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入深秋,月高氣爽。夜深人靜之際,我經常舉目眺望,長時間盯著那遠在天際的秋月出神。年過不惑之後,思鄉念友之情在我的心目中慢慢的淡薄了,但是長望秋月的愛好卻一直沒有放棄。紐約觀月,沒有在亞洲時那樣心潮沸騰的感覺,只覺得人世間的一切都有特定的規律,晝夜循環,奔流不止。

初夏剛來紐約之際,天陰雲厚,很少有機會看到夏月。夏天悶熱潮濕,我喜歡在樹蔭處納涼而沒有賞月的興致。至於春月、冬月,總覺得寒氣未盡而不經常外出,那個時節我比較喜歡室內的燈火。現在的電燈,讓人感覺刺眼,有時我就點上一根蠟燭閉目獨思。一年之中,想來還是秋月最富有詩情畫意。重陽節到了,我獨自一人登高遠望,不禁感慨萬千。映入眼簾的是異國的秋月,我那美麗、可愛的故國,如今仍在西來幽靈的暴力血腥蹂躪之下,中華傳統文化受到了毀滅性的摧殘之後幾乎蕩然無存,現在的年輕人還有幾人知道插茱萸、飲菊花酒的來歷?我中華的大好河山,何時才能擺脫馬列魔教的束縛,重振昔日的輝煌?

五千年的中華文化博大精深,仰望秋月,我的思緒就禁不住又回到了故里,傷感之餘,我的腦海中浮現出故鄉的秋色與幼時回家的小道。家鄉的小河原來清澈見底,不用漁網徒手就能抓到許多活蹦亂跳的魚蝦。但是後來舅舅寫信告訴我,由於濫用農藥以及環境的污染,河中的魚蝦已經全部死光了,各種垃圾與化工產品的污水排放嚴重污染了水質,河水早已臭不可聞,昔日的那些美景只存在於老人們的記憶之中。然而,還有許多目光遠大的中國人不接受中共的歪理邪說,內心恪守著對中華文化的尊重。敬畏天地,孝敬父母,尊重師長的禮俗等傳統文化已經深深地刻畫在每一個炎黃子孫的細胞與血液中,相信在沒有中共的將來,人們都能返本歸真,重顯昔日神州的光彩。

古代的文人都鍾愛明月,詩仙李白有〈靜夜思〉那樣的傳世名吟:「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詩聖杜甫也有〈月夜憶舍弟〉那樣的千古絕唱:「戍鼓斷人行,邊秋一雁聲。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詩仙的〈靜夜思〉通俗易懂,朗朗上口;他的另一首〈玉階怨〉則充滿了朦朧之美:「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卻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詩中的女主人翁站在玉階之上,不知不覺中夜深霜寒,露水浸濕了她的羅襪。所以她回到了屋中,失望之下放下了用水晶做成的簾子,但仍然不肯入睡,執著地望著簾外那一輪明亮皎潔的秋月,繼續出神。詩歌描寫的場景不太廣闊,只是從庭院中的台階上移到了水晶簾內的閨房中,天象也只是白露和秋月,用來說明詩歌中所發生的事件的時間是秋夜,從頭到尾,沒有明確寫出相思埋怨之語。但是主人翁的動作先是站在台階上等待,然後回到屋中長望秋月。她的心中所感,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重陽節之夜,信手打開一本古詩集,赫然看到了一首南朝沈約的長篇美詩〈登台望秋月〉:「望秋月,秋月光如練。照耀三爵台,徘徊九華殿。九華碡瑁梁,華榱與壁璫。以茲雕麗色,持照明月光。凝華入黼帳,清輝懸洞房,先過飛燕戶,卻照班姬床。桂宮裊裊落桂枝,露寒淒淒凝白露,上林晚葉颯颯鳴,雁門早鴻離離度。湛秀質兮似規,委清光兮如素。照愁軒之蓬影,映金階之輕步。居人臨此笑以歌,別客對之傷且慕。經衰圃,映寒叢,凝清夜,帶秋風。隨庭雪以偕素,與池荷而共紅。臨玉墀之皎皎,含霜靄之濛濛。躪天衢而徒步,轢長漢而飛空。隱巖崖而半出,隔帷幌而才通。散朱庭之奕奕,入青瑣而玲瓏。閒階悲寡鶴,沙洲怨別鴻,文姬泣胡殿,昭君思漢宮。——余亦何為者,淹留此山東?」最後這一部份是作者自己的抒情。這時作者遠離家鄉,在外地做官,面對秋月,思鄉之情自會油然而生。因明月而引起對家鄉、親人的思念,是古詩中常見的主題之一,這裏作者也是因「望秋月」而聯想到自己形單影隻,於是便產生了「悲寡鶴」、「怨別鴻」這種孤獨心情。「文姬泣胡殿,昭君思漢宮」兩句同樣如此。在作者想像中,蔡文姬和王昭君的思念故鄉,也是因「望秋月」而引起的。由此觀之,古往今來望秋月而思故鄉這種情結就超越了時空,站在秋月之下,我們的心與古人是相通的。

異國的重陽節,碧空如洗,圓月如盤。我在盡情賞月之際,內心非常想念那遠在故國的親人與昔日的朋友,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刻,我想通過秋月傳達我的心願,誠心祝願他們早日明辨正邪,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附屬組織,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