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至今4個多月,但港府堅持不接受港人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暴行為等訴求,並升級鎮壓力度,雙方衝突越演越烈。日前,一名18歲中學生被警察實彈射中左胸,前行政長官梁振英隨即發信要求校方開除該「暴徒」的學籍,教育局也向全港學校發信,稱因應《禁蒙面法》生效,學生在校內外均不得以任何方式遮蓋面孔,對此,教育界立法會議員、教協副會長葉建源予以強烈譴責。

在香港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就讀的18歲中五生曾志健,10月1日在參與「反送中」運動中,被警察近距離實彈射中左胸,引發國際社會震驚。然而,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卻致信校方,要求立即開除曾志健的學籍,並稱曾志健為「暴徒」。

荃灣何傳耀紀念中學法團校董會5日發稿,強調曾志健是「何中的一分子,絕不會離他而去」,承諾不會開除其學籍。

對於梁振英的言論,香港教協發表聲明,批評梁振英以政治介入學校,充份顯示其橫蠻本性和對教育界的不尊重。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教協副會長葉建源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梁振英要求學校立即開除中槍學生的學籍,非常荒謬,完全違反了教育精神。作為學校,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是儘可能地教育學生,不會離棄學生。曾志健是不是「暴徒」,要經過法庭的審判和社會輿論的認可,而不是某位人士寫一封信就能下定論的。

梁振英還說,校長如果沒有擔當,就要辭職。對此,葉建源表示,梁振英這種指指點點的做法,令教育界非常憤怒,「我覺得整個事件是非常橫蠻無理的,我不覺得我們教育界應該容忍或接受這種橫蠻無理的干預。」

4日下午,港府還引用《緊急法》推出《禁蒙面法》,規定公眾參與集會或遊行時不可使用任何蒙面物品,並於晚上12時生效。教育局也向全港學校發信,稱學生在校內或校外均不應戴上口罩或以任何其它方式遮蓋臉孔,還要求學校就規例通知教師、學生及家長。

對此,教協質疑教育局的信件內容超出《禁蒙面法》的規定,並無限引伸至學校,猶如把學校置身於現時的社會及政治漩渦之中,為學校添煩添亂。

葉建源還指出,政府沒有正視社會矛盾根源,特別無視民眾要求的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的濫暴行為,而是以粗暴手段繞過正常立法程序,推出極具爭議的《禁蒙面法》,不僅無法緩和社會事態,對立將更為尖銳。

「要推動《禁蒙面法》,那你就用一個正常的途徑,提出一個法案,然後經過諮詢,然後拿到立法會進行正常的辯論,辯論通過,就通過。但(政府)現在是採取一個從來沒有用過的緊急立法程序,它的說法是有利於所謂的止暴制亂,但我相信,這樣的做法會令社會更加動盪,對立更加尖銳。」

而當被問到反送中事件對整個教育系統的影響,葉建源表示,老師和學生都難免會受到這個大事件的影響,這有好處,也有不好處。「好處就是我們看到同學很關心時事,但是我們也覺得,如果能在一個比較安定的環境裏,學生有很多其它的事情可以去做,現在變成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們的同學彷彿經歷了很多,整個的成長變得很不一樣。」

他表示,現在很多學生不僅受到影響,還走出來參與。他呼籲學生,特別是未成年學生,在做任何事時,都能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去做,如果社會上一些地方發生衝突,也希望學生遠離那些地方,以安全為最高考慮原則。

葉建源還希望學生能得到合理的對待,「最近,我們得知有幾個15歲的年輕人被警察以假借『保護兒童令』,迫使他們沒辦法和爸爸媽媽一起居住,小朋友被放在兒童院內。而且在這過程中,所涉及的一些證據是被扭曲了的,說他們攜帶武器, 其實並不是武器,『電筒』被說成是『鐳射筆』,一個普通的『面罩』被說成是『豬嘴(防毒面罩)』,這樣的情況更讓我們感到吃驚。」

他指出,現在的整體情況是警方濫捕、過度使用武力,甚至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學生也可能被告上法庭,用這種法律方式迫使人們懼怕,這樣的做法非常不可取。「武力最終不能夠解決問題,警方是不是抓滿5000人就可以成功呢?你抓了5000人也不會成功的,因為你會激怒更多的人。」

而針對中共將港人反送中歸咎於外國勢力,或歸咎於教育出了問題,葉建源認為,政府試圖轉移大家的視線,就找個代罪羔羊,說是教育的問題,其實,教協從來沒有慫恿學生罷課,也沒做過任何所謂推波助瀾的事情。說年輕人有問題,其實銀髮族也一樣出來反送中,「整個社會已經很憤怒了!年輕人也很憤怒了,年輕人就會去找他們覺得可以用的方法表達,所以我覺得,整件事情都是在找代罪羔羊而已。」

此外,針對最近有香港中學想取消十一的校內升旗典禮,而招致教育局嚴厲批評一事,葉建源認為,港府對學校面臨的處境缺乏體諒。「十一之前曾經試過,一些學校在唱(中共)國歌的時候,學生就唱另外的一些歌。學校面對很多困難,我覺得政府沒必要在這些問題上跟學校斤斤計較,反而應該體諒學校的處境。」

葉建源表示,除了唱不唱中共國歌外,學校還面臨更大的問題,比如學校的師生可能有不同的政治信念,那麼他們之間如何相處?還有就是在教學上,過去,小學生遇到問題要求助的時候,可以告訴他去找警察,但現在講到警察這個課題的時候,怎麼教呢?同學之間兩派如果在課堂上爭辯起來,甚至情緒化的話,怎麼辦?甚至有的學生可能和家裏的關係搞的非常差,怎麼去協助?學校其實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教育界對梁振英、何君堯等人在這個時候還滋擾學校,都覺得非常厭煩,甚至是非常憤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