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3日晚,在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外,上千名香港市民手舉「SOS」(求救)、「光復香港,時代革命」、「Free HK」(自由香港)等標語,唱起了英國國歌「The God Save the Queen」(《天佑女王》),當天一位速寫畫家來到了現場,他準備將當時的場景用素描形式記錄下來,留給未來。

從六月起,這位叫阿駿的年輕人就開始了將「反送中」運動的過程與人物通過素描的形式即刻將歷史呈現在他的畫作中,這位以IT為職業、以畫畫為業餘愛好的青年,哪裡有抗爭者的身影,哪裡就會留有他的畫作。從六月至今,他已經完成了幾百幅的作品,並且全部收納在他的臉書網頁「詛咒遊戲」中,他希望通過速寫這種特有的方式將這段珍貴的歷史存檔留給未來的人類。

阿駿說,他的畫作能夠展出的作品也都超過百幅,「作為一個圖片和影片以外的紀錄,因為示威者不容易上鏡頭,但是卻容易接受畫和肖像,比如現在的全景攝影師可以照相或攝影,但是對於個人的肖像就不容易接受別人去拍攝,但是我這種方式就沒有問題。」他認為,這種方式深具歷史意義。

常言道,藝術無國界,藝術中呈現邪惡也是為了烘托正義。阿駿說:「對於警察方面,我也會畫,他們對於鏡頭有可能有敵意,但是我去畫警察他們是歡迎的,甚至有的說我畫得很漂亮。」

有時候抗爭者對他的作品會發出由衷的讚嘆:「哇,你很厲害,很有本事!」

有著IT背景的阿駿,他的業餘愛好就是畫畫,他對於在「反送中」運動中用這種方式去表達從而獲得市民的認同,這讓他深受鼓舞。

對於「反送中」運動,他的感受是「一個政權必須要對他的人民負責, 當一個政權在不需要他的人民授權的情況下盡然還存在著,那這個制度可以說非常的有問題,但是至於用什麼方式去改變這個制度,我沒有辦法回答,總而言之,這個政權必須要改變,他們必須要向人民負責。香港政府必須要對香港人負責,而不是對一個不屬於人民的政權負責。」

對於林鄭月娥或是警察,如果讓他去畫他們,他表示,如果是在現場見到他們,他們是什麼樣他就會畫成現場的樣子,如果是被授權的,當然要符合委託人的授權。但是他又說,如果是在畫一幅創作性的畫作,他會用他的判斷和道德衡量標準去做畫。

他對林鄭月娥的看法是:「無論你(林鄭)怎麼做都會成為北京的一顆棄子的話,為何你不去放手一博給香港人一個可能性呢?」

當日早上,有消息說林鄭會被北京辭退。阿駿表示,「大家都是一個北京政權下的扯線公仔(傀儡),任何人上台都是一樣的。」

保安局局長23日在立法會宣佈撤回,阿駿說,「隨便啦,現在講什麼都太遲了。」至於李家超等人是否應該因《逃犯修例》向全香港市民道歉,阿駿說,「做錯事就應該負起責任。」@

責任編輯:李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