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啟動《禁蒙面法》引發民間更強烈的反彈,接連3天都有大批民眾,戴著口罩或面罩上街抗議。6日,警方拘捕了數十名蒙面年輕人。有年輕男子在現場哭訴「為何香港人會自相殘殺」。一位長者此前也曾站到第一線哭訴:日本皇軍都沒有抓這麼多小孩啊。

港府引用《緊急法》啟動《禁蒙面法》生效後的第二天(6日),在滂沱大雨下,成千上萬港人走上街頭自發的參加遊行示威,很多人戴著口罩或者面罩,由銅鑼灣sogo外步行至中環遮打花園,以和平方式抗議政府頒佈《禁蒙面法》。

示威者沿途高喊「香港人,反抗」、以及「蒙面無罪、抗爭有理」等口號,他們也在道路沿途噴上「面對極權,我們會反抗到底」、「不自由毋寧死」的字句。

下午4時45分,旺角警署防暴警在警察總部外連續發射數十枚橡膠子彈清場。隨後,在灣仔一帶,警方更密集發射催淚彈,現場煙霧瀰漫。期間有催淚彈射向天橋上的記者群。另外,灣仔中國旅行社發生火警。

在金鐘一帶警方要求現場民眾及記者沿皇后大道東向灣仔方向離開。現場民眾快速離開之時,警方在天橋上發射催淚彈。

10月6日,在灣仔 一位抗爭者站在路邊,一邊痛哭一邊喊著,香港為甚麼搞成這樣,希望警察拿出良心。(宋碧龍/大紀元)
10月6日,在灣仔 一位抗爭者站在路邊,一邊痛哭一邊喊著,香港為甚麼搞成這樣,希望警察拿出良心。(宋碧龍/大紀元)

有年輕男子在現場哭訴「為何香港人會自相殘殺」,並指都是林鄭一手造成。

在灣仔軒尼詩道警方舉黑旗和橙旗,然後發射多枚催淚彈並推進至杜老誌道。

在長沙灣政府合署附近,有的士逆線鏟上行人路導致兩名市民受傷,司機被拖下車打至頭部流血。

防暴警還在軒尼詩道快速推進,多名抗議者被警員按倒在地拘捕,其中一名女抗議者倒地後長時間沒有反應。

而駐紮在九龍的中共軍隊官兵則舉黃旗,警告示威者停止用激光筆照射軍營,否則予以逮捕。這也是駐港部隊首次出面回應香港示威者。

參加當天遊行的已經退休的香港居民Patricia Anyeung對《美聯社》說,「林鄭月娥不是香港的神,她不能為所欲為」,她表示,已經遊行了幾個月,不會畏縮。

Patricia是和妹妹Rebecca一起出來的,兩人都帶著面罩。她說:「他們不能把我們都抓起來,我們有成千上萬人。我們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10月6日,香港民眾在灣仔軒尼斯道莊士敦道交界設靈堂。(余天祐/大紀元)
10月6日,香港民眾在灣仔軒尼斯道莊士敦道交界設靈堂。(余天祐/大紀元)

一名長者淚訴:你打死我,放了那些小孩吧

據《看中國》報道,香港一名長者在前往金鐘、太古大樓對面廣場,面對強悍警力築起的人牆,不畏懼地站到第一線,哭求警方將遭到逮捕的香港年輕人全數釋放,長者淚訴:「我愛香港啊!I love Hong Kong!I love Hong Kong!」

長者激動對港警說:你們怎麼對得起香港人,部署了這麼多的人,來了那麼多的人,不要做這樣的事情,香港人不要做這樣的事情,流血流夠了香港人,不要再做了,放了那些小孩,放了那些小孩吧求求你了,你抓那麼多人幹嘛,那些是香港的小孩呀。

但警方並不為所動,長者則繼續哭訴「他們要民主啊,他不是要錢、不是殺人放火」,「我從未見過那麼多人抓小孩,日本皇軍都沒有抓這麼多小孩,我小時候都沒被皇軍抓過,我現在怕香港警察啊,你打死我吧好不好求求你了,我沒有辦法忍受。」

長者還直呼:「我不想看這些環境,我不敢看這些場面,這個場面真的是地獄啊!」

據報道,上述事件發生於9月29日,當天港警對示威者的暴力鎮壓再次升級。9月29日大遊行剛起步,警方就開始密集發射催淚彈,並出動直升級威嚇示威者,同時制服大量示威者,對他們使用血腥暴力,在場採訪的一名印尼記者甚至被槍擊爆眼。

9月30日,香港警方在記者會上威脅性地預言,10月1日的情況將會非常危險,出現非常暴力的襲擊事件的可能性極大。並聲稱,襲擊事件包括「殺警、假扮警員殺人;在商場、港鐵站或油站放火,招募死士參與暴力行為」。

緊接著,警方又公佈前一天遊行期間,警察的所謂「戰績」,共拘146人,發射逾300枚催淚彈。

10月1日,北京大閱兵當日,香港警方對抗爭者實施了更為血腥的鎮壓。

當日下午,港人在六區進行遊行抗議,港警不僅出動創紀錄的警力,發射約1400發催淚彈、900發橡膠彈和6發實彈,造成100多人受傷,並且近距離槍擊一名16歲高中生,令國際社會震驚。

10月2日,抗爭者召開第17次「民間記者會」,譴責警方實彈殺人,並表達「自由之心不死 奈何以槍斃之」的抗爭決心,同時香港多間學校緊急罷課,聲援被中槍學生。#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