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4日,特首林鄭月娥引用《緊急法》直接宣布實施《禁蒙面法》,5日,中共政法委微信公眾號發文,以「打掉僥倖心理」等10條理由力挺《禁蒙面法》,在香港問題上,一直隱藏於幕後操控政法委急不可待地跳竄到前台。 

港府啟動《緊急法》一刻,「一國兩制」承諾也應聲被扔進垃圾桶,香港人與中共的真正對戰由此開始。對香港人來說,未來不可避免地與政法委,這一集邪惡基因於一身的中共組織短兵相接,肉搏廝殺。

不過對於大多數香港人來說,政法委是個什麼樣組織?具什麼力量和手段?或許還只是停留在一般文字概念上認識。「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充分了解政法委陰險與邪惡手段,在未來對戰中,會避免諸多不必要犧牲和損害。
 
「政法委」全稱叫「政治法律委員會」,1949年中共竊奪政權後,就成立了這個組織,負責操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署、司法部和法制委員會四個部,後來公安部又納入這個系統。它早期是國家行政名義的一個機構,後來納入中共黨委系統的組織,隨後還與紀委共同指揮政府監察部門(即中共黨務部門指揮政府部門)。
 
以黨干涉政 破壞司法獨立

到了江澤民時代,政法委的權力膨脹到極點。1999年4月,中共發出了《關於進一步加強政法幹部隊伍建設的決定》(中發[1999]6號),聲稱「政法委員會是各級黨委領導、管理政法工作的職能部門」,也就是各級部門的「黨委書記之上的黨委書記」,中共的省、市、縣的黨委書記多兼任當地的政法委書記,政法委作為中共的正式機構,成為黨干涉政,破壞司法獨立的典型組織。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的迫害鎮壓後,其親信周永康就任中共政法委書記期間,大力擴充維穩工具之一的武警,人數達到110 萬人~ 150 萬人(中共軍隊約200萬人),維穩費超過軍費。同時政法委還掌管國安、國保等特務機構,甚至調動外交內政各部門一切資源。
 
當時軍委主席胡錦濤調動軍隊需軍委簽字同意,而周永康以及各級政法委書記一個電話就能隨意調動武警部隊,周永康的權力達到了頂峰,被稱為「政法沙皇」,各級政法委書記被稱為「政法王」。
 
2012年重慶公安局局長王立軍逃亡美領館後,薄熙來曾動用武警包圍美領館,隨後,周永康在北京發動3.19政變,動用的也是政法委下屬的武警。

習近平上台後,政法委的權利被大幅度縮水,中央政法委書記被踢出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但是其組織結構、運營機制沒有大變化。
 

2014年5月23日原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馬仔,四川黑社會老大,漢龍集團老闆劉漢一審被判處死刑。(網絡圖片)
2014年5月23日原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馬仔,四川黑社會老大,漢龍集團老闆劉漢一審被判處死刑。(網絡圖片)

黑白兩道的真正黑老大

王立軍夜奔美領館事件,使江派的薄熙來、周永康對習近平實施政變的陰謀被爆光,從而引發中共高層的生死搏殺。周永康的馬仔、四川黑社會老大、漢龍集團董事長劉漢於2月9日被處死,同時處死的,還包括他的弟弟劉維(北京奧運火炬手)及其他三人。
 
當局對劉漢等人列出的罪名涉及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包括殺人、敲詐勒索、武器走私,開設賭場等。劉漢早年是當地出名的黑老大,自從攀上了周永康後,開始在黑白兩道一路發達。
 
劉漢早年因「打打殺殺」惹下很多麻煩,後來遇到「貴人」,破費巨資攀上某位領導,對方將劉漢的名字從公安黑名單上刪除。文章還直接點名周永康兒子周濱到四川投資後,劉漢「為了維護關係」高價從其手中購買項目。四川當地媒體人稱,上述「貴人」,正是1999年到2002年間擔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的周永康。 

