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是中共建政日,但或許少有人知的是這一天也是紐倫堡審訊對納粹黨領袖宣判的日子。

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Nuremberg Trials,也稱歐洲國際軍事法庭),是根據國際法和二戰後的戰爭法舉行的一系列軍事法庭。它被英國參與審判的法官之一諾曼伯基特描述為「歷史上最偉大的審判」。

審判背景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戰勝國討論如何處置納粹戰犯。得到美國總統杜魯門支持的美國前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紐倫堡法庭美國主檢察官羅伯特‧傑克遜(Robert Jackson)認為,建立一個「以法律為基礎的世界秩序」非常重要。他主張進行一次公開、公平、公正的審判。

事實上,當時很多人並不理解為何要進行審判,因為法西斯分子犯下了罄竹難書的罪行已是不容置疑,對他們處以任何刑罰都不過份,何必要如此大費周折?英國政府也曾是這一論點的支持者。英國首相邱吉爾曾對紐倫堡審判能否取得預期效果表示懷疑,他的建議是「那些落網的納粹分子無需移交更高一級權力機構,應全部予以槍決。」

另一方面,支持進行審判的美國國務卿、國防部長、司法部長等人向羅斯福總統建議道:「我們認為,公正、有效地解決問題的方式在於使用法律手段。在審判之後,宣告這些罪犯有罪,才能進一步最大限度地贏得我們這個時代的公眾的支持,並且贏得歷史的尊重。除此而外,使用這種法律手段,將使全人類在未來的歲月裏,能獲取研究納粹罪行與犯罪程度的真實記錄。……要通過國際軍事委員會,或是由聯合國中的相關國家首腦制訂的現行協議而組成的軍事法庭,對這些要犯進行審理。……這樣的法庭,可以由四強指定的人員來組成,這四強即英、美、法和蘇聯,當然,其它同盟國也可指定人員參與。」

一些法學家也認為,儘管納粹德國被打敗,但納粹的精神遺毒仍隱藏在一些德國民眾的內心深處,甚至一些普通的德國士兵也認為自己參加戰爭不過是履行著軍人的職責並不是犯罪行為。一部份德國人對於納粹的罪行根本並不了解。只有公開、公正的審判,才能揭開歷史真相,讓德國人進行深刻的反思,並徹底摧毀納粹思想在德國的生存之基。

這場審判中一切的法律基礎、起訴依據、罪名等都需從零開始構建。審判首先遇到的一個重大難題便是法律體系的不同。英美採用判例法系,而法國與蘇聯以及包括德國在內的大多數歐陸國家則採用成文法系。究竟是應該按照英美法系,由檢察官來負責收集證據,還是應該按照大陸法系,由一個獨立工作組來收集證據供控辯雙方使用?法官應該有多大的權力?庭審的辯論流程又應該參考哪個法系?

1945年8月8日,在經過為期6周的談判後,美蘇英法最終達成共識簽署了《倫敦協定》(又稱《關於控訴和懲罰歐洲軸心國主要戰犯的協定》),並通過了《國際軍事法庭憲章》規定了軍事法庭的審判流程,為日後的紐倫堡審判奠定了法律基礎。

同盟國以四項罪名起訴22名納粹戰犯:反和平密謀罪——指違反多項國際法,參與計劃和發動侵略戰爭;侵略計劃及實行罪;戰爭罪——指違反國際戰爭法規;反人類罪——指「在戰爭發生前或戰爭期間,對任何平民之謀殺、滅絕、奴役、驅逐及其它非人道行為;或基於任何政治、種族或宗教原因,為執行或關涉本法庭管轄範圍內之任何罪行而從事的迫害行為,無論此行為是否違反行為地之國內法律」。

