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再次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先生。班農談到了最近的NBA事件、香港的目前局勢、中美達成貿易協議的可能性及貿易戰的前景。

中美重啟貿易談判,班農認為,美國的態度不會變。但美國市場為何為中共黨企融資,支持中共的美國精英將會被追究責任。如今中美摩擦已擴展到多個領域,已有議員推出的《平等法案》要求在美上市的中企必須遵守美國規則。

班農說,港人幾個月的抗爭震驚了世界,香港抗議者的勇敢、勇氣和自律,以及中國共產黨的無能和殘暴、林鄭的不稱職,讓世界終於分清了中國人民和中共。而北京需要香港,如果動兵將是中共統治的終結。

以下是訪談錄:

接上文:專訪班農:港人勇猛抗爭 世界認清中共(上)

中美摩擦蔓延到其它領域

蕭茗:讓我們來談談中美貿易戰。現在它已蔓延到其它領域。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報道,白宮正在考慮阻止美國資本對中國企業的所有投資。您認為這可能嗎?

班農:嗯,我想讓他們多考慮考慮。我想實際上,他們說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他們(白宮)沒有(考慮阻止美國資本投資)。你知道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吧,他是我的一個非常親密的朋友,我很敬佩的一個人。有一天他出來說那都是CNN的假新聞,對吧?這是……白宮沒有人說他們正在這麼做。

現在另一份報告是,「嘿,他們實際上正在考慮」。我在你的節目中說過很多次,這是中國共產黨的經濟戰。中國共產黨對抗西方。它有許多不同的方面。貿易是其中的一個部份,也是我們最關注的事情之一。

中國代表團10月10日、11日(周四、周五)來華盛頓。還有其它一些方面的事情,貨幣方面,技術方面,資本市場方面。

美儲蓄戶為何為中共黨企融資

班農:有件事是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提出的,我是當前危險委員會創始人之一。我們向人們道出了一些他們不知道的事情:人們的儲蓄帳戶將為這些中共國防公司融資,我們的私人股本將為(中共)這些審查公司和防火牆公司提供資金。

中共的公司更容易進入我們的資本市場,而我們甚至不知道所有權在誰那兒。比如說,人們甚至不知道馬雲實際上擁有阿里巴巴的哪些部份。今天他是首席執行官,第二天他就下台了,對吧?你根本不知道誰擁有所有權。你根本不知道所有權的基本情況,帳目又是甚麼樣的。

在美國的資本市場上,這意味著美國的養老基金,那些可憐人的養老基金,他們的工廠和工作都被轉移到了中國。

基本上,他們的儲蓄和養老金就是(為這些中國公司)融資的來源。這有點像卡夫卡式的噩夢。這就是我們想要告訴人們的:這公平嗎?這對人們來說公平嗎?我們算甚麼?我們到底在做甚麼?

我們的養老基金和儲蓄帳戶之類的東西,在不知不覺中幫助中國共產黨繼續奴役中國人民。現在這一切都公開了。這就是為甚麼華爾街坐在那裏說:「哦,不不不不,你不能碰它。因為如果你動了它,所有這些中國公司的股本都將崩潰,這將傷害到養老基金。」

我想說的是,是你們把我們帶到這個地步上。讓我們把這一切全部透明化。讓我們實行全面的問責制。讓我們明白發生了甚麼。正如你所看到的,華爾街的人每天都在發瘋。

所以我不確定白宮是否已經簽署了這一項。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前幾天出來了,米奇在一些中國議題上表現得相當好,但他前幾天出來說,「嘿,在資本市場的這個領域……這將對美國的養老基金產生重大影響。也許我們應該慢下來。」

貿易戰僅是拉開經濟戰的序幕

班農:但這是下一個戰場(資本市場)。還有華為的技術,中興的技術,停止強迫技術轉讓問題,整個中共操縱貨幣的問題。現在在資本市場方面,這是貿易戰的更廣範圍,那就是正在上演的經濟戰。感謝上帝,我們終於可以討論這整個事情了。

兩三年前,這些都沒有被提及。如果你去看CNBC的網站,我最高興的是每天早上一半的新聞都是關於中國的不同問題。所以如果你去看《金融時報》,去看《華爾街日報》,去看CNBC……現在在美國,這是每個人都在談論的話題。

蕭茗:所以你的的意思是白宮對此尚未下定決心。你認為……

班農:我不代表白宮。但我想若你有讀過文章,這些文章根本沒有……我認為你不會看到……白宮方面……別忘了有一部份的責任在財政部身上。財政部與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目前絕對不支持這樣做。

我是指,對我來說,到目前為止,美國財政部是中美貿易戰中、中共與西方的對抗中最軟弱的政府部門。我認為他們至目前為止都太軟弱了。因此,不,我尚未聽到他們說出有如「嘿!這真是個好主意。我們剛把中共趕出美國的資本市場」。我目前尚未聽到諸如此類的話。

蕭茗:羅傑・羅賓遜(Roger Robinson,前列根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告訴我,他相信這將會比貿易戰更轟動。資本戰的影響將會比貿易戰更大。你同意嗎?

