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篇《中國的現狀 中國人明明愛「守財」但是為甚麼偏偏「財」沒守住?》的網文熱傳,文中揭示了中國老百姓現在沒存錢,沒花錢卻負債纍纍的背後原因,以及這些錢的去向。

全文如下:

水滿則溢,中國大部份家庭目前是負債纍纍?我們當然不希望自己的家庭是一個滿負債務的家庭,但是,這就是中國的現狀。中國人明明愛「守財」,但是為甚麼偏偏「財」沒有守住,倒「流」了不少?

從銀行儲蓄中,我們其實就可以看出端倪。中國人喜歡存錢,喜歡將所有的事情按照流程規章處理,我們喜歡規劃金錢的去向,不像外國人更加的隨意,覺得錢賺來就是可以肆意花掉的。

但是從2010年開始,中國居民的銀行儲蓄明顯有所下降。中國人不愛存錢了,不喜歡將錢放在銀行了。那麼,中國人的錢去哪裏了呢?為甚麼中國家庭的負債率會越來越嚴重?這是一件大事,上至國家下至個人,都要重視。

截止到2019年的8月份,央行公佈了中國目前負債狀況。其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家庭部門的負債,最多還是來自於貸款。到今年的8月末,中國家庭部門的貸款餘額竟然足足達到了52.8萬億人民幣。

這裏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這52.8萬億人民幣還只是從銀行方面統計出來的貸款金額,民間貸款的金額我們也沒法精準測算。除了這些,還有國際機構的一些債券以及境外貸款,但是這些所佔金額不是太大,不過數據也是同樣嚇人,達到了7000億元。

之前看過一篇文章,文章中提出了一個問題:「為甚麼中國人在銀行的存款金額變少了,但是在市場上流通的資金依舊沒有變多?另外,為甚麼人民的購買力沒有上升,反而下降了?可支配的金額也變少了?」。

這裏,貌似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了,因為中國人都把錢用來貸款了。貸款要是能一次性還清倒好,但是現在買房,買車的大部份普通老百姓,根本不可能一次性還齊幾十萬甚至過百萬的資金。沒存錢,沒花錢,卻負債纍纍,中國人除了買房買車需要貸款,還有甚麼在影響著中國家庭的資金?

炒股被人們當作是「一夜暴富」的途徑,所以不少人將手裏的資金全部投在了股市中。短期高回報在股市中很難見,一旦股市崩盤,就是傾家蕩產。其次是P2P平台,手上有些錢的人就喜歡投資理財,除此之外就是喜歡將錢投在P2P平台中。

但是,網上貸款平台極不穩定,貸款人跑路和平台倒閉的現象常發生。而發生這種事情之後,自己投進去的錢就會全部打了水漂。

另外,央行還發佈了截止到2019年8月份,中國各類債券的餘額,約為93.9萬億元人民幣。這和2018年年底的數據相比,增加了大概8萬億元人民幣。

這樣看的話,中國的債務幾乎是按照1個月增長1萬億元人民幣的速度上漲的。而這「93.9萬億元人民幣」的數量已經超過了2018年的GDP總量,也就是說,中國的負債率已經達到了100%?

其實,說是這麼說,上面也提到了,還有央行沒有統計到的數據,所以,中國的負債率可能更高,遠不止這麼多?

中國股市再現股災式暴跌,民眾的財富被當作韭菜般收割之際,不由得哀嘆:中國百姓到底何處可逃?(Getty Images)
中國股市再現股災式暴跌,民眾的財富被當作韭菜般收割之際,不由得哀嘆:中國百姓到底何處可逃?(Getty Images)

中國人供養了一個超臃腫的政府

上述文章似乎還沒提示到問題的根源,在此之前一篇題為「中國人供養了一個超大的政府」的文章則揭示,中國人錢哪去了?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供養著一個龐大的政府。

文章引用學者的話表示,在中國有一個中共黨組織,其中數千萬人是「吃財政飯的」,也就是要用老百姓的稅收來養活。

這些人分佈在眾多機構中,這些「吃財政飯的」機構與國家的經濟增長和公共服務沒有直接關係,「沒有別的價值,它就是吃飯來的」,是純消耗性的支出機構。

這種靠老百姓養活的人太多了,中國納稅人不堪重負,而且會造成整個社會效率的低下。

另一篇題為「年收24萬億 中國政府的錢都從哪裏來?」的文章中指出,中國人一生中要繳納高額稅費,在政府稅收中,包括關稅、消費稅、增值稅在內的間接稅要遠遠高於個人所得稅。而發達國家政府收入的主體就是個人所得稅。

而在美國等西方國家,也有政府公務員,但是政府是一個為民眾提供服務的機構,其內部沒有「黨務機構」,沒有當代中國(中共)的那種「黨辦機構,宣傳機構」,美國納稅人是不供養民主黨和共和黨等黨派的。

公開報道顯示,早在2005年就有中共體制內人士公開承認,中國大概26個老百姓就有一個中共官員。

而中共政府很多部門也是讓老百姓養著,地方財政收入不夠的時候,又依靠土地財政賣地賺錢、推高地價房價,以及依靠苛捐雜稅從老百姓手中弄錢。

文章提到,在中國,政府耗資巨大,可以說是奢侈浪費,以政府大樓為例,都是本地區蓋得最好的。

有資料顯示,一些地區,甚至是貧困的縣城,都可見耗資數千萬元的政府大樓。

如2012年媒體報道,陝西省貧困縣漢陰縣耗資千萬元為36人建豪華辦公樓。同年曝出,中共河南省明港鎮黨委、鎮政府3000多萬元修建了一棟豪華辦公樓,而該鎮2012年上半年的財政收入只有2000多萬元。

中共的「三公消費」,即公費旅遊、公務用車消費、公款吃喝等現象也非常嚴重,而且誰也說不清到底有多少。公開報道中,最近的數據是2013年,當時大陸十多位專家學者稱,近年來「三公消費」總額超過9000億元。

除此之外,中國社會時下還流行的一個金融俚語「割韭菜」,在中共治下,民眾的財富只能像韭菜一樣,在被操控的各種傳統或新興市場中,被中共和權貴們收割了一道又一道。

P2P信貸、互聯網金融,這些在中國人眼中原本金光閃閃的香餑餑,近年來,都快成「地雷」的代名詞,去年下半年至今密集爆雷(違約停運),再加上中美貿易戰,中國股市再現股災式暴跌,民眾的財富被當作韭菜般收割之際,不由得哀嘆:中國百姓到底何處可逃?#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