為了留下納粹罪行與犯罪程度的真實記錄,贏取公眾的支持及歷史的尊重,1945年到1949年間,來自美英蘇法的法官在德國紐倫堡對納粹戰犯和相關組織進行了12次公開大審判。之所以選擇紐倫堡,是因為1935年納粹就是在那裏舉行了以「血統和種族」為中心議題的「自由的黨代表大會」,並通過了臭名昭著的《紐倫堡法》,剝奪了猶太人的德國公民身份及政治權力,從而拉開了對猶太人迫害的序幕。

1945年10月6日,國際軍事法庭(IMT)的四名首席檢查官提交了對24名首要納粹官員的起訴書。

第一輪審判——也是紐倫堡12輪審判中最為人所知的國際軍事法庭前的主要戰犯審判經過216次開庭後,於1946年10月結束。1946年10月1日紐倫堡國際戰犯法庭對22名被告宣佈判決:12人處以死刑,3人終身監禁,4人被判10至20年有期徒刑,3人無罪釋放。德國政治領袖集團、秘密警察、保安勤務處、黨衛隊等被定性為犯罪組織。與此次大審判相關的文件多達2630份,除了270名旁聽者外,還對整個審判過程進行了錄音,錄音帶長達27,000米,有聲唱片7000多張。

審判中的難點在於,以合法手段對抗納粹主義很難奏效。由於法律上的空白,很多納粹被告在法庭陳述中試圖淡化自己的罪行,並且把全部責任推到希特拉身上。但是隨著審判的深入,在大屠殺倖存者的證詞下,昔日的納粹分子無法繼續狡辯。

在當時的審判過程中法庭以德國納粹政府的官方文件為主要犯罪依據,與此同時十九個調查組採訪證人,走訪暴行現場以建立案卷。為了避免檢控過於依賴後人可能認為存在偏見的個人證詞,檢方將數千份德國人自己撰寫的文檔作為檢控的依據。這些文檔被翻譯成法庭使用的四種官方語言,對其意義進行分析,並複製分發給辯護律師和其他參與審判的人員。檢方還通過器物、圖標和納粹攝影師在集中營中拍攝的照片提供了其它證據。

紐倫堡審判現場的證詞為以後世人了解大屠殺奠定了基礎,這些證詞內容涉及到有關奧斯威辛集中營的細節,有關流動屠殺分隊所犯下的暴行,還有華沙隔都的毀滅以及最初統計的約六百萬猶太人遇害的數字。

漢斯‧法郎克曾擔任波蘭佔領區的總督,第五個被執行絞刑。他曾說:「我把這次審判視作上帝的意志,是對希特拉治下可怕的苦難時代的審判和終結。」獲刑20年的軍備及戰時生產部長阿爾伯特‧斯佩爾說:「紐倫堡審判是必須的。對於這樣可怕的罪行,即使在一個獨裁政權統治下,每個人都有責任。」

後世影響

紐倫堡審判開庭時間距離二戰結束僅六個月,當時納粹政權雖然已經瓦解,但民眾並沒有從數十年的納粹洗腦宣傳中醒過來。審判中法庭展示的證據、法庭辯論的內容和判決過程中挖掘出的真相震驚了全世界。通過媒體,德國民眾知曉了大審判的全過程,才發現自己的民族罪孽深重,民眾從納粹謊言中驚醒,由此開始深刻反思二戰罪行。這場審判,為日後德國徹底清除納粹思想奠下了堅實的基礎。

紐倫堡審判是世界歷史上第一次對發動世界大戰的戰犯進行公開審判,第一次由一個跨國的法庭以法律的名義給戰爭的密謀者、組織者、執行者以公開的、公正的審判;其規模之大、時間之長、動用人力物力之多、影響之大都是空前的。審判拓展並豐富了國際法的內容,對維護戰後世界和平與國際秩序產生了正面影響。同時審判的成功實踐表明,人類可以克服暴力復仇的衝動,把國際正義通過法律途徑表現出來。

