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區政府曾表示,要停用多次傳出酷刑對待被捕抗議者的「新屋嶺扣留中心」,但立法會文件顯示,政府在反修例一開始,己獲立法會批准撥款,於新屋嶺旁邊的缸瓦甫興建一個「綜合性反恐警察訓練設施集中區」。有新疆人權組織相信,這個訓練中心猶如新疆的「政治再教育營」。

香港特區政府在今年2月20日向立法會財委會提交了文件,文件總目是所謂「新市鎮及市區發展」,但耐人尋味的是,這份編號「PWSC(2018-19)41」的文件,包括了一個「缸瓦甫警察設施土地平整及基礎建設工程」(項目編號793CL),其後政府提供的補充文件,說明該地是專門用作 「反恐高級戰術訓練」。

文件解釋,「古洞北新發展區內現有2幅用地正用作警察的練靶場和直升機坪設施,另外在粉嶺北新發展區內有2幅用地原本預留用作重置目前於粉嶺芬園的警察設施。把這些警察設施共置於同一用地,可釋放新發展區內4幅用地作其它更有效益的用途,並可提升警察的運作效率。」

究竟文件內這些語焉不詳的「警察設施」是甚麼呢?根據政府於2016年提交的一份圖則,可以看到有大量警車駕駛訓練場、試車場、大型練靶場、直升機坪,還有沒有交代具體用法的「槍械設施訓練」、「多層訓練大廈」、「警察訓練設施」。

這份文件提交時間,非常巧合地和2016年7月8日新疆兵團監獄管理局訪問香港警隊的時間十分接近。實際上,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亦於2018年底率團到新疆視察「反恐設施」,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指當地反恐工作值得香港作為參考,以制定反恐措施。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周二到缸瓦甫視察,目前是一片未經開發的荒地,山坡環繞、有鐵絲網圍封,告示牌寫上「政府土地,嚴禁傾倒廢物」,並標示有包括「中國路橋工程公司」的標誌。

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同陳志全曾追問相關詳情,當時政府曾回應,「特別行動訓練設施」指的是「一個專門用於反恐和其它專業行動的高級戰術培訓設施」,裏面會有模擬真實城市環境的訓練場。另外,政府會在那裏放置水炮車、「聲波炮」和武裝裝甲車。

香港民間組織本土研究社質疑有關基地是針對市民遊行示威的公眾活動,呼籲公眾反對工程。

研究社成員陳劍青周二表示,警方在十一對抗爭者使用實彈後,想了解警方的訓練設施及環境,近日翻查過往的立法會文件及環境影響評估(環評)報告,懷疑政府計劃運用公款興建「反恐基地」。

陳劍青說:綜合可以看到,現在政府計劃將很多不同的,尤其屬於「反恐類型設施」集中在某一個區域很大規模地做,整個規模像維園一樣大,就在很大爭議的新屋嶺旁邊,打算平整一個山頭,我估現在公眾比較關注,究竟現在香港是否需要「反恐」?究竟「反恐」是反「本拉登」?還是反一些普通市民的公眾集會、遊行示威?

陳劍青表示,由於平整工程項目在新界東北的335億港元撥款內,因此沒有太多人留意,項目於今年5月獲撥款19億元,預計11月動工展開平整工程,促請向公眾交代詳情。

陳劍青說:這種規格的設計不可能19億就能興建,應該是上百億的工程,都要上立法會取得撥款或經過審議過程,所以還有空間,無論是議員或市民改變這種情況,因為這麼龐大的「反恐基地」,是否這樣用?而且這個「反恐基地」完全隔絕市區,怎麼興建也不知道,興建前是否應交代更多詳情?

政府發言人回應稱,對於網上有傳言稱政府擬於新屋嶺扣留中心旁興建「反恐警察基地」,有關傳聞全屬失實。

根據立法會今年2月27日的工務小組委員會報告,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及陳志全曾經在會議上要求政府當局提供,有關「缸瓦甫高級戰術訓練中心」的補充資料。區諾軒向自由亞洲電台證實,當日的會議上多次詢問政府當局,但未獲正面回應,議案已獲得財委會通過。

區諾軒說:我與陳志全議員在會議上問,政府官員究竟在高級戰術訓練中心,訓練甚麼戰術?他們一直不願意透露,其中一個原因是政府很不負責任,每次講及關於「開戰術訓練中心用作甚麼?」就說到時真的興建時,保安局就會有交代,但由頭到尾都不會看到保安局有回答任何關於興建戰術訓練中心的問題,亦對於訓練甚麼戰術秘而不宣。

哈薩克斯坦青年志願者組織負責人別克扎提看過「香港警察設施工程研究」的規劃圖後,認為有關訓練中心和新疆「再教育營」很相似。

別克雜提說:在香港正在建設的「反恐營」,我認為就是新疆的「政治再教育營」,因為它不僅格局上跟「再教營」一樣,還都有警察車駕駛訓練場、打(練)靶場、停車場、練車場、警察訓練設施,根據我們這幾年一直跟政治再教育營受害者無數次接觸,聊天的經驗,我敢肯定香港正在建的「防恐營」就是新疆的「政治再教育營」。

北京官員多次表示,香港抗爭者的行為已非常接近「恐怖主義行徑」,香港特區政府必須採取果斷措施遏制。#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