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教授、暢銷書《生活的12項法則:消除混亂》(12 Rules for Life: An Antidote to Chaos)作者彼得森(Jordan Peterson)表示,目前美國從小學到大學的教育被危險的思想意識所統治,學生被灌輸「平均主義」、「平權」、「無性別差異」等極左思想,已經「中箭」。

他在之前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說,持危險意識形態的人正在校園內毒害學生,這個過程從小學就開始,特別在文科類大學院校(Liberal College)尤其普遍和嚴重。

彼得森說,這些院校向學生們灌輸:「所有真理都是主觀的;所有性別差異都是人為構建的;西方國家的對外擴張是所有第三世界國家問題的根源。」

這些極左意識正在培養激進的社會活動者。他說,「這個現象不是剛剛出現,而是起源於1940年代的美蘇冷戰時期,還有越戰在1960年代給美國帶來的緊張(氣氛)。」

彼得森表示,極左意識也取代了左派陣營,讓兩者間的差別變得越來越模糊。「左派言論在校園中出現本無可厚非,問題是校園被極左意識全面侵佔,不給保守派思想留有空間,這是嚴重的失衡和弊端。

「危險的是這些教授已經不是教育者,他們是空想家和灌輸者,他們認知世界的方法簡單得可憐,判斷標準也只限於所謂是否平等、公平,並且鼓勵追求權力。

「他們不讚賞個人勤奮和高標準、不承認個體差異、喜歡模稜兩可和降低標準,並一味地追求各種平等和平權主義(如教育平權、性別平等、收入均等)。」

彼得森舉例說,大學把「婦女學」(Women's Studies)作為一門課程帶入課堂是錯誤的,「這些根本算不上學科,它們沒有方法論、歷史、事實和哲學理論作為基礎,只是一種思潮。

「而且這門學科的教學標準和學業標準被設得很低。這種做法不僅對教育界,還會對美國企業和商業界帶來侵蝕,因為注重標準、講究合理競爭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優勢和美國經濟發展的源動力。在教書育人方面,每門課程當然也應具備自己的學科標準。

「這種做法的後果是這些大學變成了發放學位證書的企業,而非傳授真理和知識的學府;他們在輸出激進的政治活動者,而非培育具高貴情操的未來公民。」彼得森說。

令人擔憂的是北美教育界目前主要被極左翼人士佔據。

面對不知如何改變現狀的父母和學生,彼得森說,目前有少數教育者開設了網絡課程,教授以傳統思想和保守理念為基礎的課程,目標是傳播真理和知識、培養品德、注重勤奮精神、啟發個人潛質、提升領導力,成為具有獨立見解、健康思想和能夠推動人類發展的優質人才。

彼得森現任心理治療師和多倫多大學心理學教授,也曾在哈佛大學執教。

作為保守派成員,他經常發表演講,特別鼓勵年輕人要注重培養道德、自律和勤奮精神、提升品格與意志力,並提醒他們不要主動為人生降低標準,或讓懶惰吞噬生命。他的演講影片經常超過數十萬點擊量。

彼得森多次指出,所謂「平均或平權主義」是好聽卻有害的主張,實質是違背自然規律、主動製造混亂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