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黑勾結」、栽贓嫁禍抗爭者的醜聞頻頻被揭穿,8日深夜,網上廣傳兩條短片顯示,其中一個影片可見,多名戴鴨嘴帽的蒙面男子,在已關閉的港鐵上水站內破壞閘機、售票機等,並手執警用強光手電筒和胡椒噴霧恐嚇目擊者。

網上傳出的最新兩則疑港警假扮暴徒採取破壞行動的影片。拍攝時間是在8日深夜至9日凌晨,在已經關閉的港鐵上水站,多名戴鴨嘴帽的蒙面男子,疑似在內部破壞閘機、售票機等。

當時有市民發現已經關閉的港鐵上水站有問題,覺得奇怪,於是上前查看,同時在臉書直播現場畫面並質問對方。

影片可見,站內有多名蒙面人,被拍到的蒙面男,大聲吼叫「走開」,而且掏出強光電筒爆閃照向拍攝者的眼睛,拍攝者質問對方「是不是警用電筒?」,蒙面趕緊照向拍攝者的拍攝鏡頭。

而第二條影片可見,站外的民眾越來越多。閘內的蒙面人則舉起一支胡椒噴劑,準備噴向場外拍攝者及民眾。有人隔著閘指罵閘內蒙面人,要求開閘出來。期間有人途經站外時舉起雙手。最終蒙面人沒有施放胡椒噴霧。

香港01報道說,在現場的市民們懷疑,這些在站內破壞設施的蒙面人,很可能是警察假扮,然後再栽贓給民眾,因為,胡椒噴霧及催淚噴霧器在香港都屬於管制槍械,一般人被發現買賣都屬違法,最高可判刑監禁14年。

至於爆閃電筒,雖不是違禁品,但近幾月來,已經成為港警執勤配備,瞬間爆出強光以讓對方無法直視,很可能傷害眼睛。

10月8日晚,網上傳出最新疑港警假扮暴徒採取破壞行動的影片。(影片截圖)
10月8日晚,網上傳出最新疑港警假扮暴徒採取破壞行動的影片。(影片截圖)

10月9日凌晨,在馬鐵第一城站,也有市民發現有人在已經落閘的站內,破壞鐵閘,而且是從內向外推鐵閘致閘門彎曲受損。

當天警方發聲明,否認8日晚有警員假扮抗爭者,進入上水站內破壞設施。警方承認這是調派便裝警員入站內執行任務,但警方並無回應蒙面男是否警務人員。

事實上,從6月兩次百萬人大遊行至今,香港警方勾結中共臥底武警公安及黑幫,假扮抗爭者製造混亂的消息不絕於耳。

很多丟汽油彈的大都是背後有亮LED燈的黑警們裝備齊全。(宋碧龍/大紀元)
很多丟汽油彈的大都是背後有亮LED燈的黑警們裝備齊全。(宋碧龍/大紀元)

早在8月31日,多名腰別警槍的黑衣人在香港維園投「汽油彈」製造混亂的照片曝光後,又出現數名扔「汽油彈」的黑衣人身帶LED燈。這些黑衣人被發現後,遭到抗爭者群起而攻之。他們逃走時,動用真槍實彈開槍示警。

9月1日舉行的記者會上,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證實,有兩名警員在維園開槍,原因是當時幾名喬裝成抗爭者的「臥底」警員,生命受到嚴重威脅。

不少網民認為,港警「臥底」是嫁禍港人,為鎮壓找藉口,當天港警甚至還首次動用火炮車對付抗爭者,並傳出數名抗爭者被打死,但港警否認打死人。

圖為9月29日,香港警察和偽裝的便衣人員大規模抓捕抗爭者。(AFP/Getty Images)
圖為9月29日,香港警察和偽裝的便衣人員大規模抓捕抗爭者。(AFP/Getty Images)

警方在9月23日4點例行記者會上,也曾承認9月22日被市民發現、幫助警方拘捕抗爭者的黑色蒙面女子為便裝警員,但否認是喬裝抗爭者,聲稱情況混亂,沒時間穿著警員背心。

該名女警被美國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副主席俞懷松(Solomon Yue)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批評其一身裝扮嘗試嫁禍抗爭者。

9月22日當晚,也有網民拍到黑衣人進入警車,警方也在記者會上承認被拍攝到最後進入警車的黑衣人,是穿著警方特別小隊制服的警員。

香港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說,警方承認存在所謂的警員「臥底」。那麼,有多少事件是這些「臥底」挑動的?有多少事件是由「臥底」來策劃的?有多少是「臥底」做出來的,但卻讓抗爭者來背這個黑鍋?

梁家傑說,有沒有中共軍隊或者是武警,喬裝香港警察在香港執法,到目前來說,都沒有實實在在的證據。但是坊間相信,就是有很多在香港鐵路站的破壞有一些縱火的行為,有一些挑動抗爭者情緒的一些動作,都是一些喬裝抗爭者的警察做的。

梁家傑表示,最近國際特赦組織出了一個報告,裏頭有清楚的說明,有幾個事情都有起碼表面的證據,是警察喬裝抗爭者來搗亂,來製造混亂。所以這些都是使人憂慮的發展,就是政府帶頭來破壞香港的秩序跟社會的和平狀態。

香港警方喬裝成黑衣抗爭者,混入人群搜捕抗爭者,甚至故意縱火嫁禍給抗爭者的事件,相關的影片都被網友上傳互聯網。

香港民主黨前區議員林詠然說,我們在網絡上看到很多,看得很清楚,就是警察扮成抗爭者搞破壞,做很多違法的事情。最終源頭就是林鄭月娥不敢面對事實,如果現在有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去調查的話,肯定會揭發更多更多的黑幕,更多更多不能見人的事情。

反送中運動持續4個月來,港警至今也沒有抓到那些放火燒車站或砸商家櫥窗的所謂抗爭者,而他們抓捕並暴打的多是那些坐在地上抗議不走的、或逃得慢的中學生或小女生。 #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