周濱因其父的權勢與影響力,專門從事賣官、減刑、調包死囚犯來獲取巨利,周永康父子曾一度用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頂替死囚犯被執行死刑,在行刑時器官被活摘,而死囚犯被洗白後再回社會。
 
消息稱,周濱在這過程中收取數額巨大金錢利益,他只需付給相關司法人員數十萬元好處,就可把死囚犯換成法輪功學員被執行死刑。而當時調包一個死囚犯黑市價格大約是300萬元。
 
另據落馬的原中共公安部部長助理、經濟犯罪偵察局局長鄭少交代,周濱在甘肅、山西、遼寧等地,收受巨額賄賂,為囚犯們「消災」,其中一個案子就是收受二億元賄賂,其父周永康幫助寧夏第二大黑幫頭目逃離了法網,該頭目是因用20多杓熱油將一名拒絕拆遷的40歲男子活活燙死而落網。
 

9月27日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拘押者的人權集會,一名女受害者控訴被捕期間遭受警察性侵。(宋碧龍/大紀元)
9月27日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拘押者的人權集會,一名女受害者控訴被捕期間遭受警察性侵。(宋碧龍/大紀元)

2016年4月14日在國會舉辦主題為「中國廣泛使用酷刑」的聽證會上,尹麗萍向美國國會議員展示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照片。(李莎/大紀元)
2016年4月14日在國會舉辦主題為「中國廣泛使用酷刑」的聽證會上,尹麗萍向美國國會議員展示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照片。(李莎/大紀元)

輪姦女性 滅絕人性

日本媒體報導指,在鎮壓「雨傘運動」時,當時的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聽命於政法委,也因鎮壓「傘運」有功,高就中共公安部要職,現在的港警一直沿襲曾偉雄時期的統治手段,香港警察實際已淪為「中共港警」。
 
「7·21元朗恐襲」首次讓香港社會零距離看到政法委手段,其「警黑合作」讓香港社會震驚得目瞪口呆,見識了「誰才是黑社會的真正老大」。
 
隨後的「8·11事件」,社交媒體傳出被捕女抗爭者在新屋嶺拘留中心被警察輪姦,再次震驚香港社會和國際社會。
 
前學聯秘書長岑敖暉在立場新聞發文「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他說,不願相信這是真的,聽聞消息後,渾身發抖,胃痛,反胃作嘔,不斷地告訴自己:「希望是炒車。」
 
岑敖暉表示,我們不願相信警察對市民頭部開槍,但今天變成了常態;不願相信內地公安混入警隊;不願相信被捕者在警署內被虐打,被嚴刑逼供;不願相信女被捕者遭到性凌辱。
 
結果這些都一一出現了,而且涉事人員,全部都不需要面對任何後果。他們不但有同袍、黑道撐腰,還有政府、黨媒以及十三億「人民」,為他們搖旗吶喊。牠們有甚麼醜陋、卑劣的事情是做不出的?
 
其實這些令人作嘔的禽獸行為中共政法委早已用在了法輪功學員身上。2016年4月14日,從中國遼寧逃亡到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尹麗萍,在美國國會大廈裡舉行題為「中國廣泛使用酷刑」的聽證會上,曝光了中共監獄對她實施輪姦的犯罪事實。
 
「他們四五個男犯人把我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騎在了我身上猛砸我的臉和頭,我被打得記憶就停留在這裡……等我醒來時,我的身旁已經躺了三個男人。我被他們群體性侵害的時候,還被錄了像。」
 
尹麗萍聲淚俱下地控訴在2001年4月19日,她與另外8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送到瀋陽張士教養院,被投入男牢房慘遭蹂躪的經歷。
 
另據海外人權組織報導,2000年10月,瀋陽馬三家勞教所的警察,將18位不放棄修煉的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們強姦,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餘者致殘。
 

中共依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九大邪惡基因起家。(大纪元配图)
中共依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九大邪惡基因起家。(大纪元配图)

