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居住在哈薩克的維吾爾族婦女用了10年時間,找尋其在新疆伊寧市碩拉克村的22位親友,奇怪的是連一個村民的信息她也找不到,她形容全村村民就如人間蒸發。

親戚居住的一個村莊村民全失聯

哈薩克人權機構「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對自由亞洲電台披露,10月8日,該組織接到一位維吾爾女士古麗巴拿木(Roziyeva Gulbanam Yemenjanovna)登門求助。目前居住在阿拉木圖的古麗巴拿木對該組織成員說,她的兩個大伯和一個叔叔,另有其堂兄妹等22個人居住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伊寧市碩拉克村,但已經10年無法聯繫到他們。

古麗巴拿木在此期間,曾多次嘗試尋找在碩拉克村的親友,也曾使用各種方法,但始終無法得到他們的任何消息。

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負責人別克扎特·馬赫蘇提汗(BIEGZAT MAHSUTKHAN)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現年57歲的古麗巴拿木,其父親來自新疆。他們會設法繼續尋找古麗巴拿木在新疆的親戚。

別克扎特還向自由亞洲電台出示了失蹤者的照片:「這些照片都是她親戚的,還有她堂姐堂妹的,全都是維吾爾族人。她也是當地哈薩克(斯坦)人,不會講漢語,她是土生土長的哈薩克(斯坦)人。她的爸爸是新疆出生的,然後遷移到哈薩克(斯坦)。她的爸爸是六十年代遷移過來的。她估計那個村莊大概有一千五百人,居住的全都是維吾爾族人,幾乎沒有其他民族。」

失聯村民或已全被關進再教育營

古麗巴拿木對阿塔珠爾特組織說,她想找任何一位與其他親戚居住在同一個村莊的村民,她足足找了10年,竟然連一名村民的信息也沒有,感覺非常奇怪,彷彿那個村莊的村民人間蒸發了似的。

前不久,古麗巴拿木在網絡上看到一位俄羅斯記者關於新疆的影片,在影片中,古麗巴拿木看到新疆某個村莊的村民,全都被關進政治再教育營裏或監獄,房屋沒有一個人,街道空空盪盪。她才意識到,她的親戚和碩拉克村村民,可能都被關進再教育營或監獄裏,她不敢想像還有其它的可能。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10月14日多次致電伊寧市查號台及多個鄉政府查詢,但電話始終無法接通,而在谷歌和百度地圖上,均未顯示碩拉克村。

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新疆「七五」事件後,當地有眾多維吾爾族村落出現人去屋空的情況,有些人被送入再教育營,有的被判刑入獄。他說:「強制性失蹤在當地是普遍現象,任何人隨時都有可能被強制關押,導致集體失蹤,在當地,中國(中共)政府一直採取各種措施進行掩蓋。因此在當地一些村落出現人員的減少,甚至有些村莊已經沒有維吾爾人。」

哈族青年在新疆遭酷刑對待

世維會表示,希望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新疆維吾爾人等少數民族離奇失蹤的現象。

自由亞洲電台曾報道,兩位新疆哈薩克族男子木拉格爾·阿里木和哈斯鐵爾·木沙汗逃離中國,抵達哈薩克尋求政治避難。據阿塔珠爾特組織說,上述兩名哈薩克族男子於10月1日凌晨,從額敏縣騎電單車,來到中哈邊境鐵絲網附近,趁夜色翻越邊境鐵絲網,進入哈國。他們兩人沿途挖野菜和乾果充飢。最後抵達位於阿拉木圖的阿塔珠爾特辦公室。

現年25歲,曾經被逼供及判刑四年的逃亡者木拉格爾說,他最近連續多次被傳喚到公安局,連續24小時被吊起來嚴刑拷打。他的一位同學因為擔任清真寺伊瑪目,被判刑13年;他的姐夫禱凱(DAOKAI)也因為是伊瑪目,被羈押在政治教育營達18個月,獲釋時,已無法站立。

木拉格爾還說,在額敏縣城,有7所再教育營,每個營羈押了500~700人。每一個小監室內囚禁了11~14人。額敏縣也木勒牧場有一千戶人家,900戶都曾經被送入集中營。

另一位逃亡者哈斯鐵爾說,他還親眼見到被審問的人昏倒在地,然後獄警說其假裝昏迷。阿塔珠爾特在其網誌發文引述哈斯鐵爾的話說,一位被審問時昏倒的男子被去指甲,被打了3次針後死亡。在新疆,死者不能進行宗教安葬儀式,墳墓上不能有宗教標誌。少數民族辦理婚事,須提出申請,參加人數不得超過30人等。(中共)當局還強行要求少數民族與漢族通婚。

(轉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