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朋友聽完我對收藏品的分享,忍不住來捏我的臉,問我是不是穿越回來的,內在是不是一個伯伯?」藝術家黃憬珩(Arthur)笑著說。出生在書香世家的他,自幼便耳濡目染,對寫字、畫畫興趣盎然,同時因家人喜歡收藏玉器、瓷器,他也愛上了研究收藏品。他也認為,書畫、收藏藝術不僅侷限在博物館,普通人一樣也可以學習品味,近日,他更開辦了「賞學藝術」平台,希望能夠開創交流空間,並推廣書畫藝術,將書畫、收藏之美與他人共享。


藝術家黃憬珩喜愛收藏書畫。(陳仲明/大紀元)
藝術家黃憬珩喜愛收藏書畫。(陳仲明/大紀元)

午後的美孚嶺南之風,雀鳥蟬鳴不絕於耳,微風徐徐,陣陣花香飄來。在古色古香的涼亭下,黃憬珩展開他所收藏的康熙年間畫家楊舟所作的《桃花雀圖》,分享畫作中的細節,又取出一件南宋青白瓷細細鑑賞。在他手下接觸過的古董不下六萬件。黃憬珩隨後展示自己的書法、國畫作品,更現場一展身手,題字創作書籤。就書法、國畫、收藏品的話題侃侃而談,只聽分享內容、觀賞作品會以為這是一名五、六十歲的書畫家,事實上他是一名八十後,朋友們給他起了一個綽號「藝術奇葩」。


黃憬珩收藏的康熙年間畫家楊舟桃花雀圖。(陳仲明/大紀元)
黃憬珩收藏的康熙年間畫家楊舟桃花雀圖。(陳仲明/大紀元)


黃憬珩的收藏品:南宋影青花口盞托(左);清道光巧色翡翠荷葉水洗(右)。(陳仲明/大紀元)
黃憬珩的收藏品:南宋影青花口盞托(左);清道光巧色翡翠荷葉水洗(右)。(陳仲明/大紀元)

愛逛古董店的孩子

不少人對古董的認識只是停留在博物館的櫥窗中,但黃憬珩並不滿足於此,他相信認識古董少不了要靠觀察實物,多接觸方能辨別真偽。

自小聽著家人聊起玉器、瓷器、古錢幣的點滴,黃憬珩也漸漸略知一二,喜歡觀賞這些藝術品。在六、七歲的年紀,當別的孩子停留在玩遊戲、學習啟蒙知識的時光,他已會往古董店跑,問店中的叔叔、伯伯有關古董的問題,令店主刮目相看。

黃憬珩說:「他們很驚訝我這個小朋友竟然想知道收藏品的故事,他們也知道從我身上賺不到甚麼錢,但是他們仍然很樂意跟我分享。」

九十年代時,古董業在香港正值興旺期,店主接觸過很多重量級文物,例如青銅器中的越王勾踐劍。雖然他們沒有碩士、博士學位,但是他們多年來的經驗,甚至比冠有學位之名者強。

黃憬珩分享,過去一位前輩培訓他時,特別考他的眼力,一大排的瓷器擺在貨架上,逐個詢問他是哪個年代的瓷器,他都能一一講出來,最後前輩指著遠處藏在黑暗中的瓷器,他也能準確說出。黃憬珩認為這是透過多年在古董店中的沉浸得來的經驗,提升了他對鑑賞藝術品的能力。

對筆墨產生興趣

黃憬珩的外公是中醫師,對中華傳統文化、歷史有一番研究,也擅長寫書法,他小時候看到外公的毛筆字及留下的字帖拓本,受到啟蒙,也愛上了書法和中國畫。在四、五歲的時候,他最喜歡在牆壁上塗鴉,在家中的牆壁盡情發揮,對書畫的興趣由此開始。

長大後,黃憬珩正式拜師學藝,國畫方面拜嶺南畫派趙維靈為師,書法則拜書法家蔣志光為師。他認為天份和勤練都十分重要,自己也逐步在不斷練習中摸索,直至形成自己的風格。他認為學書法和學中國畫的側重點不同,寫書法重點在勾勒字體結構,而畫畫側重於水份的控制,落筆的力度、控制墨水在宣紙上的擴散度,每一筆都非常講究。


黃憬珩作品。他喜歡畫孔雀,除了代表高貴善良的意思,也有君子愛惜羽毛的寓意。(受訪者提供)
黃憬珩作品。他喜歡畫孔雀,除了代表高貴善良的意思,也有君子愛惜羽毛的寓意。(受訪者提供)


