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助理(Digital Assistants,又稱為語音助理)除了可以設定提醒、添加行事曆、用語音上網搜尋外,隨著物聯網的發展,虛擬助理還可聲控家庭裝置。像是燈泡、門鎖、電視、掃地機器人、空調等,只要裝置可支援,都能透過虛擬助理來聲控。隨著虛擬助理普及、語音更加擬真,人與機器的界線越來越模糊。於是,也衍生出了新問題:這些機器是否應獲得和人同等的尊重?尤其當家中有幼兒時,問題又顯得更加突出。

如今虛擬助理已走入我們的家中,一項調查顯示約有20%的美國家庭中擁有智能揚聲器(搭載虛擬助理,可以語音查詢、聽音樂、聲控家居產品),專家預測這個比例有可能在4年內增加到55%。面對下一個由AI陪伴長大的世代,我們需要更積極地思考AI助理所帶來的教養問題。

幼兒容易混淆人類與機器

「(對孩子來說)虛擬助理有一種權威的氛圍。」菲爾丁研究生大學媒體心理學中心主任帕梅拉魯特里奇(Pamela Rutledge)博士說,成人知道它們不是人類,但對孩子來說,它們聽起來像成年人,懂很多東西,很容易擬人化。

尤其在成人忙碌的情況下,虛擬助理為父母提供了喘息的機會,未來可能有更多幼兒會在虛擬助理的陪伴下度過許多時光。許多研究顯示,幼兒傾向把虛擬助理認定為具有情感、可建立友誼的對象。

但是孩子與虛擬助理過度互動,可能會減少孩子與真人社交互動的次數和質量。費城坦普爾大學心理學教授凱西海爾希-帕賽克(Kathy Hirsh-Pasek)也提醒,語音助理的系統還不夠複雜,不足以理解孩子,因此絕對不能用來代替人類的互動。

日本電腦大廠日本電氣(NEC)推出具充當小孩玩伴、問候、講笑話以及與主人一起跳舞等功能的互動型保母機器人。(Getty Images)
日本電腦大廠日本電氣(NEC)推出具充當小孩玩伴、問候、講笑話以及與主人一起跳舞等功能的互動型保母機器人。(Getty Images)

可能讓孩童變粗魯?

2018年發佈的一項英國研究,調查了超過2,000名年齡介於5~16歲的孩子後指出,孩子與虛擬助理對話時,會更常使用命令式的語氣,這可能導致孩子在與虛擬助理對話時,學會了不正確的交流方式。

「孩子透過重複來學習。」梅拉魯特里奇說:「這些由AI驅動的非人類實體,不在乎你聽起來是疲倦或生氣,或者因為有趣而故意無禮。但是,各種互動都在建立交流互動的模式。當你越習慣對Siri頤指氣使或欺負她,你就越適應這種模式。」

對此,亞馬遜和Google紛紛修正自家的虛擬助理,讓使用者可以打開選項,助理就會對禮貌的言語有更正面的互動。然而,有學者仍對這樣的做法表示擔心。

兒童思維研究所(Child Mind Institute)的臨床神經心理學家蘿拉菲利普斯(Laura Phillips)表示,這可能會貶低「請」、「謝謝」等詞的內涵。她解釋,當孩子是幼兒時,他們並不了解那是一台機器,我們希望他們感受對話的友善。

但孩子長大後,他們已經清楚虛擬助理不是真人,我們不會希望他們只是「機械式地」使用這些詞語。她表示,當我們說「謝謝」、「對不起」和「請」時,是因為我們感受到人與人的交流,並理解到語言會影響其他人。

阻礙有意義的學習?

為好奇的孩子提供無窮無盡的信息,是虛擬助手的一大吸引力。畢竟,哪個家庭不希望他們的孩子去探索世界呢?讓孩子透過對話、問答了解知識,感覺相當美好。然而學者也擔心,孩子過多使用語音助理查資料,可能會影響有意義的學習。

卡內基梅隆大學人機互動研究所教授卡賽兒(Justine Cassell)表示,有意義的學習發生在孩子受到父母、另一個孩子、老師的挑戰時,他們可以來回討論。然而,虛擬助理沒辦法與孩子討論。

另外,虛擬助理的答案也可能過於封閉。她舉例,當孩子問:「誰是第一個要登上月球的人?」,會聽到「尼爾岩士唐」(Neil Armstrong)的聲音。但是虛擬助理無法回答更複雜的問題。它們無法描述建造飛行器的巨大挑戰,也無法描述岩士唐跳下月球艙時的感受。這種封閉式的回答,無法激起孩子更多的好奇心。

學者也擔心,習慣利用虛擬助理取得訊息,會減少孩子上圖書館查資料的動力,並進一步減低孩子懷疑、查證、思考的能力。

AI虛擬助理對孩子的長期影響,還需要更多時間才能被學界慢慢揭露出來。然而面對快速改變的時代,父母可能要多多思考,如何控管孩子使用虛擬助理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