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不同的世代,才知道原來每個世代都是浸潤在愛裏面。

在KROGER超市買了2磅的蝦子準備晚餐時吃,妻子正在忙著,我心想兒子不太會剝蝦殼,何不把蝦子剝了殼,那就可以做一道炒蝦仁,這樣一來兒子就可以吃得高高興興。

我將蝦子倒在水槽裏,3、40隻的蝦子剝起來應該是一下子的工夫。

剝第1隻的時候,有點礙手礙腳,沒辦法一氣呵成的把殼拉掉。想著反正是第1隻,下面就會剝得快了。剝到第5隻的時候,我開始有點急躁,因為快不起來,這些渾身是殼的「死蝦子」並沒有想像中的好對付,每一只要剝得乾淨,真的是要費點工夫。

就這樣搞了近20分鐘。

接下來是清泥腸,這是蝦子最髒的部份,長長黑黑的泥腸是蝦子排泄物匯聚的器官,若不清乾淨等於是在吃蝦子的大便。

由於必須切開背部才能挑出泥腸,於是我拿起一把小尖刀,抓起一隻,切開背部,拉出泥腸,不料那泥腸竟然軟軟地斷了,挑了三下還是不乾淨,只好用水沖一下才完工。接下來,除了偶爾有1、2隻比較難搞,大部份都是順利清理乾淨。

這下子又搞了11、2分鐘。

接著加料酒、胡椒、鹽、糖調味,漿上些許玉米粉,就簡單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妻子將炒蝦仁端上桌的時候,香氣撲鼻,兒子眼睛一亮,馬上說:「好漂亮、好香!」他立刻舉起筷子,夾起蝦子,塞進嘴巴,吃得津津有味。

看他吃得高興,我也高興,因為苦工沒有白費。

這時候我的心中突然一陣悸動,想念起我自己的爸爸媽媽。

他們辛苦地為我們付出了那麼多,不僅心甘情願,而且還高高興興。就和現在的我一樣,辛辛苦苦地整治了一道炒蝦仁,看著兒子吃得高興,自己就跟著高興。這不只是「媽媽的口味」,更是爸爸、媽媽的「愛的調味」:一生一世地用心來愛孩子。

爸、媽愛我,我愛兒子,這是代代承傳的人倫之愛。

我是有福的,我兒子是有福的,因為我們都有父母的愛。

到現在,我那88歲的老媽,還經常地嘮叨不休,要我減肥。

這可愛的 嘮叨,不就是一生一世,永不止息的愛嗎?

走過不同的世代,才知道原來每個世代都是浸潤在愛裏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