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結束後,港府有足足5年時間去修補兩代裂縫。可惜高官變本加厲,接連採取打壓手段,令香港首次出現學生淪為難民逃往海外、追求民主的年輕抗爭者被拘捕坐牢、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被強迫失蹤等。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上台後繼續呈強,6月欲硬推送中法,近日上京返來後目露凶光、一臉狡猾(她本人最應該蒙面),突然啟動緊急法及急推禁蒙面法,繞過所有行政立法機關,懶理自己民望已處破底低點24.9分。此外,背靠中共的港府在三個月來亦把大小商家推向與民眾對立,將仇恨擴張及轉嫁。

中共欺凌商界市民

除了國企「乖乖」為中共服務外,不少商界巨頭在強暴政權下亦情非得已「跪低」,如國泰(00293)原來的CEO何杲(Rupert Hogg)贊成員工享有表達意見的權利,但在政治壓力下董事局忍痛割愛,將其開除,隨後航空公司上下佈滿白色恐怖及四處篤灰現象,包括工會主席施安娜在內數十名員工已慘被解僱。

中共黑手同樣伸向滙豐(00005)、法巴及地鐵(00066)等,企業為了保住大陸業務,紛紛向極權屈服,香港不少品牌亦無恥地向北京獻媚。這種示弱態度當然毫不光彩,但在背後威逼欺凌的乃邪惡的中共,它才是真正的卑鄙丑角。

暴政下,商家沒了腰骨,但不難像想它們背後應受盡折磨,且看梁振英如何追殺中槍中五生便能領略高官的極權手段;消費者為了正義杯葛黑心品牌和企業乃完美的「和理非」抗爭示範,唯恐日後或面對「選擇困難」等現實問題而被逼放棄,因無奈地這些集團已牢牢操控了一大片市場。中共統治下,人人都成為了「輸家」。

不畏強權 強權自敗

荃灣何傳耀中學校董會於10.5發稿回應,強調中五男生曾志健是「何中的一份子,我們絕不會離他而去」,此言一出大快人心,感覺如漆黑夜裏透出的一線光明。

聖若瑟書院校長程景坡亦為了學生挺身理論,隨後該校學生關注組發表聲明,嚴厲譴責警方,「若再執迷不悔,終究會自食其果……促請所有警務人員勿於本校附近再出現,免得玷污聖若瑟之名」。

美心集團多得「撐警」太子女伍淑清,令生意舉步維艱,遂於9.24發佈公告,澄清伍淑清並非集團「負責人」,變相與她割蓆。雖然這並未得以扭轉殘局,但起碼證實集團沒有繼續「撐警」或向強權邀寵,跟吉野家做法有著霄壤之別。

其實,任何「權柄」一旦失去民心,即朝不保夕。強權予利益於左右,故得以擁立,但利益無常,不可長久。只要眾人齊聲說「不」,便馬上倒塌,就這麼簡單。「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乃千古不變定律,英文亦有意思相同的智慧金句「The same knife cuts bread and fing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