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新移民我很愛中國,愛香港,但是我不信任共產黨,我要告訴大陸人香港發生的真相。」一名大陸新移民9月初向個人電台English Lesson For Free(dom)講述對4個月「反送中」運動的憂慮。新移民介紹說,名叫Anna來香港十多年,她表示,盡力以各種方式告訴大陸人香港人不是「暴徒」,是被逼到沒有退路了,不得不站出來反擊。

「不信警察 信小朋友(學生)講的」

「逃犯修訂條例出來後,有一天,我兒子的那些小朋友他們抱著我哭,說沒有希望了。」Anna說,兒子16歲,有十多名很要好的籃球隊友,常到家裡來看望自己,這些小朋友對未來不安。

Anna打算親自去了解情況,於是去了有衝突事件的荃灣。「我看到一個刀手,現場看不到警察,我於是打999報警,但被掛了電話 。」Anna說,「我注意到有一些講普通話的大陸人,覺得很奇怪,因為一般旅游的是不會去荃灣的。」

Anna說,令我吃驚地是,那些大陸人似乎對每一次游行都了解得很清楚。「從那時開始我就不相信警察,相信那些小朋友了,也開始留意時事了。」

「在荃灣眾安街的一次衝突中,我還親眼看到有人拿刀砍倒小朋友,真是露出骨頭來了,但找不到警察,事後也看不到林鄭回應這些事,任憑警察亂來,我真的很生氣,這不和大陸一樣了嗎?」Anna說,「這些事發生後,我不再認為小朋友擔憂是多餘的,發現是我以前錯了。」

「大陸人都知道共產黨不是好東西」

Anna表示,大陸出來的人多數都不相信共產黨,因為在大陸經歷的事多了,就知道共產黨不是好東西。Anna介紹了幼小時的一段經歷。她說:「我上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一名男同學的媽媽很漂亮,有個官員去他家裡強姦他媽媽,男生父親氣憤至極,找官員理論,沒人搭理他,氣急之下,拿刀砍了他們,結果官員什麼事沒有,男生的父親被判了刑。」

「我要告訴香港人,爲什麽天水圍有這麽多人站出來?因爲天水圍有很多大陸新移民,他們的經歷知道共產黨是信不過的,所以香港需要看清共產黨。」Anna說,「831太子站那件事情,我真的相信死了小朋友,我真的相信,(警察)會監控小朋友的父母。」

Anna說,我要告訴香港人,大家做的事情是很正常的(對的),小朋友們做的事情是很正常(對的)。香港人要站出來發聲。

大陸人:港警中肯定有大陸軍警

Anna表示,前段時間大陸的父母來香港,母親政治冷感,對香港警察是有好感的。當她看到警察抓住一個女孩子時,還不斷踩她的手,「我母親說,『已經抓住她了何必呢,大家都是香港人。』我媽媽認為,那些警察肯定是大陸公安,不是香港警察。

Anna說,Anna父親是共產黨的官員。她父親說,「大陸設了防火牆,大陸人根本不知道香港人在爭取些什麼,大陸把香港人宣傳成要港獨的『暴徒』。估計林鄭也沒有告訴習近平真相。」

Anna說,父母現在已經回大陸了,父親雖然是共產黨官員,但是他很敬佩香港人站出來的勇氣。Anna父親說:「共產黨是會秋後算賬的。香港人不能放棄,不能放棄小朋友的前途,香港人是沒有退路的。」

感謝香港人 告訴大陸人香港的真相

Anna說,她父親鼓勵她向朋友圈的大陸人介紹香港的真相。「我的朋友圈平台有1萬多人,我急切想把香港的真相告訴大陸的朋友和同學。」

Anna說,首先要告訴那些小朋友不是大陸宣傳的「暴徒」。Anna說,我是不贊成暴力的,我想告訴大陸人,小朋友是被逼無奈,是對政府的絕望後不得以而為之。

「100萬、200萬市民站出來表達訴求,林鄭無動於衷,換來的卻是警察打壓的升級。香港政府已經是不傾聽民意的政府,正在大陸化。」Anna說,「我作為一名新移民,我很愛中國,很愛香港,我愛香港的法治,但是我不會愛共產黨,我也不信任它。」

Anna說,「我永遠不會相信共產黨,它真的會殺人、強姦擄掠,什麼都會做。就好像831那些警察的所做的一樣,它可以隨意毆打市民,還可以告訴你太子站沒有死人,它還可以監控那些小朋友的父母,它什麼都做的出,這不是開玩笑的。」

Anna說,來香港13年,得到很多香港人的關心,我感謝香港人,我要用自己的良心為香港人做些事情,告訴大陸人香港發生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