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我回去過。

春天的家鄉是花的海洋。

坐在我媽媽住的房屋前,滿眼花黃、翠綠,連腳下都是五顏六色的各種小花。沐浴在春天裏的家鄉,讓人留戀,讓人不忍匆匆離去。可是我不再是年少時代,不再如以往那般脆弱和依賴,但我真的不捨得離去。那裏有我一個時代的記憶,兒時到少年時的所有印記都在那裏。

春天的風輕輕吹過,春天的陽光普照我家鄉,我媽媽的眼睛也完全康復,我心情大好。天時、地利、人和,此刻我坐在我家門口,對家鄉充滿無限感激,對這塊土地備感珍惜,它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小孩和老人,份外親切。

秋天我也回去過。風中飄著濃濃的莊稼的香,我驅車疾馳在家鄉收穫的季節裏。

沿路滿眼都是即將收穫的景象,大片大片的稻穗飽滿微彎,原汁原味的稻香,令人感動,備覺感恩。大約遠古以來,就是它養育了我們人類,養育了我的家鄉,養育了我。

初秋的家鄉,淡淡的餘熱,微微流汗。深深的雜草裏活躍著龐大的小飛蟲的家族,這個季節也是它們獲得充沛食物的美好季節。

單單只有稻穀還不足以讓人類延續千萬年,我家周圍還有紅紅的高粱,還有潔白的棉花,還有不需要幾天就能摘下來吃的橘子,家門口的小河開始趨於安靜,但永遠流淌,這一切都是秋天的恩賜,是人類賴以生存的永不可缺的基礎。

冬天我也曾回去過。實際上寒冷的冬天正是在家過年的好季節。

外面天寒地凍,人類的智慧和福份在護佑著自身,人們在室內感受著可貴的親情帶來的溫馨,或交談、或歡笑,充滿熱望、充滿寬容,世世代代,永遠承傳。入夜,我在夢裏醒來,村裏寂靜得能清晰聽到遠處小河的汩汩流淌。

冬天的家鄉,靜謐、溫暖和寒冷交織,大雪紛飛,家鄉的諸多淵源、記憶,諸多的絮叨,這一切都是我對未知充滿不絕勇氣的強大背景,這流傳於遠古的背景是我可靠的不變依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