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中共當局多個政策無不指向金融領域對外廣泛開放,步伐之快與幅度之大,超乎一般預期。在業內人士看來,日前PayPal獲准進入中國市場,成為中國第一家外資支付機構,可視為一標誌性案件。

有分析認為,在中美貿易戰的硝煙中,北京當局積極開放金融市場是為了緩和對外的關係,以解決與其它經濟體的摩擦,尤其是與美國之間的摩擦。但中共更隱晦的目的是亟需吸引外資,以彌補貿易盈餘萎縮和產業鏈大規模外移所耗費的外匯儲備。

貿易戰引焦慮 中共接連推金融改革措施

9月30日,中共央行批准海外支付機構龍頭Paypal通過收購股權方式取得了中國國內第三方支付的牌照,讓人頗感意外。據悉,PayPal早在2011年底即向中共央行遞交了支付牌照申請。

就在中共央行批准之前,中共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在9月27日召開的會議強調:要進一步擴大金融業雙向開放,鼓勵境外金融機構和資金進入境內金融市場。

中共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2017年成立的、負責高度集中協調隸屬國務院之下各財經部門的超級機構,包括中共央行人民銀行、證券監管會、銀行監管會、保險監管會、外匯局、財政部、發改委等,由中共常務副總理劉鶴負責主持,今年以來幾乎每月都開會。

中共除了對外開放上述非銀行的第三方支付市場,去年年底也開放了銀行清算市場。2018年11月9日,美國運通公司獲中共央行、銀保監會批准藉由合資公司的方式進入中國銀行卡清算市場,成為第一家擁有中國支付清算牌照的外資銀行。

今年3月28日,中共高層在博鼇亞洲論壇上表示,將持續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大幅放鬆銀行卡清算和非銀行支付的准入限制。

5月1日,中共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宣佈,針對銀行業、保險業擴大開放,擬推出12條對外開放新措施。

7月20日,中共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宣佈,推出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涉及銀行、保險、券商、基金、期貨、信用評級等多個領域。

9月10日,中共外匯管理局決定取消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和R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投資額度限制。

中國財經觀察家王劍認為,中共當局開放金融市場,除了亟需外資以補充外匯儲備之外,北京可能想藉著開放金融市場綑綁華爾街經手的大筆資金,以在貿易戰對壘中牽制白宮。日前彭博等多家西媒也傳出,白宮有意終止中企在美國金融市場圈錢,同時截斷美國資金進入中國。

經常帳與資本帳餘額驟降 快速消耗外匯儲備

中國國際收支帳戶失衡問題日漸凸顯。中美貿易談判會造成貨物貿易順差顯著下降,而中國國內服務品市場的落後造成服務貿易逆差繼續增長,這意味著經常帳戶餘額可能繼續下降。

「隨著中國經濟開始面臨持續的經常帳戶逆差,政府將不得不加大國內金融市場的開放力度。」中共社科院世經政所研究員、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今年4月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的文章中稱道,「因為中國經濟越來越需要外國資金來平衡國際收支。」

中共外匯管理局數據顯示,中國國際收支帳中,有關貿易的經常帳盈餘自2015全年的3,042億美元,驟降至2016年的2,022億、2017年的1,951億和2018年的491億美元。

另外,加上產業鏈廠家大批外移,資本大量流失,快速消耗外匯儲備,也導致中共貨幣政策、國內資產價格與人民幣匯率所遭到的衝擊更加劇烈。

國際供應鏈調查機構「啟邁QIMA」7月底公佈的報告稱,80%的美企和67%的歐盟國公司正在離開中國;韓資帶頭撤離的三星電子,9月中撤離了在惠州的最後一個廠;台商申請撤回台灣投資的金額,據官方「投資台灣事務所」9月底的估計,今年上看8,000億台幣,約1,780億人民幣或250億美元。

依中共外匯管理局統計,2019年上半年,資本帳戶逆差1億美元。2018年4個季度均出現資本淨流出,全年累計規模達到1602億美元,且下半年淨流出規模(1104億美元)顯著高於上半年(498億美元)。

為了彌補上述帳戶造成的外匯流失,張明提到,中共政府顯著加大了債市與股市對外的開放力度。這造成金融帳戶中的證券投資淨流入顯著增長,由2015年的-665億美元上升至2018年的1067億美元。

今年3月15日,第13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罕見地火速通過《外商投資法》,取代原有「外資三法」,明年1月1日起施行,成為中國利用外資、外商在華投資的基礎性法律。當時西方媒體多將此舉詮釋為習近平向特朗普釋出善意。

不過,中共開放市場的誠意仍遭外界質疑。中共的立法程序通常會花2至3年的時間,而突然在3個月內匆忙推出新法則實屬罕見,且整個流程中很少關注或聽取外商的意見。同時,因新法措辭含糊不清,無法解決外商在中國開展業務的全部擔憂。

其中最為人詬病的是,在中共體制下的中國是否有「依法治國」的基礎?若是沒有,如何讓法律正常運作?中國國際收支帳目失衡問題,恐怕會越陷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