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運巨頭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China Cosco Shipping Corp. Ltd,簡稱「中遠海運」)因違規倒運伊朗石油,上個月遭到美國制裁,有報告指,下一個被制裁的目標可能是三大中國銀行——浦東、招商以及交行。

因制裁成為特朗普政府嚴格執法、施壓程序的一部份,對華投資風險早已超出貿易關稅的範疇。最近的一起制裁是,中共國有大型航運公司中遠集團(COSCO)因違反華盛頓對伊朗的禁運政策,於9月25日被美國財政部宣佈制裁。

在波士頓、洛杉磯等港口的集裝箱上,中遠(COSCO)的名字很常見。其實除中遠外,還有其它中國公司在坐「熱板凳」。

美國財政部9月25日宣佈將6家違法運送伊朗原油的中國公司列入黑名單。除中遠旗下的兩家海運子公司(大連中遠海運油品運輸有限公司,大連中遠海運油運船員船舶管理有限公司),還有香港崑崙船務有限公司(Kunlun Shipping Company Ltd)和崑崙控股有限公司(Kunlun Holding Company Ltd)。崑崙公司與中國國有的中石油(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CNPC)有關聯。

華盛頓認為,中國的崑崙銀行一直在為伊朗的石油運輸提供金融服務,這將給他們一個理由,可以在貿易戰之外懲罰中國。崑崙銀行否認用美元為伊朗石油運輸提供融資。

《福布斯》(Forbes)專欄作家肯尼斯・雷普拉(Kenneth Rapoza)日前撰文分析說,美國未來可能會制裁跟中石油相關的實體。雖然此舉對中國宏觀經濟的直接影響可能有限,但隨著市場越加評估其它問題也可能引發制裁的可能,那麼外國的對華投資情緒將進一步惡化。

「我想到兩個制裁:因在西部新疆涉及侵犯維吾爾族穆斯林的人權,可能導致(美國)對監控技術公司海康威視的制裁;美國國會可能將香港抗議活動視為人權問題處理,從而可能導致美國對中國的終極威脅——取消美國給予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他寫道。

智囊:中國三家銀行成美潛在制裁目標

智囊「經濟學家信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EIU)的分析師在9月30日發出的報告中列舉了幾個可能遭到美方制裁的中國實體名單——上海浦東發展銀行(SPDB)、招商銀行和交通銀行都是潛在目標。

美國聯邦上訴法庭7月底維持地方法院的裁定,認為這3家中國銀行藐視法庭,拒絕遵守有關違反北韓制裁調查的傳票。

華盛頓特區首席聯邦地區法官貝里・豪厄爾(Beryl Howell)在5月的最早裁決指,這幾家銀行不願配合美國調查單位的要求,拒絕交出涉嫌違反北韓制裁進行數以千萬美元計資金往來的記錄,構成藐視法庭罪。

這三家銀行表示,中國(中共)政府下令它們不得合作和提供記錄。中共的政策是,將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交易的中國公司的審計都歸類為「國家機密」。

《華盛頓郵報》報道說,美國法院的最新裁決是對這3家中國銀行的「金融死刑」,比如:藐視法庭罪可能讓浦發銀行面臨失去美元交易准入的風險。該行沒有美國分支機構,但在美國擁有帳戶以處理美元交易。

路透社也指出,上訴法庭的裁定至少可能讓這些銀行面臨支付逐日計算的高額罰款。最早的地方法官裁決,要對這三家銀行各自處以每天5萬美元的罰款。

經濟學家信息社的分析師認為,美國當局可能會以不合規為由,切斷上訴一家或多家銀行通過美國金融系統獲得美元的渠道。

包括浦發銀行在內的這三家銀行在中國大陸的敞口都很大,大多數交易都以人民幣進行。失去進入美國金融市場的機會無疑會對受影響的銀行造成破壞,哪怕這些銀行的主要市場仍在國內。

至少美國制裁對中國銀行的境外業務會影響甚大,但凡使用美元交易的全球公司,都必須停止與受制裁的實體進行業務往來,也就是說,中國銀行受制裁即意味著他們與國際同行之間的聯繫將被切斷,因為沒有哪家國際銀行或公司願意鋌而走險、承擔被美國政府連帶懲罰的風險——通常罰款會高達數十億美元。

國會可能盯上侵犯人權的中企

同樣地,美國國會可能會對侵犯人權的中國公司施加同樣的壓力。

如本周一,美國商務部已經將中共新疆公安廳及其19個下屬縣市公安局、及包括影片監控公司海康威視在內的8家中國高科技企業,加入貿易黑名單。美國商務部表示,這些新列入黑名單的實體在中國(中共)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群體進行的鎮壓、大規模任意拘留和使用高科技手段監控行動中,涉及侵犯和踐踏人權的行為。

當然,北京將對這些損害美元流入的強硬制裁作出回應,比如:搶佔話語權反過來指責美國侵犯人權以及「橫蠻」的長臂政策。到目前為止,北京已經威脅要公佈一份它擬定的美國公司黑名單。

EIU的貿易分析師尼克・馬羅(Nick Marro)表示,貿易戰正從商品關稅加速轉移到關稅之外的領域,包括技術、金融、投資和國家安全政策。

「這些領域將對全球貿易體系更具破壞性。」馬羅寫道,「若雙方從貿易戰轉到金融戰,尤其是進入以美元計價的金融體系方面,美方相對於中方具有相當不對稱的優勢。」

馬羅預測,美國接下來將祭出有針對性的制裁、或跟伊朗問題聯在一起,這標識著中美進入貿易戰的下一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