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10月4日頒佈《禁蒙面法》後,香港民間抗議行動再度升級。禁令上路的首日(10月5日),下午2時許,港人響應「全民蒙面」號召,再度上街齊發怒吼,強力表達「反極權、抗惡法」的民意訴求。群眾中除有中年人、銀髮族,還有更多的年輕學生及上班族。守護香港的決心,讓他們無畏無懼,攜手奮鬥在一起。

自由是香港最高價值 誓言捍衛到底

為何不畏政府禁令,仍堅持戴上口罩示威抗議?「大家都是同一個心態,就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葉姓女學生語氣堅定地說道。

「大家都是同一個心態,就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葉姓女學生語氣堅定地說道。(駱亞 / 大紀元)
「大家都是同一個心態,就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葉姓女學生語氣堅定地說道。(駱亞 / 大紀元)

「其實最重要的,不是這個蒙面法,而是《緊急法》。」她指出,如果林鄭月娥可以成功推動這個法令,代表她可以很容易再推行其它法律了,「因為,繼《緊急法》後,她可以強行宵禁,叫人不要出來鬧事,不讓人遊行,結果就連言論自由都沒有了。」

「以前的香港是有言論自由的,香港人都一樣是會齊心的。」她強調,言論自由是香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可林鄭月娥一直不聽市民的聲音,所以我們希望多做一些事情,一起反對這個法令,促使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從而達到市民的要求。

她表示,我們雖然害怕被毒打,如上水新屋嶺(扣留中心),被打斷手腳,受盡折磨,但我們還是義無反顧,「我們會保護自己的,我們也會一直反抗到底。」

強推蒙面禁令 終結香港自由法治

另一參與集會遊行的吳姓女學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一再強調《禁蒙面法》的深重危害。

她說,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所有法律都要經過立法會,依照法律程序走,但《禁蒙面法》並沒有。當初講明一國兩制的,現在卻強推禁令,既未經由立法程序,又沒有政府諮詢,「香港和中國已沒有任何分別,已不再是一個法治社會了。」

在中環公園內的吳姓女學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一再強調《禁蒙面法》的深重危害。(駱亞/大紀元)
在中環公園內的吳姓女學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一再強調《禁蒙面法》的深重危害。(駱亞/大紀元)

「這是很不可理喻的,無法讓人接受的。」她痛批,政府口口聲聲講為香港市民著想,卻全然漠視香港所有的價值,損害了香港的法制,損害了香港人的言論自由,「損害了我們的Freedom of speech(言論自由)和我們的自由。」

面對港府不斷加大打壓力度,她毅然決然表示,我們走出來的每一個學生、每一個香港人,其實都做好了被捕的準備。「其實我們想,如果現在不出來,甚麼時候才出來?政府想控制我們,不想讓我們發聲,那麼我們就更應該出來。否則,到真的沒機會講話的時候,就已經太遲了。」

「我們依然會堅持,做我們能夠做的,因為我不想有朝一日香港淪陷的時候,我們甚麼都沒有做過,起碼我們曾經爭取過,出來做了所有事情(努力)。」她說。

港府藉機打開體制缺口 港人為生存權奮戰

針對《禁蒙面法》強行上路,趙姓男大學生也表示,蒙面法背後是《緊急法》所衍生的政治行動,其實《禁蒙面法》在歐美國家都有,但為甚麼香港不可以,因為香港現在已經不是法治,而是人治社會。

趙姓男大學生接受大紀元採訪,《禁蒙面法》背後是《緊急法》所衍生的政治行動,他強調香港不是法治社會。(駱亞 /大紀元)
趙姓男大學生接受大紀元採訪,《禁蒙面法》背後是《緊急法》所衍生的政治行動,他強調香港不是法治社會。(駱亞 /大紀元)

為何歐美國家就沒有問題?他表示,「因為他們依法治理,不需要批甚麼通知書,他們有集會自由,他們不會因為警察的濫暴、亂抓捕人,而被拘留、坐牢、定罪;但在香港,蒙面法卻有問題,因為香港的法治已被破壞,香港的法律是被政府操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