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頻傳學生舉報老師言行,以致老師被處分。舉報者是官方任命的學生信息員。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趙士林說,這是教育界奇恥大辱,如果有學生不尊重老師,對老師政治誹謗和政治告密,就絕對不能享受他出資設立的獎學金。

被學生舉報 孫悟湖被封號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10月4日,中央民族大學哲學與宗教學院副院長孫悟湖在微信群中轉發一些資訊,被群裏自己教過的學生舉報,最後他被封號,並被踢出學院的群組。

網傳的畫面顯示,當時有學生在微信群裏質疑,孫悟湖是一名藏傳佛教的研究者,「怎麼對政治如此感興趣了」,希望他「不要在不合時宜的地方說不合時宜的話……不要給群主和群帶來麻煩」,還建議學弟妹「不要當憤青」,轉發這些東西「對於你們的未來毫無益處」。

而當時孫悟湖在群組裏表示,自己就是在擔當道義,對於學生的反應感到「目瞪口呆」。

退休教授:對告密學生不發自己出資設立的獎學金

10月7日,中央民族大學哲學與宗教學院退休教授趙士林發表聲明說,自己幾年前出資數十萬元設立了「士林獎學金」,想要幫助品學兼優的貧困學生,但是最近學院發生了學生訓斥老師、攻擊老師的惡性事件。

「聯想到很長時間以來,有學生對老師進行政治誹謗和政治告密,攻擊改革開放,宣揚極左主義。這是教育的奇恥大辱,是教育的最大失敗。」他說。

他因此特別鄭重聲明,希望校方和院方能夠監督,凡是不尊重老師、甚至對老師進行政治誹謗和政治告密的學生,或是攻擊改革開放、宣揚極左主義的學生,都不能享受「士林獎學金」。

當局指使學生監視老師

大陸學生舉報老師在中國大陸已成風。例如,今年4月,清華大學副教授呂嘉被學生舉報「反黨違憲」,3月,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因課堂言論被學生舉報,而遭撤銷教師資格並做降級處理。

此外,還有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北京建築大學副教授許傳青、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因學生舉報其課堂言論,分別受到解聘、行政記過和撤職等處分。

中國大學招募學生做信息員監視老師,是中共的政策。武漢科技大學官網去年10月曾透露,該校的「學生教學信息員管理辦法」上說,學生教學信息員職責包括:廣泛收集教學和教學管理訊息並整理、及時反映學生對任課教師的教學態度和內容等方面的意見和建議。信息員每兩周填寫一次教學信息回饋表。

信息員任期一年,由學校統一聘任和發放聘書,任期屆滿自動解聘。此外,學校會根據信息員的工作情況,按學期發放一定報酬,並規定校方對於提供訊息的學生負有保密責任。

信息員成中共特務部門監視師生工具

對此,旅美中國人權活動人士劉青指出,學生信息員實際上就是中共特務部門用來監視教師和其他學生的工具,「據網上揭露出來的資料,這些信息員是跟特務組織有聯繫的。(他們的活動)甚至超出了學校的控制範圍」。

前重慶師範大學商貿學院副教授譚松在網上發文說,中國各大學的信息員讓人「望而生畏」,因為他們就像是埋伏在學校裏的特務,不僅監視教師,還針對性地告密。

文章說,中國大學教師已到了無路可逃的地步,因為頭頂上是監視他們一舉一動的錄影機,講台下則是被稱為學生信息員的「地下工作者」。

南昌學者吳巧英對自由亞洲說,一黨執政的話,永遠都是這樣輪迴,癥結永遠都解不開。所以路線鬥爭、階級鬥爭永遠沒完沒了的,就像胡適說的,民主不是多少的問題,是有和沒有的問題。

支持趙教授的網民「跑2019」寫道,現在大學老師尤其是政治歷史都不敢講甚麼,只能讀課本,不知道是誰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