黃憬珩作品。他認為畫國畫不只山水,也可以畫生活見到的事物。這隻代表豬年的豬的墨色部分是一筆而就,因應自然沁化型成頭及身體部分的斑紋。(受訪者提供)
黃憬珩作品。他認為畫國畫不只山水,也可以畫生活見到的事物。這隻代表豬年的豬的墨色部分是一筆而就,因應自然沁化型成頭及身體部分的斑紋。(受訪者提供)

黃憬珩觀察到,許多書畫家都很長壽,身體健康。他的書法老師蔣志光今年七十多歲了,仍然紅光滿面,氣色很好,沒甚麼病痛。黃憬珩自己在練習書法時也深有體會。有一年冬天天氣很冷,他冷到睡不著,便起身寫書法,寫了一段時間後,身體竟然開始發熱起來,甚至滲出一兩滴汗,他覺得非常神奇,更相信靜下心來寫書法能達到養生效果。

黃憬珩提及,自己更喜愛書畫藝術,與健康也有關聯:「當你的內在透過你的寫字得到一個調適,你新陳代謝會好,你身體會好。寫字,現在也有人說是養生的一個方法來的。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更加喜歡。」

從學生到老師

起初書法、畫畫對於黃憬珩只是一個愛好,未曾想過真正從事藝術之路,當他的作品在香港大會堂、香港文化中心展出後,得到一些朋友的鼓勵,建議他可以開班教學。黃憬珩同時觀察到,香港是一個多元化城市,中西方的東西都會接觸到,但年輕一輩並不太重視中國文化,如果沒有人接棒,將中國傳統藝術的精髓承傳下去,是非常可惜的,開班教學便是其中一個將傳統傳承的重要方式。

他提及:「在我眼中,中華傳統書畫藝術是流傳很久的、很優良的一些傳統的東西。我覺得應該有一個責任、一個力量,去盡一分力,去承傳下去的。承傳方法就是要教學,必須是我要令人們知道,而我的學生令到他的學生會。透過這個方法,可以令這些那麼好的東西,能夠一代一代令更多人接觸。」

黃憬珩開始到私人機構教學,或者到訪不同的學校教授,與不同的團體合作開辦工作坊。從學生到老師,他體會到自己也有所轉變。他分享:「如果我自己畫的東西,畫得好不好是我自己的事,我不需要對人負責任。當你去教人的時候,你畫得好不好,人家就會學,其實是要對自己和對別人負責任。」

黃憬珩的學生中,也不乏有六十多歲首次練習書法的長者,學生的心理負擔比較重,覺得自己無法達到標準。黃憬珩用「學無先後,達者為先」鼓勵學生,希望他們不要太顧慮自己的年齡,重點是能夠掌握到正確的方法練習,起步對每一個人來說都很重要,端正態度是第一位的。對書法的態度也在於細節,體現在握筆姿勢、用具擺放上,端正了態度再開始書法學習,持續不斷練習,便慢慢展現出成果來。

*********

秉持對書畫藝術推廣的熱心,黃憬珩也積極參與不同的活動,例如過年前在西貢天后廟前寫揮春,中秋節前參與大澳水鄉花燈節的籌備工作,近日也參與香港科技大學外國學生在鯉魚門創意館舉辦的文化工作坊,將同學英文名翻譯為中文,教他們寫書法。

黃憬珩非常享受每一次參與活動的過程,也想透過自己的字畫把正能量傳播開來:「如果有的人因為我的字得到鼓舞,得到正能量,我感到很欣慰、很開心的。有朋友反饋,我覺得這陣子不開心,看到你的字感到開心了。這對我來說是最大的鼓舞。」◇


黃憬珩展示為大澳水鄉花燈節而繪製的作品。(陳仲明/大紀元)
黃憬珩展示為大澳水鄉花燈節而繪製的作品。(陳仲明/大紀元)


黃憬珩參與大澳水鄉花燈節前的手繪燈籠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黃憬珩參與大澳水鄉花燈節前的手繪燈籠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黃憬珩參與大澳水鄉花燈節前的手繪燈籠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黃憬珩參與大澳水鄉花燈節前的手繪燈籠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黃憬珩近日參與香港科技大學外國學生在鯉魚門創意館舉辦的文化工作坊,將同學英文名翻譯為中文,教他們寫書法,推廣中國書畫文化。(受訪者提供)
黃憬珩近日參與香港科技大學外國學生在鯉魚門創意館舉辦的文化工作坊,將同學英文名翻譯為中文,教他們寫書法,推廣中國書畫文化。(受訪者提供)


黃憬珩對書法、國畫、收藏品的話題頗有心得,朋友們給他起了一個綽號「藝術奇葩」。(陳仲明/大紀元)
黃憬珩對書法、國畫、收藏品的話題頗有心得,朋友們給他起了一個綽號「藝術奇葩」。(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