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中共翻炒的所謂「香港警察遭暴徒割頸」案日前開庭,疑犯被控「傷人」而非「襲警」,受傷「警察」姓名用X代替,引發疑竇重重。港人發現,受傷「警察」的警號其實屬於另一名香港警察,懷疑受傷「警察」是中共軍警假扮。

據親共港媒報道,10月13日在港鐵觀塘站外以利器割傷「警務人員」頸部的男子,15日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受審,被控罪名只有一項「意圖傷人」,既非此前警方聲稱的「意圖謀殺」,也沒有被控「襲警」罪名。而且控方文件中,受傷「警察」沒有姓名,只用字母X代替。

13日案發後,中共黨媒和親共港媒一度熱炒所謂「警察遭暴徒割頸」事件。不過,如此襲擊「警察」的所謂「惡行案件」,疑犯卻沒有被控「襲警罪」,引起外界質疑。

隨後有香港網友爆料,引述「警方內部消息」稱,背後原因是傷者並非真正的香港警察,甚至不是香港人,因此無法指控「襲警」,只能以「傷人」提出控訴。

當日一隊「香港警察」到港鐵站「處理案件」,走在隊尾的一名年輕「警察」突遭一名黑衣男子用裁紙刀割傷頸部,該「警察」隨後迅速將施襲者按倒抓捕。

圖為網友搜索到的疑似33678號警員梁兆祥的真身,與親共港媒刊登的受傷「警察」在醫院的照片不符。(網絡圖片)
圖為網友搜索到的疑似33678號警員梁兆祥的真身,與親共港媒刊登的受傷「警察」在醫院的照片不符。(網絡圖片)

香港網友從現場影片和照片中看到該名「警察」肩頭的警號為33678,隨後人肉搜索發現,該警號的擁有者是2013年曾獲「長期服務獎」的現任警長梁兆祥。香港警察獲得長期服務獎一般需要任職滿18年,梁兆祥顯然並非現場受傷的年輕「警察」。

另外,警方日前聲稱「受傷警員因傷及神經線無法說話」,也發質疑,有醫學背景人士表示,側後頸部的割傷並不會影響聲帶,亦並非喉返神經經過的位置,不可能出現無法說話的情況,懷疑警方不讓他發聲是怕露出馬腳。

近日曾有香港警察在網上爆料,他本人和一些同事,每到有集會遊行就會被上級要求交出警號和警員證,然後「被放假」,因此他們懷疑自己的身份被借給參與暴力清場的中共軍警。而《路透社》近期報道,反送中以來,中共駐港部隊人數至少增加了一倍,其中包括武警人員。

除了「割頸案」當事「警察」沒有姓名外,近日多起呈堂案件中,涉案警察都被隱去身份,只使用代號。

18日,女售貨員陳子晴因違反所謂《禁蒙面法》受審,當日截停抓捕她的四名警察,在控方文件中沒有姓名和警號,只用A、B、C、D代替,裁判官因此提出質疑。17日,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控「襲警案」開庭,控方指他7月8日用擴音器「傷害」警員AAA和警司EEE。區諾軒在庭外表示,如果警察是正當執行職務,根本不應害怕身份被公開。#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