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由而戰,與香港站在一起。」上周末,NBA候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在推特上貼出挺港圖文,旋即招來中共炮轟。喉舌黨媒大加撻伐,稱其言論「觸碰了中國人的底線」,「傷害了中國球迷的感情」,要求其道歉並從球隊走人。中國贊助商紛紛宣佈中止與火箭隊的合作,大陸商家下架該隊的相關產品,中共駐候斯頓總領事館向火箭隊提出「嚴正交涉」,莫雷的個人社媒網頁遭到攻擊……一場輿論風暴,折射幾重怪像,凸顯紅色危害。

一、中共失道寡助 再煽「愛國」風潮

討伐莫雷和火箭隊,乃是中共轉移視線、緩解壓力的一貫做法。在香港問題和貿易戰的雙重困境中,中共頭痛不堪,唯有再打「愛國」牌。有評論指出,此事讓中共找到了一個能夠「上綱上線」的「出氣筒」。

中共歷來把自己和中國捆綁在一起,混淆「黨」與「國」。它根據自己的需要,隨時代表14億中國人。不論是誰,只要發表了中共不喜歡、不利於中共的言論,就會被扣上「煽動顛覆政權」、「顏色革命」、「港獨」、「分裂祖國」等驚悚的罪名,媒體和五毛聯合造勢,以維護中國人民的感情為藉口,試圖將中共的流氓行徑正常化,並且阻擋外界的批評和對正義的聲援。

近些年來,中共頻頻進行「愛國總動員」,一會兒反日,一會兒反美,一會兒「反樂天」,砸車、砸店、砸手機。「帝吧」和「小粉紅」要「翻牆」到海外刷屏,這些不是愛國劇,而是荒誕鬧劇。今次,中共官方對莫雷不依不饒,大動干戈,很多人難以理解,至於嗎?這豈不盡失大國風度?幾家官媒、幾個中共宣傳員,能代表多少中國人?實際上,中共期望藉此挽救黨的危機,它有多高調,就說明危機有多嚴重。

二、中共干涉言論自由 長臂伸至海外

2018年2月,在Instagram上,一款奔馳車的廣告因為引用達賴喇嘛的話而受到一些大陸網民的批評。德國汽車製造商戴姆勒(Daimler)立即刪除了廣告,並在兩天內兩次道歉。中共官媒稱奔馳「與中國人民為敵」,指其初次道歉「缺乏誠意」,「德國汽車製造商對中國文化和價值觀了解不夠。」

戴姆勒的道歉受到了民主活動人士和人權組織的批評,被指「懦弱」和自我審查,是向獨裁「叩頭」。時隔一年半,風暴再起。莫雷刪除了那條貼文,他和NBA分別發表聲明,表示無意冒犯中國人民,但沒有明確道歉。

NBA在聲明裏稱莫雷之舉「令人遺憾」,美國兩黨議員對此進行抨擊,表示不能任由中共侵犯美國的言論自由。

共和黨參議員馬克•魯比奧(Marco Rubio)發推指出:「這件事不僅僅關乎NBA,它涉及到中國(中共)持續增長的、限制在美國的言論自由的能力。電視網絡、航空公司、連鎖酒店、零售商和荷里活已經在自我審查。現在,個體公民如果冒犯了中國(中共)也有可能失去工作。」

德克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發推說:「人權不應被出賣,NBA不應配合中共的審查。」

民主黨參議員伊利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說:「中國(中共)正在試圖利用它的市場力量來禁止言論自由和對它的批評」,「我們都應當支持那些為他們的權利而抗議的人。」

民主黨參議員埃德•馬基(Ed Markey)在推特上寫道,「讓那些為香港言論自由發聲的人消音,或讓在美國支持香港的任何人噤聲,都是不可接受的。」

莫雷關於香港的推文,既未挺「港獨」,更無辱華,卻被中共刻意扭曲、揪住不放,並對其球隊「開刀」。這充份顯示:中共為了維護其統治,將嚴厲的言論審查延伸到海外,粗暴干涉他國公民的言論自由,程度令人震驚。

三、中共欲以強權利誘逼退良知

中共在此次風波中顯示的,不是愛國主義或理性辯論,而是流氓式的條件反射:宣傳炒作、商業威脅、外交詐唬、網絡霸凌。

中國商家紛紛與火箭隊切割,並非為了「祖國」而「大義滅親」,而是迫於政治形勢。火箭隊沒有強硬捍衛原則,是不想失去中國這個大客戶。在這場選隊戰中,一邊是利益,一邊是良知。中共再一次以利益要挾世人:你要良心,還是金錢?

近些年來,中共利用它的權力及操控的市場和資源,向大陸、港台及海外各國政府、財團、商企和個人施加壓力,想要迫使所有人都聽命於它,在中共劃定的框框內循規蹈矩,誰也不許說它不想聽的話、不許支持它要打壓的對象。誰敢逾越紅線,便意味著失去工作、家庭、自由,失去客戶、利潤,失去地位和名譽,陷入媒體和「五毛」的圍攻。總之,要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六四」過後,西方多國對中共實行綏靖政策,默許以貿易換人權。一些外國大商家賺得盆滿缽滿,對中共罪惡視而不見。中共因而趁機發展經濟,同時肆無忌憚地侵犯人民的基本權利,並且大舉向外滲透。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犯下了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但是,許多國家和媒體在這一重大人權災難面前選擇沉默,置善良無辜的法輪功修煉者於迫害魔掌而不顧。

今年7月,外媒曾以「不愛國你就麻煩了」為題,報道了支持反送中的香港明星被大陸封殺的情況。事實上,中共要求的「愛國」,即「愛黨」,即和黨保持一致。否則,你就會惹禍上身。因此,一些人在高壓下,唱出了「愛國愛港」、「我也是護旗手」等官方愛聽的「讚歌」。很多言不由衷的道歉也由此而來。

中共用輿論轟炸和封殺雙管齊下,逼迫另一方道歉,否則將其徹底封殺。認錯者被迫發表、宣讀聲明,被迫放棄個人意志和原則,收回對普世價值的支持,向「中國人民」「請罪」、向中共屈服。在這個過程中,中共以「愛國」為幌子,以大市場為籌碼,褻瀆中華文化,無恥地「代表」著中國和中國人。它的一條條「紅線」,是邪惡的緊箍咒,企圖剝奪所有人的尊嚴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