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再次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先生。班農談到了最近的NBA事件、香港目前局勢、中美達成貿易協議的可能性及貿易戰的前景。

圖為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先生。(新唐人)
圖為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先生。(新唐人)

班農表示,港人幾個月的抗爭震驚了世界,香港抗議者的勇敢、勇氣和自律,以及中國共產黨的無能和殘暴、林鄭的不稱職,讓世界終於分清了中國人民和中共。而北京需要香港,如果動兵將是中共統治的終結。

以下是訪談錄:

上接2019年10月16日B3版《專訪班農:港人勇猛抗爭 世界認清中共(二)》。

北京需要香港 動兵是中共的終結

蕭茗: 您說過,我們不知道會發生甚麼。 剛才我正想問您這個問題。 現在,林鄭月娥宣佈實施《緊急法》之後,我們看到一輛接一輛的中國軍車載著許多解放軍士兵進入了香港。因此,人們擔心的是中共當局,因為人們明白,這個下金蛋的鵝不久將下不了金蛋了。 因此,他們知道,如果你對我來說已經沒用了,我為甚麼就不能想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呢。 因此,這確實令人擔憂。 您的預測是甚麼樣呢?

班農:哦,我想這個問題……我不想推測,但是我想,如果您看看目前事態下湧動的暗流……別忘了,這隻鵝現在還沒有停止下金蛋。

中共需要香港這個通往西方尤其是通往西方資本市場的窗口。 您知道,企業家精神是在港華人的動力,香港已成為世界第三大資本市場。 中共實際上就是這樣與西方互動的。 他們需要香港。他們不想一腳踢開這隻會下金蛋的鵝。 那是讓他們極為恐懼的事,沒錯吧?

只是,他們不知道如何與自由的人打交道。 在北京內部,各派之間的爭執是誰造成的? 這是怎麼發生的? 誰應該為此負責? 究竟路在何方?

所以我們不知道。我確實認為您看到林鄭現在變本加厲,這其實就是開始實施戒嚴。我們需要看一下,如果某些事情最終開始發生,世界是否已準備好支持這一點。這就是為甚麼美國國會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如此重要的原因。

美國目前真的是在引領整個西方、聯合國以及每一個人去努力做到這一點。有魯比奧等其他一些人,現在甚至還有蘭茜佩洛西和眾議院中的人都表示對此支持,並說:「嘿,我們必須採取某種正式的立場,反對戒嚴。」

而且我認為,這樣做只會吸引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因此,我認為香港人應該知道,在香港之外其實他們有很多很多的盟友。只是,要使每個人都採取一致行動,將採取甚麼行動?而且我認為必須要發出警告。

我相信,如果在香港發生與天安門廣場大屠殺類似的事件,那將是中共的終結。我不相信世界願意容忍這一點。我基本上認為,看到全世界範圍內這種意識在不斷增強,關注香港,中共會明白這個道理。

蕭茗:這就是為甚麼他們不會在香港進行天安門式的大屠殺。

震驚世界:港人勇猛 中共嚴重無能和殘忍

10月20日,警方在旺角發射催淚彈。(ED JONES/AFP via Getty Images)
10月20日,警方在旺角發射催淚彈。(ED JONES/AFP via Getty Images)

班農:中共甚麼都幹得出來。要知道,中國共產黨內部有很多相互衝突的派別,有些人會說:「嘿,我們太寬大了,香港人太傲慢了。」「那裏的孩子真的不知道作為一個中國大陸人意味著甚麼。你知道,他們被寵壞了,對吧?他們就像孩子一樣,需要嚴厲對待。」

我想還有些人會說:「我們把事情搞砸了,現在這個情況越來越失控了。」我所知道的是,當香港人民迫使世界面對他們正在經歷的事情,面對他們不準備投降的事實時,他們將會成為積極行動的人。

但是不要以為這個法案一定會在美國通過,也不要以為他們(中共)不會嘗試去做一些……他們是否會進行天安門式鎮壓,我想我們需要時時監控中共的動向。

我認為有一件事震驚了世界,那就是……兩件事。第一,香港抗議者的勇敢、勇氣和自律,以及中國共產黨的無能和殘暴。

蕭茗:美國領導層是否意識到了中共領導層內部的不同派別?他們在做決定的時候會考慮這些因素嗎?

班農:我想人們對此有不同的看法。你可能聽到一些事情,而我則認為某些人可能有更多發言權,諸如此類。但很明顯,從北京到香港沒有一個統一的戰略。

我的意思是,你能看出來它是一陣一陣的。你知道,如果有一個統一的戰略,林鄭月娥會做得更明智。她顯然沒有。

他們設想了一種局面…… 如果在5月,5月的最後一個周末,就在6月9日之前……如果有人說在3到4個月之後,香港每天會有流血事件,會有開槍,會有地鐵暴力事件,警察每天發射橡皮子彈、催淚彈和高壓水車,你會說這是不可能的。這是香港,對吧?它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和平的地方之一。

這裏的人是我見過的最不關心政治的人。他們對政治幾乎毫無興趣。他們的興趣在於生意和家庭,在於在這個世界上獲得成功。

所以這一切是因為中共的嚴重無能和殘忍,以及林鄭月娥的不稱職,她將作為一個全然、徹底、十足的災難載入史冊。所以我認為每天都要注意(局勢),每天都要觀察,每天都要思考。

但我認為中共內部明顯對此有很多不同想法。在我看來,如果在香港發生不幸事件,而全世界都站起來反對的情況下,習近平不見得能保全自己。(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