班農:是啊!我想貿易戰將……這一切都是整體經濟戰的表現。但我正好在思考的是科技、貨幣與資本市場這三方面戰爭的規模將會遠大於貿易戰。

貿易戰僅是拉開了序幕。但貿易戰是這場多維戰爭的其中一個面向。

支持中共的人將會被追究責任

班農:當你仔細觀察,你會問:中共怎麼能控制美國的權貴?其實中共沒做到,是美國的權貴與中共勾結,狼狽為奸。這在美國將會是一件相當有爭議的事。

支持中共的那些人將會被追究責任,他們為何要支持中共?尤其是現在所有的資訊都被公開了。我們知道了活摘器官。我們知道了維吾族。我們知道了中共對藏傳佛教徒和達賴喇嘛做了甚麼。

我們知道中共每天對法輪功學員做了甚麼。我們知道中共對天主教地下教會做了甚麼。我們知道樞機主教陳日君的事,知道監督團體的事,知道人權團體的事,這些都不是甚麼機密資訊。這些在網絡上都有。

那些NBA的總教頭真該到網絡上看看這些資訊。他們能夠上網獲取這些資訊。然而他們並不關心這些。對他們來說重要的是賣球衣、有500萬中國觀眾付費觀看網上直播。他們獲利巨大。這就是為甚麼賺錢比那些被迫害的中國人重要的多。

他們(火箭隊)道歉,好像他們是中國觀眾們的兄弟姊妹。我想大聲說,兄弟!這些大陸貧窮的人們正在受壓迫。就是中共奪走了這些人們的自由和權利。

《大紀元》報道日益關鍵

班農:我認為這些都是這場經濟戰的方方面面,人們最終會看到事情的全貌,並問「這些究竟是如何發生的?」對吧?並且我認為這是《大紀元時報》日益關鍵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你們一直以來都是在報道這些。

起初人們看到《大紀元》的內容時會說,「嘿,這些人瘋了吧?」或「這些人(受迫害的人們)真的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現在這成了我們這個時代的中心議題,並且這件事未來的發展,將決定世界能否走向和平、繁榮。

當然,也可能走向相反方向。這一切都圍繞著民主國家與中共極權專制政權之間的對抗,圍繞著西方世界的自由人民與被中共奴役的大陸人民之間的互動。

在美的中企應守則 西方在甦醒

蕭茗: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但我還是想再次確認。你認為美國必須往這方向走,發動資本市場的戰爭嗎?

班農:是的,我認為現在就得這麼做。我非常支持這個方式。我想所有的……我想我必須先說(關於共產黨),我們必須使中國企業遵守那些美國企業已經在遵守的規則。然而我們並沒有。

為甚麼呢?因為華爾街的那些人們正在賺錢,我們必須讓他們遵守相同的規則,相同的會計規則、相同的清單列舉規則、相同的責任履行規則。我們先讓中共…..別再說他們是甚麼發展中的國家。對吧?

先讓他們(中共)與其它國家遵守相同的規則。一旦這麼做了,你馬上就能夠看到他們前後的差距。因此我認為從貿易、科技、華為、資本市場、貨幣等各方面,他們(中共)本來就該被這麼對待。他們(中共)不是想要成為強權嗎?

我們這就開始將他們(中共)視為強權看待。一旦我們開始將他們視為強權對待,他們的一切就會開始崩塌。

並且就像我所說的,他們(中共)為甚麼需要網絡防火牆?為甚麼我們要支持這些?為甚麼企業……為甚麼我們的金融公司要這麼支持這些?我全面地思考這些事情……這些是大事情。

並不只有我這麼想。每天都有越來越多的人們甦醒,並談論美國到底發生了甚麼。因此我認為這個由西方社會展開的強大運動,人們在說,你知道的,我們在中國的兄弟姊妹正在被奴役、被虐待。為何在當今21世紀還有這種事情發生?

《平等法案》是拖了太久的折衷方式

蕭茗:聊聊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10月8日提出的《平等法案》(The Equitable Act)(如果中國公司不遵守美國證券法,則應將其從美國證券交易所摘牌)。我想這要求了在美國的企業,若他們無法提供過去三年經過審核通過的財務資訊,將會被美國除名。整整三年。你會覺得三年太長嗎?這將會產生多大的效應呢?

班農:我想我從第一天就開始說了。這是一個拖了太久的折衷的方式。我認為這些審核應該更加嚴格,且必須立即回溯至前三年。並且我認為這應該用更短的時間來完成。記得當你提到註銷在證交所的牌照及下市,這將是真正的崩潰,對嗎?

