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啟動《緊急法》禁止市民蒙面後,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美國金融巨頭日前警告,香港經濟面臨嚴重衰退,預計會有大量資金外逃。香港金融界人士表示,業界最害怕的三件事,將是影響香港經濟存亡的關鍵。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進入第4個月,香港股市頻頻下跌反映出一些人正在將資金轉移到海外。瑞穗銀行(Mizuho Bank)首席亞洲外匯策略師Ken Cheung表示,不論港元和美元各自的利率水平如何,港元兌美元的轉弱,就是令人擔憂的資本外流跡象。

據彭博社報道,美國知名對沖基金大鱷、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創辦人巴斯(Kyle Bass)日前在阿姆斯特丹一個會議上指出,香港經濟面臨嚴重衰退,外匯儲備將在9月和10月惡化,預計未來12個月至18個月,會有大量資金外逃。

高盛分析師近期的報告顯示,今年6月到8月,約有高達40億美元存款從香港流入新加坡。報告還指出,「有關香港資金流出的現象將繼續活躍,而9月份及之後的數據至關重要。」

新加坡顧問公司Future Moves行政總裁Devadas Krishnadas則表示,香港一些富人和大型公司等客戶,正把私人財產和投資資金撤離香港。

從事銀行業30多年的香港資深銀行家、浸會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稱,香港富人們已經加快了轉移資產的步伐,因為人們的信心已經喪失。

「我的銀行界朋友已經和我說,從6月9日遊行,到6月16日遊行,(香港富豪)他們已經走了100億美金了。」他說,香港有錢人開始害怕了,害怕中共玩花樣,更害怕中共秋後算賬。

香港金融界人士認為,對於香港而言,自由不是縹緲的口號,而是經濟存亡的關鍵。目前,業界都在擔憂,港府推出《禁蒙面法》後,下一步會是甚麼?《聯合報》報道稱,令香港金融界最害怕的是三件事。

第一,香港政府會不會管制通訊、資訊傳遞和媒體報道的自由?

「金融市場在意的是資訊流通自由,你會讓我看不到我該要看到的東西,那我怎麼因應局勢佈局?」避險基金經理人說。

第二,會不會調查香港政府定義中的「犯罪戶口」,凍結特定人員或機構的戶口和資產?

「下一步這樣做,就是重大的訊號,」該經理人表示,凍結戶口和資產,要有正當的理由,「如果不是運用反恐、反洗錢的通則,就是做政治上的打擊。」這會導致人人自危。

第三,也是令金融界最害怕的,就是會不會管制資本進出?

「資金那時會提前奔逃,香港後續就十分令人擔心了,」有香港金融界高層認為,目前局勢看不出官民和解機會,有可能最終走至這一步。

避險基金經理人稱,香港不像中國大陸或台灣,香港沒有資本管制,沒有「投審會」,資金移動便捷,要匯到新加坡同名帳戶,「咻的一聲,馬上就走了。」

這是為何香港能成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僅次紐約、倫敦。唯一能與香港比肩的,只有同樣沒有資本管制的新加坡。

一旦港府開始管制資本進出,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就岌岌可危了。「我們還可以是金融中心嗎?」香港議員朱凱迪曾對此表示擔憂。

目前,香港的抗爭運動沒有快速完結的跡象。《禁蒙面法》10月5日開始實施後,香港18區爆發抗議活動,「香港人,反抗!」的口號已替代「香港人,加油!」

香港金融界擔憂,香港最寶貴的自由,或將逐步淪喪,香港經濟前景將更加惡劣。某大型台資銀行香港分行行長認為,下半年的香港經濟增長,肯定陷入衰退。目前,香港第2季經濟增長率為0.5%,今年恐將零成長。

「香港國際金融地位會下降,中國經濟也會更虛,這樣下去,連中國房地產搞不好會再跌五成,」曾任職香港大型銀行的台灣金融高層表示。#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