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載朱元璋要賜死功臣李善長,太子朱標勸諫說:「誅殺的人太多太濫,恐怕有傷和氣。」皇帝當下無言。次日再叫太子到來,將一枝長滿尖刺的荊杖掉在地上,叫太子拾起,朱標面有難色,朱元璋便笑說:「你認為荊杖有刺,怕傷手,若把荊刺去除,就不必擔憂。誅戮功臣,去除荊刺,難道你不明我的用意?」這就是歷史上「棘杖之喻」的來源。

然而對於一個飽讀詩書的儒生王子,對此卻大不以為然,反而勸諫説:「上有堯舜之君,下有堯舜之民!」氣得朱元璋想把他即時殺掉。而歷史的進程,一位「孝友仁慈,出於至性」的儒生王子,到最後卻抑鬱而終,英年早逝!如果這位王子有幸天假以年,繼承皇統,有明一代,會否是一個黑暗皇朝?

看了這段歷史,令人感慨萬千,特別是那兩句「上有堯舜之君,下有堯舜之民!」香港人一向奉公守法,刻苦耐勞,既有國際視野,又善於適應環境,是第一流「最最」容易管治的世界公民。而現在卻因為愚蠢的修例風波,既不懂審時度世,再加上無能誤判的應變處理,使本地優良公民,一變而成為建制所稱的暴民。是甚麼令香港市民在短短數月有如此巨變?是惡毒婦人還是陰險政棍?

如果特區是一間私營公司,領導班子在幾個月對公司做成如此嚴重的損害,出錢的老闆不知會對這間分公司的CEO作何處置?可惜員工和顧客都很無奈,但管理層卻很幸運,要感恩仁慈的區域機構,有歷史遺留下來豐厚堅實的「鐵飯碗」傳統,即使聲稱有「問責制」,哪管錯漏百出,問題叢生,人望低下,進退失據,明明你我都不想他們服務,可他們卻硬要為大家服務,不要面子,毫無廉恥,更忘記早已和主流民意不同,仍戀棧不去。難道「上有慈禧婦人,下有義和拳民。」是今天可悲的歷史循環?

當然,法治社會,文明公民,怎會忍受如此狀況?但現在一法剛去,另法又生。警察拘捕的人也「太多太濫」,暴力私刑更「不怕傷和氣」!年紀輕輕的少女或小孩,也像極度重犯般帶上鐵鍊枷鎖,飽受驚嚇折磨,沒有荊棘尖刺的嫩芽花朵,也要飽受無情的誅戮剷平,這又是何種「用意」?一個人,如果稍有儒家的惻隱之心,見到這些年少無知的小朋友面對將來的刑責,也會為他們擔心發愁。但卻有些畜形object,不怕犯孽報應有天收,誤以為上有支持之君,便下可作惡害人,但「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歷史會不斷重複,報應亦總會到來!有香港一代,管治黑暗,相信其中一因,是由「誅殺太多太濫,有傷和氣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