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過去幾年北京當局致力去槓桿和反貪腐,打擊影子銀行和地下錢莊,但近日,海外金融研究機構的一份數據顯示「後門」走資的情況仍然嚴重。

總部設在美國華盛頓的國際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簡稱IIF)的報告中指出,今年上半年中國未列入官方紀錄的隱形資金外流總額高達1,310億美元。遠遠高於2015年和2016年,即上一輪大規模資本外流時期上半年的平均值800億美元的流出額。

此外,彭博社衡量資本流動的一個指標顯示,中國今年前7個月的資本流出約為2,260億美元,比2018年同期增長約19%。

IIF的中國研究負責人馬青(Gene Ma)在10月10日發表的報告中說:「居民資本繼續通過未經紀錄的交易離開中國。」

資本外逃真實程度被低估

他指出,儘管有紀錄的居民資本外流為740億美元,是10年來最小紀錄,但「資本外逃的真實程度似乎被低估了」。

世界銀行定義,測量資金外逃的間接手法是計算紀錄在案的資本流入量與官方紀錄外匯使用量的差距。常見的間接觀察指標是一國的國際收支賬中「淨誤差與遺漏」(Net errors and omissions)項目。

中國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淨誤差與遺漏」項目被普遍視為隱形資本外逃的指標。

「淨誤差與遺漏」是國際收支核算中的一個項目,用於反映在其它地方無法解釋的流量。旅遊數據差異通常跟中國公民在海外購買房地產或購買人壽保險等、進行存錢活動有關。

官商轉移財富的原因

優質的教育、潔淨的空氣、安全的食品、完善公平的法制環境以及讓富人們最迫切需要的安全感都是當下中國商人、民眾和不同級別官員轉移財富的原因。

早在2011年,濟南招商銀行私人銀行的一份統計數據顯示,資產在1,000萬元以上的客戶,有70%已經辦了移民,30%正在辦理移民手續。這意味著,資產過千萬的富豪都想移民。

精英階層

財經分析人士秦鵬表示,他認識的很多很多精英階層的朋友,以前不是很想移民,「但面對中共政治上向毛左、文革路線倒退,經濟上繼續加速向『國進民退』、計劃經濟倒退,感到非常失望,有的已經在移民,有的在想辦法。」

他說:「官民大鬥法,不斷找到突破口。現在數據刷新的『淨誤差與遺漏』就是民心所向和民眾用腳投票的證明。」但不管怎樣,資金外逃的大頭不是一般普通民眾,而是那些高級權貴家族。比如前幾年的海航和安邦集團,以及海外曝光的中共高層在瑞士銀行的天量財富等等。

秦鵬表示,相較於江澤民、曾慶紅等中共權貴家族在海外動輒數千億美元的資產,地下換匯從未被中共高層權貴看在眼中。中共權貴們轉移資產,從未擔憂過外匯管制或額度限制。

秦鵬說:「現在中共與各國交換數據,試圖控制財富轉移,但是真正的那些國級官員和紅二代們,中共一般是不會動的,因為在中共高層眼裏,那些才是真正的趙家人,江山和財富是他們的。」

「但是物極必反,他們越是這樣,那些富人和一般官員越是感到危機和大廈將傾,越是會加速轉移財富。」

資金外逃對中國經濟衝擊

此外,「隱形資本加速外逃,這會給外匯儲備增大下降壓力,一旦突破3萬億心理線,人民幣貶值預期加劇。」秦鵬表示。

「同時,也進一步證明中國國內投資意願下降。企業家們對現在的政策和未來缺乏信心,無心經營,由此造成對中國經濟主要的影響,核心的體現就是經濟繼續加速下滑。」

9月份,數據顯示生產通縮的同時通脹壓力加大,也就是滯脹。

「在這種情況下,投資信心會進一步下降,中國經濟恐陷入惡性循環。」秦鵬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