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加速逼近危局,但北京當局依然沒有跡象顯示打算響應美國要求,進行結構性改革,而是繼續拖延,並不斷加重對香港的血腥鎮壓。台媒分析,北京考慮是貿易戰最壞結果可以承受,但必須先緩解內部政治危機。

台灣《上報》10月20日評論文章指出,如果站在北京立場上考慮一下「假如事情發展到最壞地步會怎樣」,就能理解習近平在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問題上做出的回應。

文章說,中共領導人至今已經累積無數歷史經驗,深知共產黨亡黨危機大多只會從國內爆發,包括派系鬥爭、地方革命或經濟災難,這些才能真正刺中專制政權要害。而外敵入侵並非中共首要擔憂之事,因為美蘇冷戰從未發展成熱戰,在中美最敵對的時期,美軍也沒有直接對中國本土進行攻擊。

因此,北京當前最擔心的不是特朗普將中美對抗推向新冷戰。習近平每逢對美強硬時,往往重提所謂「自力更生」、「延安精神」,這不過是做出最壞打算,認為充其量只會遭受經濟制裁和軍事戒備,不會爆發戰爭危及中共政權。

文章還說,中共滋養「愛國主義」多年,也可以輕易地把貿易戰責任推卸給美國等「外國勢力」。因此,習近平才在5月推翻已談好的中美貿易協議,寧願為中美關係破裂負上全責,也要竭力將談判拖延至美國大選之後。

文章分析,習近平認定中共的生存命脈在於「意識形態」的「正當性」,不斷強調「不忘初心」。這種政治綱領凌駕經濟效益的基調,決定了他不會對外簽署所謂的「21世紀不平等條約」,而是堅持「戰鬥到底」的道路,要鬥至最後一刻再決定是否必須妥協。

因此,習近平情願短期「承諾輸送更多利益」以拖延時間,以爭取獲得美國在貿易問題上做出最大的「政治、外交讓步」,也可能包括換取美國在香港問題上儘可能地低調。

文章認為,習近平真正憂慮是香港局勢,其次才是緩解經濟處境。他一再延遲舉行第十九屆四中全會,也是為了確保能穩住局面,避免黨內出現政治危機。這些考慮都要多過對中美對抗的擔憂。

文章說,北京最擔心香港會爆發「顏色革命」,進而蔓延到中國大陸,危及中共統治。於是習近平在這段時間,借用鄧小平的強硬態度形成了黨內共識,主要依據是鄧在1987年的講話:「有些事情,比如1997年後香港有人罵中國共產黨,罵中國,我們還是允許他罵,但是如果變成行動,要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怎麼辦?那就非干預不行…」

因此,雖然香港不見得因此成了「反對大陸的基地」,但中共還是定性「香港出現顏色革命」,以防止港人抗爭蔓延,也令中共一切打擊手段更具「正當性」。在這種思路指導下,港府不斷升級鎮壓態勢,港警也不斷升級濫暴濫捕和私刑,甚至出現陳彥霖浮屍案等恐怖事件。

近期以來,北京當局不斷收緊對國企和私企的控制,甚至已在香港開始強徵私企土地。有消息稱,當局早已準備搶劫私企財產,重回計劃經濟,以圖渡過政治危機。這些跡象或驗證了上述台媒的判斷,即中共寧願經濟大倒退,也要力圖保住權力。

不過,也有專家指,今時已不同往昔,中共意識形態幾乎全面崩塌,經濟增長已是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唯一來源。因此,經濟衰退雖然不會如同香港危機和中共內鬥等一樣直接危及政權,但一旦經濟走向崩潰,中共統治也可能因此迅速終結。#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