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國多地政府被曝正在或計劃強制採集公民的DNA。繼新疆、浙江寧波、安徽安慶部份地區之後,廣西桂林市公安局向居民發出採集男性DNA樣本的通知是最近的一個例子。儘管很多國家都有建立記錄涉疑犯罪或已被定罪的疑犯基因的檔案,但中國的數據庫卻與眾不同,因為採集對像指向的是「任何人」而非特定人群。這讓人懷疑,中共政府目的何在?

中共大規模採集DNA數據引廣泛疑慮

早在2017年,《人權觀察》就曾報道,中共公安部從2000年初就開始建立名為「法庭科學DNA數據庫系統」(又名「全國公安機關DNA數據庫應用系統」)的全國性可查詢DNA數據庫,這個數據庫是公安信息化項目「金盾工程」的一部份。

這個行動一直在低調中延續到現在。今年,包括江蘇省、陝西省、福建省、江西省在內的大陸多個省份的民眾被當地政府要求提交生物識別信息。而福建更曝出公安在採集血樣過程中,連6歲幼童都不放過。顯然,這與打擊犯罪並無任何聯繫。政府不同尋常的行為,引起海內外普遍關注,並提出一個巨大疑問:中共政府為甚麼要大規模、普遍性地採集所有公民的DNA,目的何在?

從中共既往諸多公開的信息中,或許可以查到一絲端倪。

軍方自曝「生物原子彈」基因武器研發

伴隨著中共全球野心的膨脹,中共軍方許多秘密進行的高科技研究項目逐漸被黨媒公之於眾,其中包括基因武器。

中共軍方對此早有詳細的描述,並稱之為威力巨大的「末日武器」、「生物原子彈」。不過他們都採用了一個統一的託詞,就是聲稱這種非人道武器「是美國正在研發的」。

2017年11月10日中共軍報《解放軍報》曾發文介紹生物領域一項高科技研究項目:基因武器。

所謂基因武器,是指通過基因編輯技術修改致病微生物的基因編碼,而研製出的新一代生物武器,能夠從基因層面對敵發動攻擊。

基因編輯技術就是將一種生物的基因片段「剪接」到另一種生物上,從而改變其生理特徵。

基因武器正是通過這種方式獲取新的致病微生物。因為新病毒或細菌的遺傳密碼只有設計者知道,對方很難及時破譯並研製出新的疫苗與之對抗。即使更新了疫苗庫,仍有源源不斷的新基因武器備用,研製疫苗的速度必定趕不上「投毒」的速度,這樣的較量對防守的一方極為不利。

2018年11月,中國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及其團隊對一對雙胞胎嬰兒胚胎細胞的CCR5基因進行改造,引發海內外極大爭議,這就是廣為人知的「基因編輯嬰兒事件」。而賀建奎所使用的技術,就是這項被命名為CRISPR的基因編輯技術。

軍報的文章說,基因武器不但和其它生物武器一樣,具有體積小、造價低、投放便捷(可用人工、飛機、導彈運載)、不破壞非生命物質等特點,還具有其它生物武器不可比擬的「優勢」。

文章介紹,首先,基因武器的傳染性及殺傷力更強。通過移植基因,可將致命病菌的繁殖擴散力增加數倍,並將致死率提高到100%左右。

其次,基因武器隱蔽性極強。針對不同的軍事目的、環境及攻擊目標,可以人為設計基因武器的潛伏期,將它做成一種「定時炸彈」,「倒計時」最長可達十年之久。這是基因武器與一般生物武器、化學武器最主要的區別。

文章稱,使用基因武器,可在戰前就使對方人員及生活環境遭到破壞,導致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喪失戰鬥力,在不流血中被征服。

另外,基因武器如投入使用,會改變軍隊結構,戰鬥部隊將減少,衛生勤務保障部隊則大增。同時也會將未來戰場變成無形戰場,使戰場情況難以掌握和控制。

基因編輯技術發展使基因武器研發「如虎添翼」

文章特別提到,2014年以來CRISPR基因編輯技術的發展,提供了一把萬能的基因「剪刀」,使基因武器的研發「如虎添翼」,能夠使基因武器更精準、更快速地襲擊靶標人群,威懾力更大。

同一年的11月6日,《科技日報》引述中國國防科技大學軍事專家石海明副教授的話披露,基因武器可以針對動植物,包括製造病毒令農作物或禽畜大面積死亡,造成毀滅性飢荒。

用以攻擊人類的話,方法更是多種多樣,比如可以把對人類健康有巨大威脅的病毒,如愛滋病毒,改造成易傳播的「雜種病毒」。

他還表示,基因武器難以檢測、難以預防、難以隔離、成本低廉,一旦用於戰爭,造成的後果將是毀滅性的。在戰術上,可以快捷地投放戰場,很快扭轉作戰態勢。在戰略上,可以和核武器一樣製造恐慌,具有明顯的威懾作用。

2018年11月8日,另一家中共軍報《中國國防報》刊登了一篇文章《基因戰爭, 籠罩人類的新陰影》,也特別介紹了「人種基因武器」,稱其在理論上可以有選擇地攻擊具有特定種族基因的目標,令他們喪失生命或者只喪失部份能力。文章特別提到基因武器低廉的成本,稱用5000萬美元建造一個基因武器庫,其殺傷效能遠超千億美元的核武器庫。

美專家:中共正在中國全國乃至全球建基因數據庫

上述《中國國防報》的文章在介紹所謂「人種基因武器」時特意強調,人類DNA中99.7%至99.9%都是相同的,而這些佔比很少的不同點,才是將各個種族區分開來的關鍵。需要擁有足夠數量的人類基因樣本,才能研製出專門的「基因武器」。

也就是說,要準確區分每個民族和人種的獨特基因特徵,或者更精確地定位每個家族的基因特點,需要數量龐大的基因數據以供分析。

目前,中共正在全國範圍內強制採集DNA樣本,以建立全球最大的DNA數據庫。有專家認為,除監控民眾外,中共也可能將DNA數據庫用於基因武器研究。

令國際社會更為擔憂的是,中共收集個體DNA數據的黑手已經伸到海外。

今年3月24日,莫捨爾撰文揭露,中共正在全球通過生物基因公司收集建立人類基因庫。針對美國,中共國家資助的企業深圳華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於2013年收購了美國基因測序公司Complete Genomics,獲得一個包含大量美國人DNA的數據庫。

由於華大基因可以藉此收集很多不同項目的數據,有可能正在積累一個全球最大的美國人基因數據庫。而且不止華大基因,至少23家與中國相關的公司在美國獲得了許可進行分子診斷或其它基因檢測。

中共還可能通過針對美國衛生部門的黑客攻擊,來盜取美國人的基因數據。莫捨爾認為,中共將美國基因數據庫武器化後,至少有兩種可能的攻擊途徑。

第一種情況涉及個人,可以針對特定個體的脆弱性進行攻擊。這種襲擊的目標個人很可能是戰略性人物,例如政客、高官或軍事領導人。第二種情況涉及群體,中共可以針對不同族裔研發不同的基因武器。

除了美國之外,中國公司也在歐洲提供基因測序服務。比如,丹麥《工程師》網站2011年報道,設立在丹麥的華大基因歐洲總部與丹麥幾所大學合作,參與建立丹麥人基因測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