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家莊有個後生叫白瓜,

從小就偷雞摸狗,見好東西往家拿。

見一位老漢養了鴨子好幾隻,

早惦記著要偷老漢的大白鴨。

這一天,趁老漢有事出了門,

他躡手躡腳,偷隻鴨子回了家,

爐灶裏煮上一鍋水,

揮刀就把這鴨子殺。

大碗接著控鴨血,

手攥著鴨毛往下拔。

刀勺案板一齊響,

蔥花醬油加麻辣。

燉熟了鴨肉擺上桌,

左手把這酒盅端,

右手就把那筷子拿。

這鴨肉一天吃了整三頓,

天一黑,打著酒嗝往炕上爬。

半夜裏覺得渾身癢,

從頭到腳是使勁地抓。

天亮了,起身細一看,

天哪!怎麼長出了細細的鴨毛白花花。

用手一摸,嘶!

把白瓜疼得咧嘴又呲牙。

這,這可不能叫外人看,

忍著疼,找出了剃刀往下刮。

刮淨了白毛才出門,

第二天,又長了白毛,得天天刮。

我去見郎中!他跑了一家又一家。

熬藥湯子,各式的藥錢沒少花。

偏方正方都不管事兒,

每天是照樣得用刀子刮。

這一天夜裏做了個夢,

有死去的老娘進了家。

「我那丟人現眼的兒啊!

你這是幹了壞事受天罰。

為娘的看你受罪也心疼,

你要浪子回頭,聽娘的話。

要想你的病能好,

你只有去聽那老漢的罵。」

天一亮,他起身刮完了毛,

半信半疑,硬著頭皮,來到了老漢家。

這老漢素來有個好脾氣,

丟了東西,從來是不吵也不罵。

白瓜說:「大爺,聽說您老丟了鴨,

偷鴨的是南村的小子叫趙麻。

您得好好把這小子罵一頓,

讓他長長教訓,今後不要再偷鴨!」

老漢一聽笑著說:

「誰有那閑心來罵他!」

「哎!不出這口惡氣怎麼行?

得罵得罵您得罵!」

「算啦,罵人我怕髒了牙。」

白瓜是拐彎抹角的一個勁地勸,

這老漢是活說死說就不罵。

白瓜是急得直冒汗,

心裏說,「我的爺呀,您不罵,我得天天刮,

疼得我青筋暴露眼發花。

老天哪,這輩子我窮死餓死也不再偷,

我真得下跪來求他罵。」

撲通跪倒在老漢前:

「大爺,我對不起您,是我偷了您的鴨。

這隻鴨子我吃下肚,

渾身長出鴨毛白花花。

用手一摸那叫一個疼,

我每天得忍著疼痛用刀刮。

我求醫用藥兩個月,

白花了銀錢一大把。

我老娘托夢告訴我,

要想讓這病能好,只有前來聽您罵。

大爺,您就行行好,

狠下心來把我罵!」

老漢是一聽哈哈笑:

「後生請起,你知錯就改,不用罵。」

白瓜是死活不起身:

「大爺,大爺,為我的病好您得罵!」

老漢說:「我罵。」

憋紅了老臉罵幾句,

白瓜一聽樂開了花,

起身謝過老漢回到家。

幾天後,身上的鴨毛全不見,

他再也不必用刀刮。

心想我實在是愧對那老漢,

大白鴨子買一隻,特地送到了老漢家。

從此後,他是一改惡習

真成了個浪子回頭的好白瓜。

~選自《聊齋誌異》罵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