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周五(10月11日)報道說,2019年上半年,中國隱性的資本外逃量激增至歷史新高,表明中國居民正在藉助一些未經記錄的交易將資金轉移到海外,同時逃避中共嚴格的資本管制。

華盛頓國際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報告指,中國國際收支表中的「淨誤差與遺漏」項目被普遍視為隱形資本外逃的指標,在​​2019年前六個月升至創紀錄的1,310億美元,遠遠高於2015年和2016年同期平均800億美元的流出額。

最新數據顯示,中國資本外流的壓力在加劇。

IIF的中國研究負責人馬基尼(Gene Ma)在周四(10月10日)發表的報告中說:「居民資本繼續通過未經記錄的交易離開中國。」

他指出,儘管有記錄的居民資本外流為740億美元,是10年來最小紀錄,但「資本外逃的真實程度似乎被低估了」。

淨誤差和遺漏是國際收支核算中的一個項目,用於反映在其它地方無法解釋的流量。旅遊數據差異通常跟中國公民在海外購買房地產或購買人壽保險等、進行存錢活動有關。

彭博社衡量資本流動的一個指標顯示,中國2019年前七個月的資本流出約為2,260億美元,比2018年同期增長約19%。

儘管中國的隱性資本外逃量創歷史新高,IIF的馬基尼仍預計到2020年,中國的淨流量將保持相對平衡。因為他認為,從2020年開始,隨著中國被納入全球股票指數以及分階段納入全球債券指數,外國投資者的資金將繼續自動配送到中國市場。

但是美國政府已經意識到這一狀態,並在研究對策、限制部份美資進入中國。

阻止美資進入中國 特朗普政府正在討論

彭博社本周稍早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特朗普政府正在討論限制美國資金流入中國的可能,尤其針對美國政府退休基金投資中國的事宜。

2017年,美國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管理美國政府的主要退休儲蓄基金)做出一項決定,到2020年中期,政府退休金中的國際基金將跟自動按照明晟MSCI全球世界指數的比重配置資產,因該指數涵蓋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相當於向中國公司自動注入數十億美元的投資。

一些美國國會議員和非政府任職的對華鷹派在敦促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推翻這一決定,並希望必要時讓政府利用行政權來保護美國政府工作人員的養老金不受損失。他們稱,將錢投入那些侵犯人權、以及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危險的中國公司,將最終讓美國人受到傷害。

白宮內部傳閱備忘錄 覆蓋廣泛對華舉措

白宮內部目前正傳閱一份備忘錄,特朗普政府正在研究一系列行動,如果付諸實施,它們很可能成為下一步美中摩擦的新領域。

《紐約時報》周五(10月11日)報道說,備忘錄建議,讓中國企業及其員工為財務披露違規行為負刑事責任,擴大可以將知名中國企業在美國列入黑名單的標準,並禁止某些公共和私營退休基金以及大學的捐贈基金獲得某些來自中國的投資。

備忘錄還建議加深美台關係,以及一旦確定香港的自治權未受到中共尊重,中斷香港和中國大陸之間資本流動的可能性。

備忘錄還包括,提出國會立法、對中共在南海爭議海域開展的活動實施制裁,同時打擊中共出資在美國高校設立的孔子學院。

據悉,備忘錄由華盛頓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起草,他也是白宮的外部顧問。

白邦瑞本人沒有就他與白宮的會談予以置評,但他表示,其一直在為哈德遜研究所分析這樣的可能性,該研究所即將發表一份關於中國戰略的研究報告。

到目前為止,特朗普並未就此問題表態,只是對相關討論開路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