部學習會上的講話,習不但提到各個王朝的沒落,而且還提到前蘇聯的解體。習近平還說,要「敢於刀刃向內」,「防止禍起蕭牆」等。

10月13日,習近平在出訪尼泊爾期間說,「任何人企圖在中國任何地區搞分裂,結果只能是粉身碎骨;任何支持分裂中國的外部勢力,只能被中國人民視為癡心妄想。」

「大紀元新聞看點」報道認為,習近平的上述講話主要是警告那些「搞分裂」的「內敵」,別再拿香港、台灣、中美貿易戰說事,搞黨內分裂,否則會「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