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抗爭已進入第5個月,在中共與港府的血腥鎮壓之下,抗爭者拚死抗爭,受傷人數不斷上升。而警方擴大追捕抗爭者,甚至連公立醫院也不放過。抗爭者擔心被捕,不少人選擇「地下診療室」。

隨著中共與港府無底線的升級對反送中抗爭者鎮壓力度,近幾周以來,抗爭者受傷的人數暴增,傷勢程度也日趨嚴重。

《美聯社》(AP)報道,許多香港醫生組織「地下診療室」,為受傷抗爭者提供義診,他們處理過的患者多達300至400人左右,原因包括骨頭斷裂或錯位、傷口裂開,還有人因吸入催淚彈而咳血等。

由於香港社會信任度很低,想要統計受傷人數及醫護人員的人數十分困難。不過,根據訪談結果,私下接受醫療救治的規模可能遠遠超乎想像,而這也代表抗爭者擁有一定程度的社會支持。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一位在大型公立醫院的黃姓實習醫師說,她的主管並不知道她參與「地下診療室」。她通常在結束輪班後,會在晚上根據抗爭者傳來的照片,替他們做初步診斷。 接著,她會透過「地下診所」的聯絡網聯繫醫生,並安排抗爭者接受進一步的問診及治療。

黃姓實習醫師也曾為手臂骨折的22歲傷者安排治療,還有其他兩名患者需要進行縫合手術。

在「反送中」抗爭剛開始時,黃姓實習醫師在前線提供醫療援助,而在7月底,她因意識到抗爭者的傷勢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所以決定透過Telegram協助組建「地下診所」。

黃姓實習醫師表示,抗爭者在不信任政府的情況下,為了不被抓捕,都會選擇強忍傷痛不就醫。

「地下診所」的醫護人員,有時會替抗爭者進行簡易的治療,讓他們可以延後幾天去公立醫院就醫,這樣的話,病人可以在問診時堅持自己不是近期在街頭抗爭中受傷的。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大紀元)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大紀元)

10月7日,「地下診所」接診一名20多歲抗爭者,他疑似被橡膠子彈擊中脖子後,出現一個圓形的傷口,導致他吞嚥困難,「地下診所」的成員迅速找到一名醫師,替這名抗爭者治療。

美聯社向香港醫院管理局提及,抗爭者擔憂在公立醫院就醫時會遭到逮捕,醫管局強調他們很重視病人私隱權,並已告訴執法單位必須尊重醫院保護病人數據的責任。

但這樣的說法似乎無法說服抗爭者。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中央社)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中央社)

一位18歲的抗爭者在10月1日被催淚彈罐擊中,她選擇到「地下診療室」求診,因為害怕到公立醫院會被抓。她說:「我無法相信政府,他們會用盡各種手段找出抗爭者。」

一名22歲抗爭者的手臂被警察打到骨折,他到非官方的醫療院所照X光,結果顯示他左手臂的尺骨脫臼了。他告訴美聯社,他的許多朋友在就醫的過程中遭到警察逮捕。

10月6日的抗爭活動當天,一名19歲的抗爭者說:「公立醫院都有警察。」他之前遭橡膠子彈傷及右側腋下,也是透過Telegram找到一間私人診所。

一名19歲的孕婦因參與抗爭被捕,而她在香港屯門醫院的孕婦病床就診時,旁邊有兩名警察在看守著她。

這樣的例子似乎驗證了抗爭者對於在公立醫院就醫的疑慮。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MOHD RASFAN/AFP via Getty Images)
近幾周以來,受傷抗爭者的人數暴增,傷勢嚴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MOHD RASFAN/AFP via Getty Images)

支持「地下診所」的醫師們說,眼見抗爭者不顧性命捍衛自由,他們被感動而決定投入義工行列,為抗爭者提供協助。

一名中醫師表示:「這些孩子在為整個時代的自由拚命,而對跟我一樣不敢上街抗爭的香港人來說,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治療他們的傷勢。」

一位未參加「地下診療室」的匿名女中醫師說,她已經治療過60至80名不等的患者,有些人被鎮暴警察發射的催淚氣罐或其他發射物擊中而多處受傷,她則會用針灸幫傷者止痛,並且不收取任何費用。

香港醫院管理局10月初表示,從6月9日以來逾400場抗爭當中,有1235名傷者到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事實上,這個統計的數據,不包含私下治療者,更不包含強忍傷痛而不就醫的抗爭者。#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