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4個多月,近期抗爭者遭遇更血腥的鎮壓。一名香港大學生致信港人說,香港已到了最後的關頭,與極權相搏的這場戰鬥,一輸一退縮,港人將一無所有,黎明不會從天而降,自己的香港自己救。

以下是《致親愛的香港人》原文:

致親愛的香港人:

我是一個寂寂無名的大學生,一心打算讀好大學,至於將來的事就將來才算吧!誰也沒有想到,一場驚天的政治風暴會這樣橫空而降,在二零一九年震盪人心。

其實哀歌的前奏一早已經奏起……30年前的八九民運,是一代香港人的政治啟蒙,只是我們想得不夠長遠,沒有想到我們有一天也要如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一樣被同一個殺人政權碾壓,我們醒得太遲……

2003年,50萬人上街反對廿三條立法,沒有言論自由的世界差半點就臨到香港……5年前,我們經驗不足,96天的佔領運動並未能為我們帶來民主,而是黯然落幕……

2016年,本土勇武嶄露頭角,卻在謾罵聲中獨自承受牢獄之災,到今天我們才姍姍來遲,發現天琦實在比我們走得太前了……

過去兩三年,一個又一個議員被取消資格,大眾卻依然視若無睹,把炭火堆在受害人的頭上,恥笑梁游的行為,沒有想過,今天我們要面對如斯處境……

其實前人跟我們毫無差別,我們都是面對同一個極權政府,30年前的坦克車和今日的警車本質上沒有分別,其實終有一天我們都要背水一戰,只是沒有想過來得這樣早。

面對難以承受的衝擊,人會選擇否定、逃避、轉移視線,我們不斷告訴自己香港並不是那麼差,很想香港儘快一切恢復正常,很想逃離這個恐怖的生活。

然而我還是要很殘酷地告訴你,香港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與極權相搏的這場戰鬥,我們一輸一退縮,我們就會一無所有。

6月之時,我們只想速速讓政府撤回條例,沒有想過會換來暴力鎮壓。連場的警察濫暴、毆打,讓我們都受傷了,畫面上那些一臉稚氣的年輕人血流披面,為香港押上了他們的所有。

甚至我們笑言朱經緯實在生不逢事,因為如果他活在2019年的警隊,不論他犯甚麼法,如何濫用私刑,他都不需要面對任何後果。

我們必須要承認、接受極權已經臨到這個事實,法制已經全面崩潰,只要穿上綠色防暴衣就是全香港最高的特權階級,反之年輕、黑衣就是原罪。

尤其當真槍實彈射入那位中五學生的胸口,恐懼真的席捲而來,很多人很擔心很擔心六四會重臨香港。當這個極權政府動用緊急法隨意訂立禁蒙面惡法時,我們知道香港真的真的無路可退。

香港已經進入宵禁狀態,超市、商店、商場隨時關門,交通中斷,警察隨意到處搜捕市民,連街坊也隨時被控非法集結。香港已經沒有回頭路,直至極權政府倒台,民主自由臨到香港。

可幸的是在最黑暗之時才可以見到最微弱的光,我們以為人情味早已在紙醉金迷的香港裏消失得無影無蹤,卻在這場運動之中,在極權面前,不同的階層、不同的背景、不同的世代卻在高牆面前連成了一線,因為我們都有一個共同身份:我們都是香港人,我們都是高牆面前的雞蛋。

正正因為我們都微不足道,我們才需要群眾的力量。我從來未見過香港可以如此齊心,如此美麗,如此動人。

而我們最欠缺的是一顆勇武的心……勇武不是一個群體的統稱,勇武是一種質素,勇武是願意不惜一切,願意犧牲自己的心態。勇武是在暴力面前,願意保護後方,願意殿後,抱著必死的決心,犧牲他的前途、他的所有。

很多人說,勇武手足買少見少,拉一個少一個,所以要保存實力,其實我們卻不期然把所有責任都推到他們身上,我們覺得站在前線太危險,所以將所有責任交付給前線勇武。

我們覺得罷工風險太大,所以要勇武冒著被捕風險堵路和破壞黨鐵,讓我們可以安心被罷工。我們要推到這個獨裁政體,唯一希望是每個人都成為勇武,每個人都有這個覺悟可以為他人犧牲自己,我們才可以看見出路。

再次重申,不是要叫每個人都成為前線勇武,你絕對可以繼續用和理非方法抗爭但前提是:你是否有一個勇武的心?

我已經決定無限期罷課直至我們取得勝利,我不知道這場抗爭要延續多久,甚至可能最後我要輟學,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們同心,仍然可以看見曙光。

要光復香港,我們不可能靜待黎明的到來,因為黎明不會從天而降,真正的黎明,是我們手上的點點燭光可以凝聚,甚至照亮天際,這才是我們的黎明。

自己香港自己救,我們不可以再假手於人。要三罷的,不是等人號召,是每一個人都成為行動的個體,主動籌備工會,主動商討,主動籌備罷工。

要罷課的,不是等人聚集,不是觀望,而是主動參與,主動策劃,盼望我們的力量可以癱瘓社會,撼動政權。

沒有大台之時,我們發現欠缺一個具號召力的平台聚集人群的行動,其實真正的沒大台就是挑戰我們每個人有沒有成為大台的決心,既隱身於人群之中,卻勇於隨時發表意見,隨時成為帶領者,隨時為人擔起重擔,隨時為人犧牲自己。你有這個覺悟嗎?

如果你看到這裏,感謝你的耐心,我希望你可以把文章轉發,我真的希望人人勇武,人人自救。

願榮光,歸香港。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香港人,反抗。#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