認識對手「政法委」

在大陸,受控於政法委的公、檢、法等機關對西藏人、法輪功、新疆人、民間教會、維權律師、上訪者等群體的打壓除了毒打等肉體上的酷刑之外,還滅絕人性地採用強姦等侮辱人尊嚴的手段達以達到摧毀人意志的目的。
 
在4個月鎮壓香港抗爭市民的過程中,政法委再次把這一系列的邪惡手段移植到中共港警。「7·21不見人,8·31打死人,10.1開槍殺人」,「新屋嶺的毒打、強姦」等這些香港市民總結出的港警劣跡一次次刷新香港市民對政法委邪惡的認識。
 
在此有必要再次從《九評共產黨》一書中了解中共邪惡。書中總結了中共整個起家過程依靠的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在中共起家史上,這些基因傳承不斷,而且手段和惡性程度還在危機中進一步得到強化和發展。
 
中共邪惡的基因與生俱來,它與所有社會力量為敵,從成立起,就在一個接一個的危機中掙扎,在危機中,以暴力和謊言進一步強化和發展其邪性。
 
當今的中共在貿易戰、香港問題,再次面臨危機,中共也再次開始掙扎,以爭鬥強化統治,蓄積能力。在貿易戰上,國際社會已見識了中共以「騙」帶拖的手段。
 
在香港問題上,可以預見中共將把邪惡的九大基因淋漓盡致地傾數使出,因為這是行將就木中共的垂死一搏。
 

在銅鑼灣的10.1大遊行隊伍中,有20名曾經不堪中共暴政偷渡來的老人參加了抗中共,爭自由的大遊行。(梁珍/大紀元)
在銅鑼灣的10.1大遊行隊伍中,有20名曾經不堪中共暴政偷渡來的老人參加了抗中共,爭自由的大遊行。(梁珍/大紀元)

10月1日香港市民舉行「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的集會遊行,反中共暴政,爭自由。(余鋼/大紀元)
10月1日香港市民舉行「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的集會遊行,反中共暴政,爭自由。(余鋼/大紀元)

香港市民何以為戰

在香港正在展開一場邪惡之戰,中共的邪惡極權、蔑視人性的邪惡基因與自由、民主人權等價值理念在香港猛烈相撞。這場正邪交戰已展開了4個月的拉鋸戰。面對邪惡中共,香港年輕人走在最前列,成為了抗爭的主力。他們的正氣和勇氣喚起無數香港人站了出來。
 
在灣仔的抗爭現場,一位老人對現場記者表示,「那些小孩身處危險,還不斷提醒周圍老人注意安全,我猛然注意到他們非常純淨、一身正氣,並且毫不畏懼,相比之下,那些警察已不是之前的警察了,它們真的是一身邪氣的黑警。」老人說:「我堅信:我們必勝!」
 
在10.1舉行的「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的集會遊行中,有20名在文革中不堪中共暴政偷渡來港的大陸客在遊行隊伍中。76歲的胡先生說:「面對共產黨的暴政,誰都有害怕膽怯之時,但是為了道義,就要站出來。」
 
80多歲的作家韓山畢說:「我們不想看到那麼小的小朋友被警察逮捕、暴打。我們不站出來覺得內心有愧,對不起自己的良知。」
 
除了以良知、正氣而戰之外,同時還需要爆光中共最怕見光的邪惡手段和陰招,呼喚國際社會站出來,共同圍剿中共。
 
為此,需要重新認識中共在香港的操手「政法委」。對於如何與中共打交道,歷史文化學者、時事評論員章天亮有段精闢論述。
 
「如果以國際正常社會的道德理念和規則概念去思考中共的作為,那注定是失敗的。」章天亮說,「中共可為魔鬼在世間的代表,你需把中共看成一個無惡不作罪犯去看待,去理解它的所作所為,以這樣的視角就能看清中共的本質和行為手段。」
 
他說,中共邪惡手段「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中共做不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