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已過百日,特區政府和中共試圖阻止「反送中」運動,但香港是國際城市,香港人珍惜自由、法治,抗爭不會停止。

10月14日,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程翔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對於香港民眾的持續抗爭,北京當局如果出動軍隊,會在全世界產生嚴重後果。因此,它們似乎有堅持不出正規軍隊的底線,但在這個底線之上,會用各種體制內和體制外的暴力來處理香港抗議群眾。

程翔說,體制內部暴力包括縱容警察更加使用暴力。8月7日會議之後,警隊修改了指令。原來的指令說,警察開槍「你個人要負責任」;現在修改為:你要依據你個人的判斷。也就是說,8.7會議之後警察可根據當時的情況,覺得需要開槍就開槍,而且可以用實彈。

程翔指,還有更加出格的做法就是,組織調動大陸武警來香港,協助鎮壓。在「反送中」運動中不少記者拍到,防暴警察(俗稱速龍小隊)裏講普通話的人很多。如果不是這麼多大陸人混入香港警隊,無法解釋警隊裏有這麼多講普通話的人。

他還說,除了體制內的暴力,它們還縱容體制外的暴力,也就是讓黑社會參與打壓抗爭民眾。像福建幫那樣找鄉親到香港針對抗爭民眾打群架。

程翔分析,台灣法輪功學員要來香港參加遊行,香港政府都有辦法查到他們的名字,然後將他們拒之門外。這麼多福建人被一些社團召來香港準備打架的時候,香港政府和中國大陸的邊防為甚麼不能將他們拒於門外?可見這就是它們在縱容體制外暴力,利用他們去鎮壓抗爭人士。

「今後他們仍不會出解放軍,但會動用體制內、體制外的很多暴力來幫忙鎮壓。」程翔說。

時事評論員程翔參加七一大遊行期間,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林怡/大紀元)
時事評論員程翔參加七一大遊行期間,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林怡/大紀元)

中共鎮壓民眾還是有所顧忌

中共對大陸民眾的反抗,往往會採取強力手段進行鎮壓。「反送中」運動已經超過100天,中共一直都沒有將這場運動鎮壓下去。香港民眾還在不屈不撓地進行抗爭,而且民主女神像已經佔領獅子山。

程翔認為,香港跟大陸有很大不同,是一個國際大都市。全世界很多國家在香港都有利益,中共就不能用在大陸處理這類問題的辦法來處理香港問題。這是其一。

其二,中共現在面臨要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特朗普多次把香港人權作為一個談判籌碼,中共在談判中或多或少要顧忌香港問題。

其三,再怎麼鎮壓,香港人還會抗爭下去。

程翔指,香港人對民主不一定很熱衷,但對自由、法治會像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來保護。香港主權移交22年來,從一個很自由的社會,被改造成一個半自由或者自由急速萎縮的社會。林鄭現在推的《送中條例》就是將「兩制」之間的防火牆拆了,這直接影響到香港人的自由和法治。可以說踩到香港人的底線了。

程翔還指,「反送中」運動開始的時候,香港建制派都不敢站出來支持林鄭。因為建制派都看到,他們雖然政治上靠中共,但生活、工作上還是很珍惜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環境。

主權移交22年來,香港人感受到自由一天一天在收縮,法治一天一天在退縮。大家積累22年的觀察,覺得應該奮起抗爭了。

一個公民社會對一些極權粗暴的政權有一種天然的抗拒。程翔說,這種天然的抗拒就會使我們滋生出這麼久的運動,始終是不折不撓的。

中共試圖通過耗時消磨香港人的鬥志

程翔認為,現在中共從輿論上在抹黑這場運動,說甚麼「顏色革命」、「恐怖主義」。似乎有一個策略,就是要消耗香港反對派。

程翔說,一些與中共接觸的人不約而同地用一個「耗」字來形容中共中央的策略。其意是,反正香港不影響到我中國這個大局,就看你能耗到甚麼時候。看你怎麼去消磨你的鬥志,消磨你的資源,消磨你民意的支持度。搞得越多,民意可能會厭倦了,或者可能對你暴力的升級不滿。等你民意消耗盡了,自然就散了。

但現在大多數香港市民對勇武派並沒有出現中共所期待的那種割蓆,並沒有出現所謂的民意逆轉。香港人還會很堅定地支持這場抗爭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