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戰火延燒至今,香港能否在大亂過後大治?英國留學返港、電影圈中浮浮沈沈十數載,不紅但心中有火的電影人何駿怡Leslie有話講。

亂後香港能否恢復秩序

「香港人有句話:有危就會有機。就是說處在危機當中也會有機會。」Leslie說,也許以前他的收入有一萬塊錢就過得很好,但如今賺三、四萬也未必過得好。他認為,錢的本質就是你賺的錢能換取多少東西,但以過去二十年的說法,很多香港人都以為是大陸人來港旅遊消費等,而令香港人賺了很多錢。

「是不是真的多賺了很多錢呢?其實不是。相對來講,租金、樓價、物價等不斷上漲。僅以餐費上漲為例,20年前一個午餐2、30元就能解決,現在就不行。」

他認為,在過去的時間裡,加薪的幅度與物價上漲不成正比。如果說「反送中」運動的發生,能導致大陸人不會因此蜂擁而至,因此香港少了金舖,物價、樓價亦因此降低,市民自己開一間小鋪就能夠自力更生,或者大家並不需要富裕的生活,而是真正能夠生活的環境。或者不是壞事。

「其實(大家)的需求很簡單,就是安居樂業。沒人喜歡出來搞事,沒人喜歡出來遊行,天氣又熱又曬,走到全身臭汗,那是你幸運。倒霉的話,或被人打到頭破血流,或被逮捕、被告暴動罪,好玩嗎?哪個不想在家舒舒服服享受冷氣? 」

他說,是政府逼迫大家走出來,因為所有權力在掌握在權貴手中,而這個政權已經不再為市民著想。

中共想對港人趕盡殺絕?

在Leslie的概念當中,催淚彈是驅趕人群,而不是殺人武器;子彈只能射向天空,而非對準人民的胸口;香港街頭不是戰場,示威群眾不是敵人,但在這場「反送中」運動中,卻讓他親眼見證了這一切,就在眼前發生。

「香港警察在做什麼?對著人的頭開槍!當你告訴我玩具槍一焦耳已經是一件殺人武器的時候,請問你們的布袋彈、橡膠子彈、甚至是催淚彈有多少焦耳呢?對著人射會死人的!」

他認為,中共政府最想做的就是把全香港人一次過殺掉,換一批愚民來扮香港人, 因為愚民聽話。愚民根本不會知道這個社會發生了什麼事。

中港合拍片之前景

「在我這一行,曾經很多人想進來做。現在也有,但是有跡象顯示很多台前幕後的人,在教會別人技術之後被人踢下來,因為中共政府或者上面的人,最本事的就是『用完即棄』。」

他說,當你有價值可被人利用時,會得到上邊的善待,但當人覺得你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就會被人拋棄。

總結香港電影圈過去三十年的運作方式,他認為,台前幕後都是同一班人,沒換過,也沒打算被換。「對我來說,一個行內人的選舉或者一個頒獎禮,在頒獎之前就能猜中80%結果的話,那個選舉或頒獎禮就是假的,絕對不是公平的選舉。」

籌拍一部香港人的電影

在過去的一年裡,Leslie一直為拍攝一個LIHKG三部曲的劇本而在籌措資金。事緣一年前,他在連登看過一個故事,之後腦中就產生了畫面,令他覺得很有香港特色。而因緣際會下,他認識了該作者,時下則成為其團隊的成員之一。

故事從60年代橫跨數十年,從砵蘭街的興衰起跌,描述過往人事變遷,影射當今社會,尤其主角,似目前的抗爭者。他決定將故事分三集推出,稱之為「三部曲」。

他說,目的是讓世人知道,年輕人在想什麼,做什麼。「如果能夠籌到款項,令影片拍成的話,為會把這部戲送給香港人,因為這一部是真真正正由香港人拍攝的給香港人看的電影。」

計畫電影以500萬港幣低成本製作三部曲,他笑言,「團隊訂立了十戒,藉此想找回香港人的尊嚴以及就業機會。因為台前幕後一定要是香港人。如果我有機會在馬來西亞拍戲,團隊也要全都是馬來西亞人,這就是我拍片的原則。」

Leslie中學時已負笈英國讀書,因熱愛電影,返港後在香港電影圈載浮載沉十數年,「如果真心想香港電影走出框框,不再背靠大陸,就需要很認真很認真的製作,才能面向世界。」他希望請專業演員而非素扮演角色,能把新的電影製作推進金馬、法國或者韓國。
但他坦言,惜目前因資金問題,連明星都請不到。但也不想請特定的明星,「因為在過去三十年,大家看的都是這些人,但這些人卻聲稱『青黃不接』,到底是青黃不接,還是你不讓人接替你?」

「有人提議,何不眾志成城去拍一部讓人刮目相看的電影?」他認為,「光復香港」,亦是光復各行各業。

目前,Leslie已將此三部曲的拍攝計畫放在眾籌平台,如果電影能拍得成,並賺回成本,他希望團隊能再接再厲,有資金繼續製作一些適合香港人看的電影。

無需任何老闆許可,自主自編自導自演,「也許最終我們的電影上不了戲院,但是總有辦法讓大家看到成品,亦希望香港人能夠用一百塊錢去支持真正的香港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