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領導層的一名內部人士稱,美國與庫爾德人領導的武裝力量於2014年建立了聯盟,以對抗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ISIS),但此舉破壞了美國與土耳其之間的關係。目前該地區正受到伊朗和俄羅斯霸權的威脅。

曾在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手下工作過的土耳其專家埃爾比勒‧古納斯蒂(Erbil Gunasti)是即將出版的新書《遊戲規則改變者》(Game Changer)的作者。他說,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為了贏得埃爾多安的支持,與敘利亞庫爾德民兵,也被稱為敘利亞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People's Protection Units – YPG)拉開了距離。

10月9日,埃爾多安宣佈對敘利亞東北部的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 – SDF)和ISIS恐怖份子發動名為「和平之春」(Operation Peace Spring)的攻擊行動。SDF是敘利亞內戰中的一個聯盟,主要由庫爾德人、阿拉伯人和亞述人組成,由敘利亞庫爾德民兵(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領導。

土耳其認為敘利亞庫爾德民兵是庫爾德工人黨(Kurdistan Worker's Party – PKK)的分支,並將其定性為恐怖組織。根據美國駐土耳其大使館和領事館發佈的消息,美國國務院也已將庫爾德工人黨指定為外國恐怖組織和特別指定的全球恐怖份子(Specially Designated Global Terrorist)。

在10月16日的總統內閣會議結束後,土耳其總統發言人伊布拉西姆‧卡林(Ibrahim Kalin)在新聞發佈會上對媒體表示,在敘利亞和伊拉克設有分支機構的庫爾德工人黨是一個代理組織,「是被國際勢力利用的一枚棋子。」

卡林說:「這可能是近代政治史上最大的醜聞之一,這個組織打著打擊伊斯蘭國(ISIS)的幌子,得到了支持和壯大,被當作國家行為體對待。」

2014年,當時的奧巴馬政府開始與敘利亞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合作打擊ISIS。古納斯蒂在他即將出版的新書中強調了特朗普和埃爾多安之間合作關係的重要性,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對《大紀元時報》表示,「美國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與這個恐怖組織結盟。」

他說:「首先,美國可以要求其他192個國家中的任何一個國家派遣士兵到敘利亞對抗ISIS。」「但相反,美國卻決定與一個非國家行為者結盟。這是自1991年以來這個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弱點。一個超級大國必須在領導其它國家方面扮演超級大國應有的角色。否則,其領導地位就會崩潰。」

根據古納斯蒂的傳記中介紹,他此前曾為埃爾多安工作了五年,擔任過新聞官,預計將作為總統任命人員為特朗普政府工作。他在即將出版的新書中寫道:「總統和第一夫人都認為他是圈內人,屬於他們的核心圈子。」

美軍撤退

10月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將美軍撤出了敘利亞東北部,此舉遭到了廣泛質疑和批評。但古納斯蒂認為,特朗普的做法是正確的。他質疑為甚麼當初要把美軍士兵部署在那裏。

他說,美國在敘利亞東北部部署士兵的決定是受美國國內政治的驅動,而不是實際需要。

他說:「特朗普總統非常清楚,當美國向那個無人區部署幾百名士兵後會發生甚麼。他們要麼被屠殺,要麼還是被屠殺。」「向敘利亞部署了200名美軍的是奧巴馬總統,不是特朗普總統。」

根據古納斯蒂的說法,奧巴馬這樣做是為了打擊和削弱上台後的特朗普,「這意味著迫使即將上任的特朗普總統要麼立即從敘利亞撤出這200名士兵,要麼通過增加軍隊部署來增加他們的力量。」

他解釋說:「可以這麼說,奧巴馬的目標是在特朗普總統第一天來到白宮辦公室時,就面對一份『很受攻擊』的來自敘利亞的報告,以期削弱他。」

敘利亞的同盟

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在土耳其的「和平之春」行動前兩個月對外發佈的一份報告中描述稱,「敘利亞的政治和軍事動態是在兩個不同的層面上發揮著作用,而非國家的、庫爾德人佔多數的敘利亞民主力量(SDF)參與了一系列的包括敘利亞政權、俄羅斯、美國和土耳其在內的國家之間的複雜談判。」

「與此同時,這些國家又與不同的(往往是相互競爭的)地方武裝力量和組織相關聯,每個地方組織又都有自己對敘利亞衝突結束後如何對其治理的目標。」

古納斯蒂說,如果美國選擇土耳其而不是SDF來打擊ISIS,敘利亞的局勢將會完全不同。

古納斯蒂解釋說:「如果美國選擇土耳其作為敘利亞的合作夥伴,今天俄羅斯和伊朗就都不會在敘利亞。」「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 Assad)政權也不會在那裏。2012年,時任總理的埃爾多安曾向當時的美國總統奧巴馬提出過此類建議。」

他說:「在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後勤支持下,土耳其本可以進入敘利亞,用武力推翻阿薩德政權,但奧巴馬犯了一個錯誤,他拒絕了。結果,今天,美國退出了敘利亞。」

他說,不是特朗普要從敘利亞東北部撤軍,而是美國因為自2012年以來所作出的決定而被迫在今天離開敘利亞。

古納斯蒂還指出,目前的形勢對俄羅斯和伊朗都有利。

他說:「與美國的撤出相反,只要俄羅斯在可預見的未來與土耳其保持日益緊密的關係,俄羅斯在未來50年都會在敘利亞。伊朗也將以某種形式留在敘利亞,填補西方列強留下的真空。」

從庫爾德民兵轉向土耳其

古納斯蒂說,特朗普撤出美軍,並與敘利亞庫爾德民兵(YPG)保持距離,是在試圖改善美國與土耳其的關係。

古納斯蒂在他的著作《遊戲規則改變者》(Game Changer)中說:「是奧巴馬總統失去了土耳其… … 特朗普總統正試圖通過在敘利亞的撤軍和其他措施來贏回土耳其,只是還沒有公開宣佈,」「據我們所知,穆斯林移民將很快就會改變西方文明,除非唐納德‧特朗普和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能夠合作。」

他還提到,土耳其已經向特朗普提供了有關敘利亞庫爾德民兵(YPG)進行恐怖活動的足夠證據。

他說:「對土耳其來說,庫爾德民兵一直就是一個恐怖組織。到目前為止,土耳其已經提供了充份的證據,完全可以說服特朗普總統承認他們是像庫爾德工人黨這樣的恐怖組織。」

土耳其總統發言人卡林在10月16日的一個新聞發佈會上也重申了同樣的觀點:「總統先生與美國總統和歐洲領導人舉行了多次會談,並告訴他們,只要他們的援助被繼續提供給這些恐怖份子,這裏就不會有和平與穩定。他明確指出,這對我們的國家安全構成了生死存亡的威脅。」

古納斯蒂說,儘管特朗普不想在該地區樹敵,但他已經意識到,敘利亞庫爾德民兵應該被視為恐怖組織。

他說:「至於特朗普總統開始與敘利亞庫爾德民兵組織保持距離,顯示他已經通過證據和其他理由認識到…… 敘利亞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現在必須被正式視為恐怖組織,」「這也是特朗普總統與埃爾多安總統能夠達成妥協的另一種方式。」

古納斯蒂說:「特朗普總統必須與埃爾多安總統進行接觸,他已經在這樣做了。為此,他不得不承認敘利亞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是恐怖主義組織,它是庫爾德工人黨在敘利亞的延伸。」

作者埃爾比勒‧古納斯蒂(Erbil Gunasti)曾在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政府工作,擔任過新聞官。他是即將出版的新書《遊戲規則改變者》(Game Changer)的作者。

本文章所表達的是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