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起,大陸調降社會保險繳費率。所謂的調降社保費率,是指將企業僱主繳納的養老金保險佔員工個人工資的比例,從過去各省市規定的約在19%~20%不一的繳費率,調降至16%。不過,這個調降社會保險繳費率的舉措,對於企業僱主來說,還是難以經營困難的壓力。

五險一金+強制徵收 民營企業爆註銷潮

中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簡稱人社部)部長張紀南稱,降低社會保障費率是企業最為關心的減負內容之一,預計今年全年社保降費總額將可超過3000億元(人民幣,以下同)。陸媒報道說,這是2015年以來第五次調降社保費率,也是降幅最大的一次。

就在這波針對社保費調降前不久,公司對於社保費的繳納政策有兩大爭議,一是,「五險一金」外加其它名目繁雜的稅收,已經搞得企業經營不下去了;二是,社保費用原本由公司上報人社部門,將改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亦即社保費一毛都不能短少了。

大陸媒體報道,趕在2019年1月1日稅務局徵收措施上路前,包括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爆發了公司「註銷潮」,尤其北京從每天約500家公司註銷,暴增到2000家左右。

大陸財經專欄作家、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撰文指出,根據世界銀行數據顯示中國企業稅負沉重,2017年中國企業綜合稅負在189個國家中排名第12,其中社保費率排名第2。若在沒有費率調降措施的情況下,這些增加的企業成本將抑制經營和投資。

根據網友公佈其薪資所得(以北京為例),稅前薪資是10,000元,個人繳費(養老保險金8%、醫保2%、失業保險0.2%、住房公積金12%),再加上所得稅,繳納稅費佔比23%,稅後實領7,700元。

而企業在支付1萬元的薪資外,五險一金(養老保險19%、醫療保險10%、失業保險0.8%、工傷保險0.4%、生育保險0.8%,住房公積金12%)約佔薪資的43%、4,300元的成本。這波的費率調降,即指企業支付的養老保險費率由19%(有些省市是20%)調降為16%。

降稅減負、調降保費難解經營壓力

另有企業家透露,企業除了25%的企業所得稅和17%的增值稅,還有城建、土地使用稅、教育附加費、水資源費等,有人算過,「稅加費」零零種種的名目,最高竟多達70多種。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今年5月上路的調降社保費率,主要是想降低「五險一金」的企業負擔,目的在於刺激經濟。

他表示,因為中國企業外移、中國經濟衰退得非常嚴重,製造業指數一直在降低,採購經理人指數也在降,出口市場、經濟前景不妙,很多企業在抑制生產、很難營運,現在中共想通過對企業減負的方式來刺激經濟增長。

那麼這項被人社部視為對企業的減負成果,到底對民營企業有沒有幫助呢?大陸民營企業家文瑞對大紀元說,「沒甚麼幫助,因為保費的費率是降低了,但是將平均工資抬高,這平均工資是由國家統計局制定的,還是得繳那麼多。」

文瑞以當地為例,人均月工資5,000元,今年將平均工資提高到8,000,那麼要繳的保費就更多了。「所謂的平均工資,他們也沒有去查,都是由統計局規定的。」

一些民營企業因經營困難申請註銷。圖為2019年1月北京仲裁委員會出現的排隊人潮。(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一些民營企業因經營困難申請註銷。圖為2019年1月北京仲裁委員會出現的排隊人潮。(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不比國企可承接鐵公基項目 民營企業負擔太重就關門了

而中共國務院原訂2019年1月1日社保費用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的安排,在引發中小企業「註銷潮」後又宣佈暫緩,但西安、重慶兩地仍於今年3月、5月陸續出台此一政策,令企業擔憂這項安排會不會在全國範圍內捲土重來?

文瑞認為,未來是否會在全國普遍推廣還說不準,「現在經濟在衰退,如果要由稅務局強制徵收的話,那一分錢也跑不掉,可能很多私營企業就不幫員工買社會保險了,有些員工自己也不要,不想從基本工資裏扣除8%。那一些小企業、微型企業,如果感到負擔太重,就不做了、註銷了。」

文瑞無奈地說,「中共制定的法律是嚴刑峻罰,如果按照它制定的法律(稅收名目繳納)每個人可以去上吊了,根本經營不下去。它是先制定,再放寬一些,讓你(僱主)活得下去,一旦它(政府)想要拿錢的時候,就把這法律勒緊一點,讓你曉得厲害。」

文瑞說,中小企業本身做的是邊緣項目,不可能像國企一樣承接到鐵公基等大項目,本來就沒甚麼利潤可言。「那現在政府面臨兩難選擇,一方面因為經濟衰退,不得不對私營企業的稅務徵收放水,不然企業註銷會更多,失業會更多。」

中國冤民大同盟總幹事張兆林對大紀元說,養老金製度中最讓人民不滿的是「雙軌制」,過去公務員不用繳保險金,退休金卻拿得高,現在公務員也要繳養老保險,但退休金仍是企業退休人員的兩三倍。

「我們常有句話,有人問你『你退休前在哪裏幹?』,若是『國家公務員』,對方就說『那好』,如果說是『工廠企業』,大家就說『那小娘養的』,也就拿那麼一點微薄、溫補的養老金。」

受到40年獨生子女政策的影響,現有就業人口能繳納的保費有限。80後能不能領到養老金也成問題。(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受到40年獨生子女政策的影響,現有就業人口能繳納的保費有限。80後能不能領到養老金也成問題。(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不斷調降費率+老年化 政府財政難兜底

大陸的養老金費率也一再下調,再加上獨生子女政策帶來的年輕勞力下降,及老年人壽命延長的影響,今年4月,社科院報告指出,中國養老金到2028年就可能首次出現負數,到2035年會破產。

謝田表示,養老金一直處在很有問題狀態,入不敷出,被高級官員擅自挪用,貪污、投資失利等問題,不斷虧空,最後還是由中國老百姓埋單。

文瑞也預估,目前在財政還沒枯竭的情況下,可以通過財政轉移,從國庫轉移資金,來救養老金。若國家財政都發生危機,那退休養老金都領不下來了。

「現在政府的財政明顯不好了。」他在實際的生意往來中,發現政府在縮減開支、刪減一些項目,「在中國最容易生存的是政府,如果政府都不好過,民營企業會好過嗎?」

「原有的經濟模式不可持續,經濟衰退比政治矛盾的危機更大,再加上中美貿易戰的影響,現在是內外交迫。」文瑞說,現實中,他遇到一些做生意的,都做不下去了,高額債務的經濟模式不可持續,勞動人口減少,80後退休後領不領得到養老金都成問題。

共產黨只求自保 老百姓養老金恐成問題

張兆林說,「政府根本沒在管吧,反正我們這社會已經到了危險邊緣,國家的經濟已經都是『寅吃卯糧』。」「很多省市都成問題,那怎麼辦?老了,要活命,也只能出來抗議唄。」

謝田認為,中共政權恐怕也沒辦法做長遠打算,整個政權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七十年的大限、中美貿易戰這關怎麼過去?官員想的是如何保命、跳傘,做好準備,至於老百姓退休後,養老金夠不夠?能不能拿得到?應該也沒在通盤考慮了。

( 轉自《真相中國》周刊 2019.10月號/第12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