紐倫堡大審判是人類文明史上的一個里程碑,不僅因為參與審判的法官、公訴人和辯護律師共同捍衛了法律的尊嚴,將審判建立在令人信服的事實基礎之上;不僅因為它開創了國際立法的新紀元,作為國際刑法史第一案永載史冊;更因為它在良知層面建立了一個道德標準:當法律乃至命令和良知衝突的時候,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不能以命令和法律為個人的罪惡開脫。它令各國政府達成共識:任何人都不能以服從命令為藉口而突破道德倫理界限。

這場世紀審判跨越了一個國家和民族的立場,它啟迪全人類從新審視對道德、理性和正義等普世價值觀的定義。

歷史重演

二次大戰期間,納粹殘殺了600萬猶太人、數十萬吉卜賽人,還有110萬被放逐者死於集中營。這不包括因希特拉發動戰爭造成的巨大數字的人員傷亡。1949年最後一輪紐倫堡後續審判宣判不久後,中共正式建政。70年間,本有著五千年燦爛文明的國度在中共治下發生了甚麼?

中共利用國家權力和政府機制,以階級鬥爭為綱領,實行階級滅絕;以暴力革命作工具,實行恐怖統治。它肆意屠戮,瘋狂殺人,鎮壓共產主義之外的一切信仰,用階級鬥爭理論和暴力革命學說,不斷消滅異己份子。

自1949年來,它利用「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工商改造、「取締會道門」、「鎮壓宗教」、「大饑荒」、「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迫害「法輪功」等各種政治運動,造成了八千萬中國人非自然死亡,犯下了漠視生命、濫殺無辜、群體滅絕的重大罪行。

1959年,中共鎮壓西藏造成8萬多人死傷,達賴喇嘛流亡至印度。據統計,從1949中共開始入侵西藏直到文革結束後的1979年,中共的統治總共造成全西藏(包括西藏自治區及其它省份藏區)內120萬人死亡,約佔西藏600萬人口的20%,以及6000多座寺院的毀滅,對西藏文化造成了難以彌補的浩劫。

1989年6月,中共出動坦克、裝甲車、衝鋒鎗鎮壓要求中共反貪污、實行民主的手無寸鐵的愛國學生,殘暴手段震驚世界。美國白宮解密文件顯示,六四期間,死傷民眾高達4萬人,其中約有10,454人死亡。

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同時甚至開始活摘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器官,犯下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至今仍未停止。

2009年,新疆烏魯木齊發生「七五事件」。當地政府部門有意縱容鬥毆,致使2名維族人被打死。維吾爾人開始反抗中共的遊行示威活動,中共出動軍警鎮壓,和平示威變成血腥屠殺。據官方說法,七五事件造成近200人死亡、1700多人受傷。這是中共在1989年六四屠殺後第二次軍警大規模開槍鎮壓示威群眾。從此新疆陷於戒嚴與半戒嚴狀態,發展至今中共把上百萬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

2019年,香港反送中,在全世界注視之下,沒有直接動用坦克鎮壓學生民眾,但借黑警之手濫權施暴對香港民眾犯下的種種令人髮指的惡行已經與屠殺沒有多少距離了。如今甚至實施《禁蒙面法》。

中共建政70年來,實行國家恐怖主義,試圖以國家利益之名將其罪行「合法化」,殺戮無數。與此同時,出賣國土,還通過系統的黨文化洗腦,破壞中國文化,摧毀傳統道德;對內鐵腕維穩的同時對外利用各種手段有步驟地進行滲透,企圖顛覆西方自由社會。現實已經表明,紅色的謊言、仇恨和恐怖已經延伸到了非共產黨執政的民主國家,邪惡程度遠遠超越了納粹的大屠殺所能及。

今年10月1日,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發表聲明,指中共的行為不僅是十幾億中國人的悲劇根源,也在對周圍的國家構成威脅。

但歷史明鑑,善惡有報。正義會遲到,卻不會缺席。如今,世界對中共審判的序幕已經被拉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