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新一輪中美高級別貿易談判即將展開之際,10月7日,美日代表在白宮簽署了《美日貿易協定》和《美日數位貿易協定》。美國總統特朗普見證了協定簽署過程。他表示,「對於美國的農民、牧場主和種植者來說,這是一次巨大的勝利。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為甚麼特朗普說美國農民、牧場主和種植者對他來說非常重要呢?眾所周知,他們是特朗普競選總統的重要支持者,也是特朗普的重要票倉。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在2016年大選中,超過75%的農民反對希拉莉,支持特朗普。正是特朗普在關鍵搖擺州取得了微小的勝利,幾千張選票才扭轉了乾坤。然而,在中美貿易戰開打後,中共為了報復和阻止特朗普連任,不惜犧牲自身經濟,減少從美國進口包括大豆、粟米等農產品和肉類產品,以達到打擊美國農民、牧場主和種植者的目的。

但是正如特朗普所言,美國農民「完全了解中共多年來在貿易上佔美國的便宜」,他們是「偉大的愛國者」,中共的策略不僅造成國內豬肉價格飛漲,而且也沒有阻止美國農民繼續保持對特朗普的支持,因為他們願意承受短期的痛苦。如今,美國農民等在此前獲得特朗普政府的補貼後,再次收穫了一個好消息,那就是《美日貿易協定》的簽訂,將有助於美國農產品等的對日出口。

根據協定,日本將取消或減少對美國約72億美元農產品出口的關稅,以及取消或大幅降低對美國牛肉、豬肉、家禽、小麥、芝士、葡萄酒、乙醇等的關稅,從而使其獲得目前日本給予11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國家相同的准入待遇。比如,該協議將恢復對美國小麥的國別免稅配額,將在六年內增至15萬噸,對美國小麥徵收的關稅則下調45%,達到與TPP國家相同的水平。

可以說,一旦該協議執行,美國超過90%的銷日農產品可享有免稅或優惠關稅的待遇。這對美國農民來說當然是個非常好的消息。不過,對日本汽車製造商來說,多少對《美日貿易協定》有點失望,因為協定並未解決美國對外國汽車徵收進口稅的問題。目前,美國現行的汽車關稅仍維持在2.5%。

此外,就在今年8月,在中共商務部宣佈將從9月1日起對美國大豆加徵5%關稅,從12月15日起對美國小麥、粟米和高粱加徵10%關稅後,日本首相安倍在8月25日與特朗普的會談中表示:日本企業將從美國追加購買約250萬噸粟米,用於家畜飼料。250萬噸相當於日本每年飼料用粟米進口量的20%多,價格達數億美元。安倍也因此在國內遭到了質疑。

無疑,安倍簽署的有利於美國農民的貿易協定以及大量進口美國粟米,更多的考慮在於政治方面,而經濟方面則處於次要地位。早已意識到中共是亞洲巨大威脅的安倍,其就任首相期間,其全球戰略對中共的防範與牽制的傾向十分明顯。特朗普上任後,特朗普政府對中共日趨強硬的態度,與安倍防範中共的戰略一致,因此美日加強同盟關係,日本助力特朗普擺脫困局,也就順理成章了。

在安倍的助力下,美國農民、牧場主和種植者的產品可以以優惠條件進入日本市場,對於特朗普來說同樣是個好消息,所以特朗普亦說「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一方面,美國農民一定會感激特朗普為他們所做的一切,他們將成為特朗普連任總統的堅定擁躉者。另一方面,特朗普將擺脫美國國內左派媒體、左派以及中共對自己的威脅,可以騰出手來關注更重要的事情。

而對於北京當局來說,內心的焦慮可想而知,這使得他們又失去了一個可以要挾特朗普的籌碼。加之去年美國成功地與墨西哥、加拿大達成的自由貿易協定,越來越多的外企離開中國,中美經濟脫鉤即將成為現實,香港抗議持續,中共在政治經濟上的壓力前所未有。中共還能撐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