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身負校園貸的許陽(化名)從南京一商業廣場28樓跳下。在其去世後的數天時間裏,家人仍不斷收到數個網貸平台的催款電話,甚至在許父剛安放完兒子骨灰盒後,一家人又收到了數個機械式催款電話。

貸款36次 累計7.2萬餘元

《每日經濟新聞》報道,8月31日,從南京一所著名的211大學畢業剛2個月的陽光大男孩許陽,不幸跳樓亡,生命定格在23歲。死前1年時間裏,許陽從10家金融機構貸款36次,累計獲得貸款7.2萬餘元。截至目前,許陽尚有9筆累計2.15萬餘元貸款未還清。

小許的伯父表示,今年4月的時候,許父就收到孩子短信,說欠了大約9萬元校園貸,實在頂不住了,希望父親能幫他還上。

許父到其學校旁邊的一個派出所報了案,並將錢打給了孩子,以為孩子還清了校園貸,沒想到,直到孩子離世了,還在收到貸款平台的催款。

據悉,從2018年7月到2019年8月,在1年左右的時間裏,許陽從10家持牌金融機構累計貸款36次,累計貸款金額7.2萬餘元。

這10家持牌金融機構是:招聯金融、重慶度小滿、馬上消費金融、華能貴誠信託、漢口銀行、渤海國際信託、長治銀行、新網銀行、陝西長銀消費金融、湖北消費金融。

在屢屢出現的違規校園貸中,人生就此墜落的並非許陽一個,而正如許陽爺爺所說,「希望他是最後一個。」

貼滿半邊牆的獎狀

許陽家住蘇中地區一個村子。許陽的父親雖然只有初中文化,但不斷拚搏,現在也是無錫一家大型企業的項目負責人,手下管理著幾十號人,年收入也有一二十萬元,在村裏算是體面人物。突然間唯一的兒子離世,感覺到天都塌了。

許陽的媽媽原本也十分精明能幹,一直在村裏開著小賣部。可是,兒子的噩耗已徹底將她擊垮了,小賣部也關上門了。

在小賣部裏面顯示,一面牆上貼了孩子不同時期的獎狀,半邊牆,有一二十張。

雖然許陽的遺信說是患了抑鬱症,但一家人始終無法相信,平日裏總是笑嘻嘻、人見人愛的孩子會有抑鬱症,而從不斷打來的催債電話看,他們判斷應該是校園貸給了孩子太大的壓力。

上述消息引發網民熱議:「這種在校園裏面隨處可見帶電話的小廣告,為甚麼沒有人管一管?為甚麼沒有相關部門管管這些放貸公司機構?」

「高利貸又逼死一個大學生!」「校園貸到底要害死多少人啊?!」

「說白了,發生那麼多起,那麼久了,政府怎麼不查,說白了就是上層一些人的利益,他們數錢,百姓受難。」

「拉動內需,提升消費,按揭、車貸不夠,還搞個校園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