人們會感到嚴重不滿,他們會說:「噢,這些將大跌至零點的股票現在會影響到退休金。」我倒認為,「嘿,這就是他(這些股票)本來的面貌。」你知道的,我曾在高盛工作,在夏季做企業併購案之前擔任過公司財務一段時間。我曾在我的公司主持過數個新股發行的案子。

你知道,(我曾從事過)公開交易的證券工作。對我來說,這些信息應該是完全透明的,並且他們(中國在美上市公司)應該具有與西方公司完全相同的、同樣嚴格的審計。我認為魯比奧和他的團隊所做的非常聰明。 我認為他們已嘗試給予一些迴旋餘地。 甚至凱爾・巴斯(Kyle Bass,海曼資本管理公司首席信息長、對沖基金經理,曾成功預測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都說這裏有很大一筆,我認為這很公平。

我只是覺得這可能會花太多(時間)。我不認為這需要三年,我覺得應該少得多。我認為你(應該)在第一天就告訴人們:「嘿,這是必須要做的,您必須回去、確確實實做上幾年的審計,讓我們知道這些信息是甚麼。」

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可照相同標準要求中企

蕭茗:您覺得在這方面是否需要更多立法? 我的意思是,為了……

班農:應該用不到立法。 我們有證券交易委員會(SEC)。 我認為證券交易委員會(應該)不再發出豁免,對這些(中國在美上市)公司應該像對所有在這些交易所上的公司一樣。 我認為任何這種豁免都不應該有。 我不確定實際上是否需要做很多立法。

我最大的問題是SEC的主席傑・克萊頓(Jay Clayton),在所有人之上,(必須)只要開始依照相同的標準來要求這些中國公司。 這是可以採取的行政措施。

首先是H和A,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公司。我們對它一無所知,是吧? 它的真正的所有權歸誰?它們怎樣融資的?實際擁有者是誰?

在海南的中國人擁有這公司嗎?還是王岐山控制著的在紐約的那些個基金會控制著他們?誰控制他們?是不是?關於債券保險公司的問題太多了,所有這些問題都……還有華為。

美歐公司基本信息精確到小數點後第五位

班農:我們甚至不知道華為的持股是怎樣的。而有關美國和歐洲公司的所有這些基本的信息都精確到了小數點後第五位。

對我來說,這也應該適用於中共的這些公司。因此,這並不是把它們挑出來加以更嚴格地限制。實際上,這只是保證每個人都遵循相同的規則,我認為必須是這樣的。

華爾街已經在這方面有很大反彈,稱此舉將使這些公司陷於困境,他們的交易方式會有所不同,會對投資在這些公司的美國養老基金產生重大影響,它們可能會遭受損失,等等。

因此,魯比奧的提議沒有得到熱情的歡迎。我看他的提案沒幾個共同簽署人,所以不認為這個《公平法案》會在下周通過,因為它不會……

蕭茗:不會,它永遠都不會通過嗎?

班農:我不是說這法案永遠都不會過,而是說你的聽眾不要以為,只要聰明的人和像馬可・魯比奧參議員及其團隊這樣的敬業人士提出了這些建議,那些人就會說,「哦,這太棒了。為甚麼我們沒有想到呢?」然後努力去推動這個事。

還記得華爾街和公司裏的人大概都知道這是個騙局吧?這騙局是讓中共只必須提供儘可能少的信息,並創造最大的市值,以便他們的合作夥伴可以分紅。這就是大家(我們)支持民主法案的原因,魯比奧和周圍的其他參議員在說:「嘿,這必須停止。我們必須進入一個完全公開的制度」。這就是羅傑・羅賓遜(Roger Robinson)所說的。

而且你的聽眾應該關注他,應該,羅傑・羅賓遜和凱爾・巴斯每天在他們的Twitter上發言,發佈信息,不依不饒的。

當前危險委員會正在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我們非常重視整個資本市場和融資方面。這是因為迄今為止沒有人真正談論過這些。

蕭茗:您如何讓SEC承擔更多責任。 他們沒有表現,他們的藉口之一就是我們沒有足夠的力量。 我們正在嘗試使用AK 47擊落衛星。

班農:我不相信這個說法。 我認為他們有能力這樣做。他們只需採取行動。 他們必須回過頭來取消這些豁免,追溯之前所做的事情。

但是我認為,傑伊・克萊頓(Jay Clayton)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傑出負責人,只是他必須更加專注於這一領域。 我認為關注不夠的原因之一是公眾的意識不足。 這也反襯出羅傑・羅賓遜和凱爾・巴斯所做的事,是勇者所為。

而當前危險委員會,令我感到非常自豪的一件事是,現在你每次都能看到這種情況……我們正在考慮在華爾街舉行另一次會議或研討,我們今年春天在瑞吉酒店開了會,我們真讓每個人都注意到了這個問題。

前幾天我們在國會山的希爾斯代爾學院(Hillsdale College)的新校區開了一個會,我想我們還應該在再開一個會,因為這事需要不斷地往人腦子裏進,讓人們思考發生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